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丰碑杨门 > 第0298章 权柄超过了民族幸福

第0298章 权柄超过了民族幸福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乡村艳色完美世界遮天天珠变元尊一念永恒龙王传说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海布林面色阴沉的转头盯着杨延嗣,嘶吼道:“我把手下的管辖权交给你,你怎么保证不会用阴谋诡计坑杀他们,你怎么保证不会拿他们的性命去换取你属下的生存?”

    杨延嗣背负双手,毫不示弱的和海布林对视。

    他坦然道:“我准许你跟随在我左右,若是我真的这么做的,你可以随时砍下我的头颅。”

    “大人不可!”

    “大人不可!”

    海里那和黄泉同时出声劝解。

    海里那有些迟疑,却也还是维护了杨延嗣。

    杨延嗣摆手,制止了海里那和黄泉,他盯着海布林,戏谑的笑道:“怎么,敢不敢答应?”

    海布林被杨延嗣的胆量震慑了一下,本来还有些犹豫,被杨延嗣一激,当场答应了下来。

    “有何不敢。”

    “痛快!”

    杨延嗣朗声大笑,他摘下了自己腰间样子货的佩刀扔给了海布林。

    然后命令黄泉去接管山海寨的六万俚人。

    同时,也下令,把此前缴获的交趾人的武器和皮甲全都给这些俚人装备了上。

    六十五万担粮食,当天就从粮仓里划拨了出来。虽然依旧在粮仓里,却有俚人进驻看管。

    海布林腰间挎着刀,像是一条獒犬一样跟在杨延嗣的身边。

    他的目光总是在杨延嗣脖颈上盘旋,似乎在寻找合适的下刀的地方。

    海里那也神色复杂的跟在杨延嗣身边。

    回到了城主府以后,杨延嗣出声宽慰她,“老太君不必忧心忡忡,凡是看开一些。”

    海里那坐在城主府的软椅上,苍老的脸上摆出了一副难看的笑脸。

    “老身心里很矛盾。打仗终究是要死人的,老身不愿意看着俚人去死。却也不愿意眼看着俚人们错过这个唯一的机会。”

    杨延嗣亲手烹茶,烹茶的技艺是跟恩师沈伦学的,却烹的不是茶汤,而是清茶。

    为自己和海里那各自斟上了一杯茶后,浅尝了一口,低声笑道:“是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些枯骨里面,不仅有该死的,也有枉死的。老太君难道就不奇怪,你进城的时候,为什么看不见城里的交趾男丁吗?”

    海里那是个聪明人,所以她一下猜到了杨延嗣话中的意思。

    捏着茶杯的手用力过度,有些发白,身躯也有一些颤抖。

    “此前这黎城内,有多少交趾男丁?”

    杨延嗣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十万……”

    “哐当~”

    海里那手中的茶杯掉落在了地上,浑身剧烈的颤抖,哀嚎道:“孩子,你这是在造孽啊~”

    杨延嗣痛苦的闭上了双眼,“老太君,慈不掌兵,我也不想这样,我的心里跟你现在一样痛苦。可是那又如何,如果再来一次,我依旧会这么选择。

    我之所以选择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们俚人想要过的比别人好,代价是很残酷的。

    如果你们没有付出这个代价,那么就证明别人帮你们付出了这个代价。”

    海里那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杨延嗣侧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海布林,问道:“你也不是个蠢人,听到这些话,也应该明白我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不拔刀相向?”

    海布林翻了个白眼,无所谓道:“只要死的不是我俚人,其他的人,我并不关心。”

    杨延嗣摇头一笑,指着海布林对海里那道:“看到了吗?你这个侄儿,比你看的透彻。”

    海里那惨笑道:“老身终究是个女人,心思难免会仁慈一些。”

    杨延嗣点了点头,“老太君说的有理。老太君,此战若是胜了,交趾就会落入我之手。连番大战,交趾这片土地上的男丁,十去其三,剩下的男丁,我也不会再让他们待在这片土地上。

    到时候,新国初立,会很缺人的……”

    海里那猛然站起身,瞪大眼,震惊的喝道:“你想把交趾的男丁都杀绝了?”

    杨延嗣一愣,摇头笑道:“老太君想差了,我又不是屠夫。交趾的男丁太过于安于现状,太过于懒惰。我不喜欢把这种风气留在自己的国度上。交趾如此富庶的土地,交到他们手里太浪费了。

    我想,把这些土地交给勤恳的宋人,还有朝不保夕的俚人或者僚人,应该会更好。

    至于这些懒散的交趾男丁,我打算把他们贩卖到辽国去。相信辽国人会用皮鞭和弯刀教会他们,什么是勤恳。”

    确定了杨延嗣不是要造孽以后,海里那缓缓坐下了,杨延嗣话里的意思她听明白了。

    杨延嗣在惦记山海寨里的二十万俚人。

    一旦山海寨里的二十万俚人投靠了杨延嗣,海里那相信,山林里的其他俚人的部落,也会陆续的投靠杨延嗣的。

    在杨延嗣手下讨生活的俚人,远比山林里的俚人要幸福一百倍。

    相信只要不是傻的没救了的人,都会知道怎么选择。

    海里那沉吟了片刻,低声道:“老身跟阿哥提过投靠大人的事儿,只是阿哥并没有答应。”

    杨延嗣好奇的问道:“海寨主是担心失去了权柄,还是失去的富贵?老实说,山海寨里的生活,和密札城比起来,除了人多,我看不出还有什么优势。”

    海里那迟疑道:“应该是两者皆有,权柄和富贵,是我们海家祖先传下来的,与生俱来的。以及习惯了自己做主,向其他人低头的事,阿哥很难做到。”

    杨延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太君,你应该知道,最早跟随我的人,和以后瞧见了交趾富贵后投靠的人,待遇是不一样的。危险和富贵从来都是并存的,没有经历过危险,只享受富贵的这种事,我还没遇到过。”

    海里那叹气,“这些道理老身都懂,阿哥也懂。只是权柄这个东西,就像是五石散,很难戒掉。”

    话说道了这个份上,杨延嗣也就不再劝说了。

    慢慢的吸纳俚人和僚人,所耗费的时间太长了。

    杨延嗣想走捷径,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现在看来还很困难,为今之计,也只能慢慢来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