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覆汉 > 第二十六章 一招

第二十六章 一招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少君。”走出一条街来,韩当立即察觉到有些不对。“我们不回家吗?”

    “立即去司隶校尉府。”骑马走在前面的公孙珣当即黑着脸答道。“曹节此人绝非浪得虚名,我们仓促上门,他先是假装玩牌,被揭穿后却又丝毫不乱,数十武士就在他眼前,可他见到我拔刀也是凛然不动,还能不卑不亢继续与我虚与委蛇……如此人物,岂会真的安坐家中等死?必然有什么暗中手段等待发动!”

    韩当立即点头,不复多言。

    另一边,回到后院的曹节却也是转瞬就变了脸色。

    “小子欺人太甚!”曹节直接一脚踢开了廊下的牌桌,吓得婢女纷纷逃窜。“区区一个千石郎中,居然敢对我曹汉丰拔刀威胁,真以为我是个没见过血的废物吗?”

    罗慕刚要说话,但眼看着自家主人如此愤恨,却又明智的闭上了嘴。

    然而,踹倒几案后,这曹节却在廊下重新坐下并深呼吸了数次,然后居然又笑了出来:“不过,这竖子倒也有些意思,子羡以为如何啊?”

    “初次相见。”罗慕捻着自己的大胡子坦然答道。“比我想象的要有气度和风范。”

    “是啊!”曹节不禁望着夕阳感叹。“比刚刚入洛时那次相见明显又强了三分……不过也是人之常情,人嘛,总是要有所经历才能有所成就,不杀几个两千石又怎么能锻炼心境呢?难道有人生下来就是天下奇才?便是我,狠下心入宫之前,也不过如你一般,是个养不起家的落魄书生而已。”

    “慕年少无知,多承大人照顾。”罗慕闻言立即肃容行礼。

    “何必如此?”曹节继续不以为意道。“不过,我有时候也是难免羡慕子羡的年少无知。须知道,你与那竖子皆如初升朝阳,我却如这眼前的落日余晖一般……尤其是你罗子羡,实在是太像我年轻时候了,所以每次见你,我都暗自感慨。”

    “大人说笑了。”罗慕赶紧俯身再劝道。“您身体……”

    “咱们爷俩就不必说这些话了。”

    “是。”罗慕讪笑着坐起身来。

    “说到底,我年事已高,而且数年前一场大病几乎就要去见幽都王,虽然侥幸好转,却也落下病根。”曹节哀叹道。“此事别人不清楚,我自己难道不清楚吗?而且,无论如何,王甫等人也都死的死逃的逃了,便是真能如你我谋划的那般反击功成,可没了旧日伙伴羽翼的我,还能有昔日的威势吗?不过是苟延残喘,暂且自保罢了。”

    罗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当然了,我也知道。”曹节复又摇头嗤笑道。“家族中全赖我才能个个位及列候、显位,而且大多无能、贪鄙。所以,若此时我不能撑下来,怕是他们都要尸骨无存!子羡,大丈夫生于世间,便是族人有些不对的地方,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等着他们被族灭吗?”

    罗慕欲言又止。

    “我知道子羡要说什么,不必在再劝了。”

    “不是这个意思。”罗慕赶紧俯身再拜:“我是想说,既然如此,大人还是速速入宫去吧!”

    “此时吗?”曹节茫然不解。“为何?”

    “恕我直言。”罗慕认真答道。“大人与那公孙珣俱皆气度不凡,既然您能以暮年之身坚定心神,那对方想来也不会被我们所迷惑……恰恰相反,此人见识到大人您的风度后,恐怕也会明白,您才是真正的大敌。而如我所料不差,那公孙珣此时应当是立即去见阳球阳方正了,以求速速拿下大人!所以,此时万万不要耽搁,还请您利用他去见阳球的这个机会,立即返回北宫!”

    曹汉丰微微沉吟,然后当即立断,即刻起身,就要轻身入宫躲避。

    “文琪想多了!”夕阳下,正要回家的阳球被公孙珣在司隶校尉府前撞到,不过他却有些不以为然。“曹汉丰垂垂老朽,不过一冢中枯骨罢了!何须多虑?便是文琪你此番试探,也有些多此一举。”

    “阳公!”公孙珣无语至极,却又无可奈何……得志便猖狂这种事情好像确实符合对方的性格,所以他只好行激将之语。“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心软啊!”

    “谁说我心软了?”阳球也是无奈。“曹节迟早要动的,可咱们不是商议好了吗,先杀王甫,然后去除其他常侍、黄门,等到曹节孤家寡人,再从容拿下!去除羽翼再擒拿,难道不对吗?”

