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覆汉 > 第十章 远方的讯息

第十章 远方的讯息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短短三日内,卢龙塞里已经是风起云涌。

    公孙大娘以长辈的身份帮自己儿子拉拢了一下程普韩当后,留下一点身外之物,就带着那些没了去处的难民们回令支的工坊里安顿了。但是辽西郡侯郡守、右北平郡王郡守,以及昔日的鲜卑中部大夫柯最阙大人,这三位真正的大人物却再度汇集在了这卢龙塞里。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坐着柳城安利号车子过来的柯最阙大人只来了一个脑袋,而且嘴还被撕开了,所以没法子陪两位郡守一起喝酒助兴。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在两位两千石大员兴致很高,也都很有风度,都不是很在意这一点的。

    话说,这几日,整个要塞上下其实是在一种紧张、欣喜而又焦急的状态中度过的,而这种情绪随着两位郡守的到来也跟着达到了一个顶点。

    欣喜和焦急自然不用多说,立下了大功,大家都在等着分润功劳和赏赐呢。至于说紧张,自然是在担心鲜卑人的报复。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此时此刻,鲜卑人那边可是有着一位不世出豪杰的,那位檀石槐大汗早在桓帝年间就统一了鲜卑,造就了一个东西一万五千里,南北五千里的超级游牧加渔猎的政权。而且,这位檀石槐大汗向来是个软硬不吃的脾气,当年桓帝对他忧心忡忡,有心想封他为王被他拒绝,想跟他和亲也被他拒绝,反正就是一直黑着脸跟大汉朝怼下去。而且,真的是数十年都没吃过亏的,鲜卑人在他治理下也是一直保持着对大汉朝军事压制的。虽然这个局面背后大汉朝自己内忧严重的原因多一些,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位人物,大家的担心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实际上,右北平的王太守来之前,已经调配了大量的军事物资和战斗人员准备随时支援卢龙塞。而辽西的侯太守来之前,更是调度了足足五千辽西乌桓突骑放置到了柳城附近,以此来保证身后阳乐城的安全,然后才动身来卢龙塞的。

    不过,刚来到这里不久,很快斥候就传来了情报,鲜卑人虽然确实集结了大部队,但并没有朝着这边过来,反而是一路往西边去了。而就在众人更加惊疑不定的时候,又过了一日,自并州雁门郡,经幽州代郡、上谷郡、渔阳郡传来了快马加急军报,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这还真不是檀石槐的疑兵之计。

    原来,就在卢龙塞这里打了个漂亮夜袭战的前几天,并州北地郡那边也同样爆发了一场针对鲜卑人的反击战。

    负责指挥的是本朝名将,凉州三明段颖的老部下夏育,这位夏育此时正担任北地郡太守,同时面对着西面羌族,以及北面鲜卑人的军事压力。可是这一次面对着鲜卑人的‘日常’寇边,夏太守竟然没忍,反而率领本郡兵马,并联合了此时很是忠诚于大汉的南匈奴单于,衔尾追击,然后一路追着鲜卑人,在塞外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野战,直接斩首四百余级!

    一东一西,两场战斗相得益彰,但是相比较于卢龙塞这边的战事,北地那边的战事无疑更加让人瞩目——因为无论是汉军追出塞外,还是草原野战,又或者是南匈奴的鼎力参与,都无疑有着巨大的政治意义。这次反击战的出现,完全是从根基上动摇了鲜卑人在草原上的霸权!

    所以,檀石槐想要作出军事报复的话,他必须也只能集中兵力针对并州方向作出回应!而幽州这边,哪怕死了个柯最阙,也只能选择性放弃了。

    “可惜!”这天上午,寒风再起,卢龙塞望日楼下面的一处空地上,听到消息的韩当连连跳脚,大为不满。“若是鲜卑人来我卢龙塞下,按照卢龙塞这里的险要,必然还要让他损兵折将,怎么就去了并州呢?!”

    “义公莫不是在说胡话?”程普闻言分外无语。“你也知道这卢龙塞地势险要,雄关锁钥,那檀石槐就不知道?他是疯了还是傻了往这里撞?”

    “义公兄哪里是糊涂,”一旁的公孙珣忍不住笑道。“他这是得陇望蜀罢了。这次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他昨天还跟我算计,说自己能不能升任为屯长呢。结果一转身又担心自己是是私自出兵,恐怕会被上官纠葛,心情又焦躁了起来……这府君(太守)的赏赐马上就到,他只不过是在这里打鼓呢!”

