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覆汉 > 第十三章 插曲

第十三章 插曲

推荐阅读:丰碑杨门前方高能官路风月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的小白脸我和我的冒险团弃奴翻天:少帝的宠妃重生之王牌军妻最强红包皇帝鬼医重生:神秘夫君宠翻天逆天狂妃:禁欲王爷,好闷骚仙帝归来神秘老公有点坏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网游之禁区邪神妙手小村医更多推荐小说>>
    赵苞没有能够呆太长时间……准确的说,这位辽西太守过来以后,只是刚刚来得及神色激动的瞅一眼自己家人,确定都没大碍后就再度被自己母亲给强硬的撵走了。

    毕竟嘛,数百米外还有好几万人在打仗呢,这真不是母慈子孝的时候。

    于是乎,赵太守继续往前催动自己的大纛去指挥部队,而赵老夫人则在一群辽西郡郡卒的护送下返回了汉军大营休息……至于公孙珣?

    公孙珣并没有跟着这波人回汉军大营,甚至没和赵老夫人打招呼,就直接草草挽了个发髻,并借来了一套汉军的衣服,然后径直带着几个熟悉的郡卒还有娄圭、程普去寻公孙范和韩当了。

    话说,这倒不是他不晓得趁热打铁,在赵老夫人面前把功劳做稳,而是这铁早就被锻造成钢了……须知道,这里是辽西,有他和公孙范扯在其中,根本没人能黑得了他们一行人的功劳;而且再说了,就凭人家那赵老夫人那临阵教子的水平,也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翻脸不认人的狗血戏码。

    如此情形下,当然是公孙范和韩当的安危更值得注意一些。

    战场上寻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好在汉军速胜,又都是骑兵,所以大部很快就一路向西沿途追逐残敌去了,这才把莫户部那一坨给迅速显了出来。

    “兄长!”

    “少君!”

    公孙范与韩当虽然满身血秽,前者更是胳膊上挨了一刀,但所幸都称不上是伤筋动骨……说到底,还是要感谢之前汉军那次惊天动地的冲锋是从两翼斜插进去的,真要是按照几人战前脑补的那样,汉军直直的迎面冲阵,那公孙范和韩当估计很有可能第一时间就被踏成肉泥或者射成筛子了!

    而说到肉泥,韩当就不得不有点小遗憾了。

    “无妨!”公孙珣听说对方一箭射死了那柯最坦后愈发兴奋。“万军所见,便是首级寻不到了,你的功劳也没人能抹去……这一次莫说屯长了,务必要给义公邀一个六百石的曲军侯出来!”

    孰料,听到此话后,当日因为求一屯长而不可得就要弃官而走的韩当,这一次却丝毫没有喜形于色的意思,反而是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轻轻在马上拱手而已,也不晓得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须知道,公孙珣上次替人家求骑卒屯长一事就是放空话,事后都没脸去见人家的。

    不过,此时也不是计较这件事情的时候,眼前还有另外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公孙珣处置呢!

    “莫户袧!”公孙珣转过头来,手持马鞭指着下方一人,真真是怒气上涌。“你怎么就敢半路与我逃了?!你晓不晓得,今日若不是程德谋大发虎威,我差点就要被你害死在这里?!”

    身后的娄圭闻言一怔,当即往后勒马退了数步,假装去看风景去了。

    而跪在地上的莫户袧无处可躲,也根本不敢躲,只能一边磕头一边放声大哭:“公孙少东……临阵脱逃这件事情,我是一点都不敢辩解……其实您想想,我一个鲜卑人,见到数万汉军冲过来,怎么可能不害怕……别的不敢求您,只是求您看在我们莫户部死伤尽半却努力护住你族弟的份上,杀了我后务必绕过我全族性命!如此可还能消你恨意?”

    公孙珣怒极反笑,刚要张口成全他……却是猛地噎在了那里。话说,他现在反应过来,这莫户袧怕是真的不好处置!

    原因嘛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莫户袧杀了容易,可莫户部却不好处置。

    须知道,这一战,莫户袧固然做出了一件让公孙珣心生恶念的破事,但整个莫户部却真的是功莫大焉!死伤过半那是莫户袧胡扯,但是拼着不小伤亡搅乱了整个鲜卑大阵,使得汉军能够从容赶到一击而破却是谁也遮掩不住的,而且之前帮忙隐藏几人行踪的事情也是无法否认的,战乱中遮护住了公孙范更是让人无话可说。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些的话也无妨,给旁边那个心黑的郡功曹佐吏田楷打个眼色,趁着汉军的绝对优势,就在这里全都杀了便是……反正是最正宗的鲜卑脑袋,谁又敢不承认?!

    只是,一个真正的关键在于,公孙范和韩当的功劳基本上是和莫户部捆绑在一起的。换言之,如果否定了莫户部的功劳,那就相当于否定了公孙范和韩当的努力功劳,这是根本不可接受的!

    而一旦绕回来的话,如果你承认了人家莫户部的功劳,又怎么好轻易杀掉莫户袧这个深孚众望的头人呢?须知道,这莫户部之所以愿意临阵反水,愿意干出这种大事来,主要原因不就是因为他们有一个精通汉文化,然后拎得清却又深得众心的头人吗?

    没错,别看莫户袧这厮畏畏缩缩,毫无半点英雄气概,但据公孙珣所知,这个人在部族里面处事公道,又善于利用做二道贩子发展部族,还是很受部族上下拥戴的。甚至他现在在这里哭着说什么要一死来换部族延续,就已经引得面前的莫户部骚动了起来。

    试问,杀了人家的首领再奖励了人家的部族……接下来呢?在柳城边上养一窝狼吗?就不怕以后重演赵老夫人的旧事?

    而且再说了,抛开民族歧视,站在一个公允的立场上来讲,你今天杀了这莫户袧容易,可以后这些边境上的半汉化鲜卑小部落,还有几个愿意信你的?

    一时间,公孙珣面色青红不定,而偏偏娄圭这唯一一个‘谋士’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也没人给他个台阶下……最后,只能是公孙珣自己干笑两声,捏着鼻子下马,亲自将莫户袧这厮给扶了起来。

    “莫户头人说的什么话?”公孙珣勉力干笑道。“你们莫户部这么大的功劳,我还要替你向府君请功呢,怎么会杀你呢?刚才一时怒气发作,也是人之常情……不要在意。”

    莫户袧哆哆嗦嗦的站起来,然而瞅了一眼周围纵马来往的汉军骑士,还有那个总是往自己部族这边打量来打量去的田姓功曹佐吏后,他却是双腿一软,再度下跪嚎啕起来,而且死死还抱住公孙珣大腿不愿意松手:

    “公孙少东的恩德如同再造,你与公孙大娘在上,我莫户袧与莫户部在此立誓,这辈子都是安利号的忠实下线,绝不敢再有如今日这样的事情了!”

    公孙珣恶心至极,然而几次想拔腿却都没能拔出来,看的一旁正在处理伤口的公孙范目瞪口呆,连连感慨。

    “本朝太祖在乡为吏,素有恩威,河北士人,边境豪帅,尽皆尊服。范束发未冠,见而奇之,乃问曰:‘兄何以至此?’太祖曰:‘以德服人也!’范固问:‘德者何物?’太祖曰:‘于士人为诗书,于豪帅为刀剑。’范闻之,愈尊太祖。”——《世说新语》.德行

    ps:还有书友群,684558115,欢迎来扯淡……顺便问大家一个问题,按照正史的话,除了张辽陈登,还有谁曾经当面见过曹刘孙三人?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