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都市修真妖孽 > 第98章 厕所争夺战

第98章 厕所争夺战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范禹山怒气冲冲,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六子打了一个电话。

    那个六子是十里巷的保安,也是范禹山以前手下的一个混混。

    范禹山早些年曾经跟着蓝凤凰的男人在社会上混过,后来被蓝凤凰收编了之后,便做起了古玩生意,可心中的痞性却并没有收敛多少。

    甚至于,为了在这条十里巷混得更自在一些,范禹山使了各种手段把自己手下的那些混混都弄到了十里巷来做保安。

    这些家伙都是好勇斗狠的主儿,平时可没少替范禹山平事。

    刚刚挂了电话,范禹山就见那个男店员小刘捂着肚子回来了,脸色仿佛霜打的茄子一般难看无比。

    “老板,我……我拉肚子,难受,想请个假。”

    “请你麻痹啊!”看到店员的样子,范禹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往回缩了缩想离那臭味远点儿,可突然间又感觉自己的肚子也有些难受。

    眉头一皱,范禹山的脸色瞬间变了:“靠,怎么回事?”

    意识到不对劲了,范禹山也赶紧想往厕所冲。

    可是,店员似乎又要拉肚子了,“不好不好,又来了!”

    转身又跑进了厕所,直接冲进了隔间里面。

    这个古玩店只有一间厕所,而且只有一个马桶。

    店员钻进去之后,范禹山就被挡在了外面。

    站在厕所门口,范禹山使劲锤了门一下:“靠,小刘,你他娘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也要拉屎!”

    “噗呲噗呲!”里面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响。

    听到那个声音,范禹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刺激了一下般,再也忍不住,也跟着噗呲一声。

    “靠,拉裤子里了!”范禹山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连忙环顾了一圈,见四下无人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儿。

    可是,刚刚感觉肚子舒服了一点儿,店员小刘才把门打开,范禹山肚子那种绞痛感再次清晰地传来。

    “赶紧给我出来!”范禹山此里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一把将小刘拉了出来,自己冲了进去。

    噗呲噗呲!

    店员被拽到了外面,还有些莫名其妙,刚刚想直起腰来,却再次感觉肚子绞痛无比。

    “老板,厕所,厕所!”小刘猛得锤击着厕所门。

    然后,厕所争夺战开始了。

    足足十几分钟,俩人你来我往,感觉把肠子都拉出来了,那种感觉却依旧没有缓解,还是憋不住。

    甚至于到最后,俩人的脚都软了,死死拉着厕所门,一副抢命的架式。

    “小刘,我……我是老板,这个厕所是我的。”范禹山说话都有气无力了。

    小刘更是苦着脸:“老板,您让我进去吧?我……我这个月工钱不要了,您让我进去吧!”

    待六子带着七八个保安来的时候,正看到俩人仿佛被十几个男人给强干过的女人一般有气无力,一个个目瞪口呆。

    为首的保安六子五大三粗,足有一米九的个头。

    快步来到了厕所门口,狐疑地打量了一个在厕所门内一个在门外的俩人:“山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范禹山此时哪里还不明白。

    当时只有自己跟小刘的肩膀被那个邪性的小子给拍过。

    自己这拉肚子肯定跟叶天那个家伙有关系。

    艰难地抬起头来,范禹山虚弱道:“六……六子,去把两个小子给我抓……不,请来,就算是跪也要跟我跪来!快点,快点,再晚一会儿,我就要死了。”

    范禹山真感觉自己要死了。

    店员小刘更是感觉自己的菊花仿佛被爆过无数遍一般,火辣辣的疼。

    可是,那种便意却依旧无法缓解。

    六子古怪无比:“什么小子啊?”

    “他……他娘的!”看到六子还在耽误时间问自己废话,如果不是站不起来,范禹山甚至要踹六子一脚:“去问光头,让光头带你去!麻痹的,不行了,我……我还得拉!”

    那个光头正是之前被叶天一脚踹翻的其中一个大汉。

    然后,范禹山几乎是爬到了马桶上,见六子跟那些保安都盯着自己,立刻抬起手来:“门……门给我关上。”

    “不要不要,老板,求你了,让我坐会儿马桶吧?”见六子要关门,店员小刘都快要哭了。

    六子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可看着范禹山跟小刘的样子,又问了问光头,基本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店里来了一个妖人啊!

    六子根本不敢怠慢,赶紧让光头带着自己手下的一众保安,在十里巷里寻找了起来。

    此时,叶天已经在吴良的带领下找了好几家古玩店了,却依旧没有人能认出骨玉的来历。

    “老大,看来今天找不到认识您这块玉的人了!”吴良有些失望,甚至内心一直忐忑担心无比:“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就永盛那帮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叶天无所谓道:“他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会儿肯定会来求我回去的。”

    这种时候了,吴良哪里还会相信叶天的话,只当自己这个老大吹牛皮的本事又上了一层楼。

    还求着回去,人家恐怕得把你打得跪地求饶吧?

    只不过,毕竟自己认了叶天当老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大挨打吧?

    犹豫了一下,吴良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赔着笑对电话道:“苏哥吗?对对对,我是小吴,吴良。我这里出了点儿事,您看能不能帮我说和说和?”

    “对对对,永盛古玩店,好!下午我请您吃饭,好好好。”吴良非常谄媚,挂了电话之后,这才轻轻出了一口气。

    叶天有些奇怪:“吴良,你给谁打电话啊?”

    吴良解释道:“老大,苏亚平,我前段时间刚认识的一位公子哥。他们家里在江州虽然比不上易天集团那种大公司,可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的资产怎么着也得十来个亿吧?我跟他说了永盛古玩店,他说帮我给店里的老板打个电话说和说和,应该这件事就过去了。”

    “哦?”叶天看了吴良一眼,“那你不是欠了这个苏亚平一个人情?”

    “呵呵,老大,只是您没事,人情算什么。”吴良此时仿佛终于露了一次脸般骄傲道:“我跟苏少也说了,下午请他吃饭,到时候我顺便叫上季珊珊,也让老大你认识一下好不好?”

    叶天却是没想到吴良这家伙心这么实,对自己倒还不错,点了点头没有推辞,抬头间却看到一群保安气势汹汹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为首的那个人正是之前被叶天一脚踹飞的光头。

    “六子,就是他们俩。”光头一看到叶天跟吴良,立刻指着二人,脸上是又惊又恐,下意识捂了捂自己被踹得还没缓过劲的肚子。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