    “此一时彼一时也。”公孙珣勉力再劝。“若是他趁着自己并未涉案,忽然躲入北宫中又如何?到时候岂不是麻烦?”

    “那你觉得该如何呢?”阳球也有些不耐烦了,但躲入宫中似乎也确实是个大麻烦,便当即蹙额询问。

    “他弟弟曹破石现在和他在一起居住。”公孙珣不由大喜,然后赶紧献策。“而曹破石此人破绽太多,不妨揪住他身上一事,直接带兵闯入曹府,不求现在就能治罪曹节,但最起码可以趁机控制住对方,省的他逃入宫中……”

    “这倒是个妙法。”阳球当即一展眉头。“可行!我明日便查看曹破石此人的案卷,然后寻个破绽带甲士围了曹府!”

    公孙珣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又想起一事:“那袁赦袁常侍一案该如何处置?他答应的好好的,明日下午一定亲自来见阳公,想来是要找袁隗做中人求个平安。”

    “不要让他来见我了,让他去找你,然后你随意处置便可!”阳球此时已经不以为意的踏上了自己的车子。“曹节才是关键。”

    这话倒也不能说是不对,公孙珣立即点头:“那到底该如何处置呢?是松还是紧,阳公是司隶校尉,务必先给个大致方略。”

    “都说了,你随意。”阳球坐在车上不以为意道。“王甫被杀,洛中权贵丧胆,这些什么袁氏之类的废物,你这个中都官从事就可以相机处置了,何须我堂堂司隶校尉出马?”

    言罢,不待公孙珣反应过来,那阳球便催促家人,立即驾车回家了……而前者,只能茫然立于当场,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怒。

    但不管如何了,天色已晚,公孙珣也只能先派个人通知袁赦明日只管来见自己,然后便无奈带人回家去了。

    不过,还没走出几步,公孙珣却是忽然一个激灵,然后暗叫不妙,便带着一众义从快马直奔北宫东门而去……那里是从曹节府上直奔北宫的最近路线。可是,不等赶到北宫东门,他心中却是微微一动,却又是第二次转向,快马往南宫东门而去!

    这不是乱跑,实际上,北宫与南宫之间是有一座专属御道的,是相通的,只是平素里被虎贲军把守,理论上更只是天子能用……然而,以曹节对虎贲军的影响力,若是从此处走想来也会无妨。

    换言之,若是曹节长了个心眼,不走北宫东门,而是从南宫入宫,再走御道进入北宫,那公孙珣往北宫东门跑就只能算是被人戏耍一番了。

    “俞中郎!”公孙珣喊出把守南宫东门之人后不禁大喜过望。“日落后可有人进……我直言好了,曹节曹常侍可曾从此处入宫?”

    天色已暗,俞涉此时早已经按照规矩退入宫门内,此时更是站在门楼上以手搭目对下答话:“公孙郎中说笑了,此处封门以后你还是第一个过来叫门的,何谈什么曹节那老贼从此入宫?”

    公孙珣闻言大定,也不多话,便疾速往北宫东门处赶去。

    然而,刚一见到北宫宫墙面,他却又陡然醒悟了过来……曹节并未涉案入罪,自己也要喊一句曹常侍,那俞涉身为虎贲军中的郎官,乃是曹节旧部,如何又敢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喊什么‘老贼’?

    分明是故意欺骗自己!

    一念至此,公孙珣望着眼前的北宫宫墙,却是不禁心中一凉!

    话说,千言万语,自己和阳球能够如此纵意诛宦,不就是靠着眼前北宫中的首肯吗?而现在,自己怎么就能让敌酋钻入到了己方要害之中呢?

    —————我是牌差一招的分割线—————

    “(公孙)珣既诛王甫,威震洛中,唯虑大长秋曹节一人而已,乃以探视之名,登门拜访,暗察消息。既入,见曹节与宾客牌戏与廊下,怡然自得。珣立于桌前,细观牌局,忽告罪而退。既出,韩义公在侧,乃问曰:‘主公何速?’珣快马加鞭不断,乃答曰:‘曹节面色怡然,然牌戏之中自有狠厉杀气,其必有诈!’当于马上复问:‘如之奈何?’曰:‘可禀司隶校尉阳公,以其弟曹破石之名速发甲士,锢而杀之,晚之,则其必奔北宫。’待见阳球,球以诛王甫既成,洛中权贵丧胆,拒不发兵,复戏言珣无胆。珣长叹而退。翌日,曹节果奔北宫,众遂策穷。”——《汉末英雄志》王粲

    &bsp;ps:还债成功,内牛满面。还有书友群684558115,大家可以加一下。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