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覆汉 > 第十八章 定策(下)

第十八章 定策(下)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少夫人,”远远观望的侍女赶紧回身入房内汇报。“吕县尉他们走了,可是那个‘蘑菇大王’却又被韩县尉引来了。”

    赵芸闻言不动声色,却又重新拿起手边一本书来,然后枕回到身后胖猫的身上:“无妨……郎君身为万户大县的县令,各种事物本就繁杂,你们不要去打扰。而且见一个人而已,应该很快就该有结果了……你们也不必再事事回报。”

    从洛阳带回来的侍女们赶紧躬身后退。

    “可虑公,”公孙珣这边果然已经黑着脸开门见山了。“我敬重你是长者,所以以礼相待,你却为何推三阻四?你一个区区高句丽小国失了势的族长,我一个履任的千石县令,指不定谁比谁强呢……”

    “这不是强不强的事情。”哑哑可虑无奈低声应道。“公孙县君,我自然知道你们大汉强过我们高句丽百倍,只是此事事关我族人生死存亡,我若不能看到有足够的可能性,是万万不敢掏心挖肺的。”

    “我母亲只有我一子,我岳丈辽西太守兼都督辽东属国的鄃侯也只有我这一个女婿……你觉得我真无力吗?”公孙珣黑着脸质问道。“我若定下决心立此大功,我们辽东高太守真会不给我面子?而且可虑公,你之前在筵席中主动提及此事,不是说给我听得难道还是说给我娘听得吗?”

    哑哑可虑也是一时感叹:“我也不瞒公孙县君,昨日在筵席中我那番话其实是说给公孙域太守听得,县君出头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之喜了。”

    公孙珣一时愕然,却面不改色。..

    “其实,此番我一开始本就是去玄菟郡寻援手的,毕竟彼处兵马强盛,而且多与高句丽相接,知晓地理、内情。但不巧的时,我刚刚到玄菟郡才知道,彼处居然刚刚换了太守,如今新来的剧腾剧太守我是半点不认识,想来人家也是不认识我的,这才无奈转道往南,一方面确实是拜访故旧,一方面却是想说动公孙域老太守,请他催动一下他的门生故吏,让玄菟那边局势有所改观,最好能有一两个别部司马愿意出头,或者干脆说服剧太守。”

    话到此处,哑哑可虑坦然摊手言道:“我们高句丽人国小民弱,很多人连辽西和辽东属国在哪里都有些迷糊,所知者无外乎是辽东、乐浪、玄菟和北面的扶余人外加西面的鲜卑而已,其中玄菟郡因为专以军务分割我们高句丽和扶余,而且屡有交手,所以彼处兵马在我高句丽名声极大,若要震慑国内局势,还是要以玄菟郡为先。”

    这便是只认铁斧头,不认金斧头的意思吗?公孙珣一时失神,但很快他还是调整心态正色问道:

    “我那族兄,卸任十年,居然在玄菟威势依旧吗?”

    “这是自然,”哑哑可虑随口言道。“比如屯驻在西盖马(后世抚顺)的别部司马徐荣,此人手下一千五百余骑兵,足足占了玄菟兵马三一之数,顶在我们高句丽和扶余的交界处,若论震慑二字,也是这只兵马最让国中惊惧……而据我所知,这徐荣父子二人便都受过公孙太守大恩的,其父在公孙太守任内被提拔为了一任别部司马,徐荣本人也是那时去做了郡吏。讲句真心话,即便是太守不懂,此人能动也堪堪可行的。”

    “徐荣……”公孙珣若有所思,却又忽然问道。“可如今我那族兄虽然心知肚明,却明显年老气衰,不愿多生事端,倒是我公孙珣一意想得此功业……若那徐荣真是如此尊崇我族兄,想来你去求没用,我去求得话,这支兵马倒是能握在手中……如此情形,可虑公又作何说法?”

    哑哑可虑一时低头无言。

    而良久,他才抬头正色问道:“公孙县君到底有多少兵?”

    “徐荣处有一千五百精锐汉军骑兵,我这里有一千两百汉军步兵,”公孙珣大言不惭的答道。“如此数量的精锐汉军能召唤多杂胡部落,可虑公难道不知道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安利号没有钱粮,召唤不来?”

    “既如此,”哑哑可虑终于面目狰狞,撑着面前几案起身言道。“国家制度已经被明临答夫破坏殆尽,我哑哑可虑为贯那部族长,自当为国效命!”

    “且不说这个,”公孙珣蹙额问道。“可虑公你又有多少兵?”

    “我直言好了。”事到如今,这位贯那部族长也不再遮掩。“我的力量主要有三处,首先自然是贯那部本族的势力,不过他们极为分散,各处皆有,怕是只能传递一些消息……”

    “其余三族居然没有反抗的吗?”公孙珣不解道。

    “有必然有。”哑哑可虑坦诚道。“如我这般恨之入骨的也不少,但他们一般眼界狭小,只知道在高句丽国内打转,如我这般精通汉文,知道一些大局的却不多,所以并不敢贸然联系;实际上,若是汉军突然入界,他们虽然极恨答夫,却也说不定会遵军令奋死与汉军作战!”

    公孙珣面露恍然……居然还是一群爱国志士,自己国家的权臣只能自己杀,不过,这儒生打扮的哑哑可虑又算什么?

    “不过县君不必担忧,”哑哑可虑明显是误解了对方的表情,便赶紧解释。“我在国内也是有班底的……我们贯那部长久以来便统帅宫廷卫戍军,只要县君能攻克坐原防线,然后再破我们的旧都纥升骨城,届时渡过浑江,兵临国度集安城,只要威慑一番,我便可以从容掌握国中局势,此番事情也就了结了……”

    “原来如此,兵临城下,人心自乱。”公孙珣微微颔首。“可坐原堡垒连亘,如何能下?”

