看书中 > 都市修真妖孽 > 第17章 到底打没打

第17章 到底打没打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经过了这件事,虽然林然然跟陈雨沫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可是远伯却隐隐意识到有什么人准备动手了。

    首当其冲的,远伯想到给林然然找个保镖。

    林然然跟陈雨沫闻言,相互对视了两眼,旋即同时摇了摇头。

    林然然道:“远伯,这个没必要吧?我不习惯整天被人跟着。”

    陈雨沫也点头附和道:“对啊,远伯,我还有件事没跟您说呢。”

    远伯咳嗽了一声:“你是说叶天的事?”

    “是啊。”陈雨沫眨巴了两下大眼睛:“你看,叶天的身手也不错,而且还是江州大学的学生,又通医术,与其去找别的保镖,倒不如让他来试试,怎么样?”

    对叶天,陈雨沫感觉自己似乎捡了一个宝贝,一个乡下人不但身手好,医术也好,简直太神奇了。

    跟林然然一商量,陈雨沫自然想把叶天留下来。

    “让他当保镖?”远伯皱起了眉头。

    对于叶天的医术,远伯现在倒是不再怀疑了,可当保镖却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啊。

    不但要能打能杀,而且还得反应机敏,又得信得过。

    这时,陈雨沫却笑嘻嘻将那把被叶天掰弯的手枪送到了远伯面前:“远伯,您是不是还担心叶天的身手?嘿嘿,您看。”

    远伯看着枪管被掰弯的手枪,有些不解:“这是何意?”

    “这就是叶天干的。”

    “什么?”远伯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他徒手将手枪的枪管给掰弯了?”

    “是啊。”陈雨沫重重点了点头:“所以,让他当保镖最合适了。”

    说着,又看向林然然:“你说对吧,然然?”

    林然然得知叶天救了自己后对叶天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了,心中也是感激不已,可嘴上却依旧有些不服气:“沫沫姐,把他招来的是你,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哼,只不过那家伙嘴太欠了。”

    林然然嘟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又钻回了自己的被窝里。

    折腾了一晚上,林然然虽然刚刚才醒过来没多久,可把黄七打了一顿,又感觉累了。

    她毕竟不是陈雨沫喜欢习武,体力倒是没有陈雨沫那般强。

    陈雨沫闻言,自然知道林然然这丫头嘴硬心软,这算是默许了,嘻嘻一笑对远伯道:“远伯,你也别考虑那么多了,没事的,你要是还不放心,那你亲自去试试叶天的功夫不就成了?”

    ……

    叶天这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盘算着天亮后去当初师父捡自己的乱葬岗看看能否找到自己身世的线索,房门却突然被敲击了两下。

    叶天也故作疲惫地打了个哈欠:“谁啊?”

    “叶天,是我。”陈雨沫有些兴奋地喊道:“快点开门,远伯有话要找你谈。”

    叶天将房门打开,见陈雨沫笑得有些诡异,不禁问道:“干嘛?”

    “哪儿那么多废话啊,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快点谈啊。”说完,冲着叶天眨巴了一下眼,转身又去了一楼客厅。

    远伯自从得知叶天使的是鬼门十三针后,就一直想找叶天谈谈。

    只不过先是将纪文修送走,又陪林然然对黄七一顿暴打,这才得空。

    冲着叶天点了点头,远伯微笑道:“叶天,不介意我进屋谈吧?”

    叶天倒是无所谓,自顾自回了屋。

    远伯进屋后,将门关上,然后又从里面反锁上。

    看到这个微小的动作,叶天奇怪道:“远伯,您这是干嘛?咱两个大老爷们用不着锁门吧?”

    “咳咳,我有事要问你。”远伯收起了笑容,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哦。”叶天坐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远伯坐下。

    远伯摇了摇头:“叶九龙是你什么人?”

    “师父。”

    ……

    黄七已经被绑了起来,拉到了一楼客厅里。

    陈雨沫闲极无聊,一边假装在看电视,一边侧耳去听叶天房间的动静。

    林然然躺了一会儿也睡不着,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下了楼,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一屁股坐在了陈雨沫的旁边:“沫沫姐,你不困啊?”

    陈雨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然,小声点儿。”

    “咋了?”

    “嘿嘿,远伯在叶天的房间里。”陈雨沫狡黠的指了指叶天的房间。

    林然然立刻瞪大了眼睛:“远伯真去试探叶天的功夫了?”

    “嗯嗯嗯,嘿嘿,你说谁会被打得屁滚尿流啊?”陈雨沫使劲点着头,一副看戏的样子。

    林然然顿时来了兴趣,撇嘴道:“我看啊,叶天那个臭流氓肯定不是远伯的对手。远伯那可是一个人能打二十几个人的高手,就凭叶天那身蛮力,恐怕连远伯一招都走不过。”

    陈雨沫戳了林然然的脑袋一下:“胡说,叶天的厉害你没看见,他可是我的人。”

    当时叶天对付黄七的手段,陈雨沫可是看在眼里,对叶天此人的身手越发好奇了,所以才怂恿远伯去试试叶天的功夫。

    “你的人?”林然然听到陈雨沫的话倒是一怔,“什么情况,沫沫姐,这才一天不到,你就跟叶天搞到一起了?”

    陈雨沫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有歧义了,使劲白了林然然一眼,脸上莫名泛起一片霞红:“你的思想太龌蹉了,我的意思是,他是我们武道社的人。”

    “哟哟哟,你看你,解释什么啊!”林然然不无嘲讽,指着陈雨沫的脸颊道:“你解释就解释呗,红什么脸啊?你不会真看上那个家伙了吧?”

    “然然,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陈雨沫百口莫辩,但被林然然这么一说,心里竟然莫名有些小小的期待了。

    可是,这个念头仅仅是一闪之下,陈雨沫赶紧摇头甩掉,心中暗道:不行不行,才认识一天而已,我有那么饥渴吗?

    “嘻嘻,我胡说?我看啊,你是被我说中了才对!”看到陈雨沫目光闪烁,林然然更来劲了。

    旁边蹲在地上的黄七看着二女嬉笑打闹,不由得对叶天满眼羡慕。

    吱呀~

    叶天的房门再次打开了。

    远伯从叶天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脸色有些不自然。

    正在打闹的陈雨沫二女立刻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冲到远伯面前。

    “远伯,怎么样?谁赢了?”陈雨沫期待地盯着远伯。

    林然然也有些激动:“是啊是啊,你是不是把叶天打得找不到娘了?”

    “快说啊,那家伙是不是被你废了?”

    二女边说着,还一个劲探头朝着叶天的房间里看。

    可是,房门却直接咣的一声从里面被关上了。

    远伯面色有些尴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根本就不搭话,转移话题道:“那个……暂时让叶天当你们的保镖,我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得回去跟二爷商量一下。”

    远伯口里的二爷,正是林然然的父亲。

    说完,远伯绕开二女就要离开。

    二女看着远伯的背影古怪无比:“喂,远伯,你跟叶天交手了吗?”

    远伯根本就没有回答,逃也似地一把将黄七拎了起来,快步出了别墅,将黄七扔到了车上,一溜烟跑了。

    这个黄七还有用,远伯要带回去好好审问一下。

    倒是陈雨沫跟林然然愈发奇怪,感觉小心脏被挠痒痒般难受:“远伯今天也太奇怪了吧,他到底跟叶天打没打啊?”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