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都市修真妖孽 > 第19章 绝对是缘分

第19章 绝对是缘分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永夜君王圣墟大主宰乡村寡妇武炼巅峰和嫂子同居的日子乡村艳色遮天完美世界龙王传说一念永恒元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神医小农民
    经过一夜的折腾,林然然跟陈雨沫虽然开始时精气神还非常足,可在早晨八点多的时候终于撑不住了,各自回到屋里睡着了。

    叶天因为修炼龙神诀的原因,精力却是异常充沛,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疲惫之感。

    稍微收拾了一下,在厨房自已做了点儿吃的,叶天背着自己那标志性的帆布包就出了门。

    距离开学还有一天时间,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去乱葬岗转转,看能否找到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线索。

    这一片别墅因为距离市中心相对要近些,交通反而要方便很多,叶天走出别墅没多长时间就有好几辆出租车朝着自己打招呼。

    叶天囊中羞涩,又怕会被人宰,准备找个公交站坐公交车。

    就当叶天边欣赏着路边的风景边往公交站走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了嘀嘀汽车鸣笛的声音。

    “喂,小哥,打车吗?”出租车司机热情的招呼着。

    叶天扭头一看,顿时乐了。

    一辆夏利车,车窗已经打开,里面探出一个脑袋。

    只不过,那个脑袋看起来有点儿惨,虽然是个光头,可脸上却缠着绷带,说话的时候似乎因为牵扯到痛觉神经嘴角还会轻微抽搐两下。

    四目相对,那个司机出现了短暂的失神,然后仿佛见鬼一般就欲踩油门夺路而去。

    还真是冤家路窄,无巧不成书啊。

    那个司机不正是昨天想宰叶天的光头黑车司机吗?

    看到叶天,光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

    可是,叶天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喂,大哥,咱们还真是缘分呐!”

    叶天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车门。

    光头油门轰到了底,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车竟然根本不往前跑了,车轱辘不停在原地打转,摩擦起阵阵浓烟。

    顿时,光头出了一脑门的汗,跟看妖怪一样看着轻描淡写的叶天,本来就绑着纱布的脸瞬间由黄变白,然后变成了青紫,憋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兄弟,您究竟想干嘛啊?”

    看到叶天力气大的惊人,连车都能拉出,光头彻底放弃顽抗了。

    叶天咧嘴一笑,悠哉悠哉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大哥,去西城区的乱葬岗多少钱?”

    光头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叶天的打击了,哪里还敢要钱,一个劲摇头摆手,仿佛生怕叶天不相信:“不要钱不要钱,就算是周游世界也不要钱。”

    突然想到了什么,光头一对贼兮兮的眼睛猛得一瞪,“不是,兄弟,你去哪儿?”

    “西城区乱葬岗啊,咋了?”

    “咕咚。”光头咽了一口唾沫,结巴道:“那个……兄弟,我……我昨天的确错了,求求您不要再折磨我了,您想怎么着告诉我,我……我全照办还不成吗?”

    光头感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敢宰人了,还是老老实实拉客比较实在。

    这么下去,自己还不得被玩死啊。

    昨天挨了一顿打不说,还赔了不少钱,今天竟然又去乱葬岗,这是要去见鬼吗?

    叶天有些奇怪,“又不是不给钱。”

    “不是,大哥,我叫您大爷还不成吗?”光头快哭了:“西城区是贫民窟,那里的楼房大都是古老的筒子楼,很多才盖了不过十几年而已,早就没有什么乱葬岗了啊。”

    这明显是在玩自己的节奏啊!

    “哦,你似乎对那里非常清楚啊?”叶天微笑道。

    光头赶紧道:“当然清楚了,我打出生就待在江州,眼睁睁看着江州发展起来。兄弟啊,不瞒您说,那片乱葬岗上面现在有一片筒子楼,可因为市政规划,那片筒子楼也要拆迁了,你现在去那里干嘛啊?”

    看到叶天一副和善并没有要折磨自己的样子,光头心下稍定。

    叶天对乱葬岗的具体位置也并不十分清楚,但当时师父说发现自己的时候,乱葬岗外有一棵几百年的老槐树。

    皱了皱眉头,叶天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五十元大钞递给光头:“师傅,这钱给你,带我去乱葬岗,跟我找一棵老槐树。”

    “啊?”光头有些莫名其妙,看着钞票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看到光头迟疑,叶天也没客气,硬塞到光头的手里:“之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了,只要你以后别再宰人,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是是是,不敢,再也不敢了!”见叶天松口没有较真的意思,光头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激动地将钱接了过来,就差当着叶天的面亲一口了。

    终于见到回头钱了。

    叶天治人的时候让人害怕,可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和善的。

    光头慢慢放松了下来,心中的恐惧也慢慢消失了,边开着车大着胆子问道:“兄弟,你找老槐树干什么啊?”

    叶天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大哥,你说那片乱葬岗被拆迁了,那这些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光头一愣,想了一会儿猛得一拍脑门:“兄弟,你还别说,真有。”

    “哦,什么事?”

    “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光头一看就是能说会道的人,此时也放开了,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这个事情我是从我爷爷那里听说的。我爷爷以前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有一天晚上因为走得太晚了,路过了那片乱葬岗……”

    据光头所说,那天晚上光头的爷爷路过乱葬岗的时候,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气温也忽然间降低了好几度,四周还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声音。

    当时光头的爷爷吓坏了,根本不敢多待,一路跌跌撞撞就跑了。

    后来乱葬岗被夷平的时候,经常会有死人出现,还有人说是闹鬼。

    再后来,似乎开发商请了一个道士,然后不知怎么弄的就把鬼给弄跑了,这才起了那种老式的筒子楼。

    光头说得唾沫横飞,叶天却从光头的话中抓到了一些关键。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自己跟这个光头倒还真是有缘分。

    那时光头爷爷看到的景象,极有可能是自己出现在乱葬岗的时间。

    只不过如今时间太久了,光头当时也只当是个故事听听,根本就不记得具体时间了。

    说话间,光头已经开着车来到了西城区。

    西城区果然跟光头说得一样,不但非常荒凉,而且所有的房屋都破旧不堪,到处都是建筑车辆穿梭其中。

    “兄弟,你说的几百年的老槐树,恐怕早就被砍了。”光头拉着叶天转了一会儿,根本就没有见到什么老槐树。

    叶天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说着,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既然找不到,那就下去转转,看有没有其它的收获。

    光头犹豫了一下,突然出言提醒道:“对了,兄弟,这西城区有一个名叫三眼帮的帮派,你如果碰到了,千万不要招惹啊。”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