    “我在国都尽量拴住明临答夫,不让他支援,然后若有可能,也尽量为县君打开一两处关键坞堡。”

    “你刚才说三处,还有一处力量在哪里?”

    “不瞒县君,”哑哑可虑不禁低头答道。“我还有一支扶余力量可以动用,不多,约有一千人……”

    公孙珣当即无言:“扶余人和你们高句丽人不是打出狗脑子来了吗?”

    “终究是同族。”这蘑菇大王坦诚道。“我之前执掌国政时便留了些心眼,对扶余人姿态温和,却也在彼处有些好名声,所以也是有人愿意帮忙……”

    “军力已经足够了,你只说事成之后你能给我什么吧?!”公孙珣稍一思索,便凛然出声打断对方的讲述。

    “县君年纪轻轻,所求着应该是功业为先,不然也不用强行插手此事。”哑哑可虑也是精神一振,然后拱手言道。“事败自然不必说,事成,那权臣所立伪王自然也要废除,届时新王登基后将会正式向大汉称臣上贡,然后将坐原之地交还扶余,两国……不,三国,就此边境泰然,而直达大汉天子的奏章之上,这拨乱反正、废旧立新之事,必然只有县君一人之功。”

    “割地称臣倒也无妨,可新王是谁啊?”公孙珣颔首之余却不由冷笑。“莫非昔日戏言的蘑菇大王真要称王了?”

    “我一老朽,焉能称王?”哑哑可虑挺胸言道。“不过我子哑哑可檀年方十八,聪慧过人,在国中素有名望……”

    “若不是哑哑可檀做新王,否则不能保证称臣割地,也不好保证国书上我的功劳对不对?”公孙珣不由失笑。“可虑公,我们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东西也不是大风吹来的,事败咱们不说,事成的话,诸军士卒为你家王位出生入死,抚恤、奖赏总不至于让我来出钱吧?”

    可虑稍一思索,也是干脆点头:“这是小事,若事成,抚恤赏赐俱由我家来出!”

    “交易已成,”听到此言,公孙珣忽然凛声道。“访友也两三日便可,可虑公不宜在襄平多待,以免明临答夫生疑,你今夜收拾一下,明日一早就出城归乡去吧!”

    “我晓得轻重。”可虑起身一礼道。“届时我会通过扶余人走北路绕道与县君交通细节,也请县君这里早日集结兵力,告辞!”

    公孙珣微微抬手,一直侍立在暗处的韩当便闪出身来,按刀送对方回去了。

    夜已经三更,赵芸依旧枕着胖猫看书,而且已经是在看一本新书了,可这本书没翻两页,她就终于不耐了起来:“那蘑菇大王还没走吗?”

    “回禀少夫人,”门外侍女赶紧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蘑菇大王早已经走了。”

    “那夫君便是和韩县尉在商议事情?”赵芸皱眉问道。

    “不是,”侍女赶紧又低头答道。“韩县尉也早就送那蘑菇大王没回来……县君一个人一直在院中桌案后枯坐至今!”

    赵芸登时起身质问:“为何不告诉我?”

    侍女一时无言。

    赵芸这才想起来,是自己不许人家再汇报的,而且此时终究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她便拿起一件外套,径直去外面寻自己丈夫去了。

    果然,只见星月之下,院中觥筹散乱,一片狼藉,但自己的丈夫公孙珣却不避夜风寒凉,只在上首座位上正襟危坐、闭目养神,宛如是在等什么人一般。

    赵芸见状又是心疼又是气氛,便赶紧上前为对方披上衣服:“郎君坐在此处,是在等星月下凡呢,还是再等秋风化成美女来伺候?我最近可是听母亲大人讲了不少这种故事……”

    公孙珣睁开眼睛,顺势握住对方双手:“我本是医无闾山的一块顽石所化,专等一支起死回生的仙草化为美女下凡来救我……仙子是来救我的吗?”

    赵芸愕然无语,面色变了又变,先是哭笑不得,却又面色绯红:“郎君在此处居然是在等我的吗?”

    “确实有两件疑难之事想要夫人帮忙,所以在此处专候夫人。”公孙坦诚道。“不瞒阿芸,此事我也不知道是公事还是私事……若是贸然入内去说,颇有些以色娱人,换求赐予的感觉,所以便在此处专候。”

    赵芸实在是忍俊不禁:“如今你要寻我做事,居然算是以色娱人吗?”

    “……”

    “也罢,那便是以色娱人好了。”赵芸无奈道。“什么事情,你且速速说来,说完咱们好回房中歇息,此处太冷。”

    “不许告诉母亲。”公孙珣握妻手而正色言道。

    “必然如此。”赵芸愈发无奈。“有事速速说来。”

    “我想请岳父大人帮我一个忙……”

    “这算什么……咱们速速入内便是。”

    “你可以写信给祖母大人,再让她去和岳父说,否则岳父为人迂阔,未必答应……”

    “速速入内!”

    —————我是枯坐不动的分割线—————

    “太祖幼年失怙,起于郡吏,凡数十载披荆斩砺,出生入死,不假他手,乃功成帝业!”——《旧燕书》.卷一.太祖武皇帝本纪

    PS:分章到底好不好啊?之前不分章大家都说要分章,可为啥一分开还有人说接受不了呢?

    顺便,再度感谢第五萌莫少殇同学……

    还有新书群845585大家可以加一下。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