    程普闻言哈哈大笑,倒是让韩当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这几日,公孙珣刻意拉拢,几人早就熟络了起来。

    “公孙主计。”就在众人在寒风中说笑之时,那边楼上却下来了一位笑吟吟的中年吏员,刚一下来就很是亲热的招呼了公孙珣一声,正是辽西郡功曹佐吏田楷。“赶紧过来,府君要见你呢!”

    公孙珣自然不敢耽搁,而且上前行了一礼。没办法,虽然这个田楷虽然跟自己同级别,但是人家所在的功曹是负责官吏升迁和任用的,官场上号称‘郡中极位’,任谁都要保持礼貌的。

    “可惜了。”眼看着公孙珣和那个功曹佐吏说说笑笑的上楼,韩当最先一个沉不住了气。“咱们这位公孙主计这一次真是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就连性格沉稳的程普也不禁摇了摇头。“确实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开口问话的赫然是公孙越,他无官无职,所以之前也就懒得站到寒风里等传召,此时刚一过来就听到了二人如此对话。“两位在说什么?我兄长到哪儿去了?”

    “其实仔细想想,倒也未必。”程普看着一脸茫然的公孙越,心中却是微微一动。“指不定小公子你倒是要走运了。”

    韩当也是一愣,然后连连点头。

    公孙越依旧是一脸茫然。

    其实,程普和韩当二人所说的话题分外简单,那就是公孙珣此次的功劳归属。

    要知道,这次公孙珣可是真的立下了泼天大功的,当日夜袭的首功且不说,那柯最阙被撕开了一半脸的脑袋可是人家安利号偷偷送来的!别人想争都没辙!

    再说了,人家毕竟是公孙家的子弟,这卢龙塞就在令支城边上,所以这份功劳无论如何都不用担心被谁漂没走……只是,所以说只是,且不提什么未加冠不能升职的话,最主要一个,公孙珣这不是要去洛阳求学吗?!

    对于一个目标远大的世家子而言,学习经传是一种必须的程序,这就好像你没个基本的学历难道还想当市高官吗?你就算是挂个名也得混个学历来啊?可这么一来的话,那公孙珣这泼天的功劳就不知道要便宜谁了。

    当然,目前来看公孙越似乎是其中最大一个幸运儿,这个应该是没得跑了……而且两人心中都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这几日公孙珣不止一次表示要为两人争功,此次面见辽西郡侯太守,之前就专门说到了韩当孜孜以求的屯长……那想来第二个受益人应该当就是韩当了。

    来到太守暂时住着的卢龙塞望日楼顶层,田楷就主动退下了,而守在太守门前的赫然是公孙大娘口中的三国主角之一,最近刚刚开了挂的太守爱婿公孙瓒。

    “大兄。”公孙珣老老实实的行了一礼,然后小心的凑了过去,无论如何他还指望着以后跟着这位大佬一起走两步呢。“府君心情如何?”

    “安心。”公孙瓒按着自己族弟的肩膀低声答道。“那个柯最阙的首级让家岳分外满意,更别说你前天晚上还让我转送过来那么多财货了……今天的事情,只会是好事,有什么想法尽管趁这个时候提。”话到这里,他还忍不住低声埋怨了一下。“要是当日我也在这里就好了,肯定也能有所斩获,这种事情怎么就让你和阿越撞上了?”

    公孙珣对此倒是深信不疑。

    自己这位族兄,可能因为出身不好的缘故性格有点别扭,但是说起别的方面来,确实是一点都不差的。

    且不说身高八尺、外形出众、嗓门大……呃,反正人家凭这个被太守招了女婿。就说这弓马上的功夫,毕竟嘛,怎么说都是边郡中的世家子弟,自幼接受的军事教育和训练就比那些摸不着门的寒家子强太多,说一声弓马娴熟、敢打敢拼也是不用解释的。

    实际上,经历了前几日那一战之后,公孙珣对于一些东西也有了一点直观的感悟,他非常很清楚,自己这位族兄手上确实有两把出挑的刷子,对方那把双头长槊绝不是什么花花架子,未必就比韩当差。

    怪不得日后能纵横河北!

    当然了……

    “大兄新婚燕尔,当日就是你想来,嫂子恐怕也不会舍得。”公孙珣低头笑道。

    公孙瓒也跟着哑然失笑,并随即让出了道路……这种话,恐怕也就是兄弟加同事的公孙珣能跟他说了。

    “府君!”公孙珣步入房内,不及抬头,直接拜倒在地。

    汉代以郡为国,郡守宛如国君,所以此时此刻,这位侯太守正是公孙珣头顶上的天,也是这辽西郡的天,辽西郡中大小事务,他都可以一言而决。

    “(熹平三年)十二月,鲜卑寇北地,北地太守夏育追击破之。鲜卑又寇并州。”——《后汉书》.孝灵帝纪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