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覆汉 > 第二十五章 渔夫

第二十五章 渔夫

推荐阅读:仙逆绝世武神武炼巅峰大主宰圣墟乡村寡妇永夜君王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完美世界乡村艳色天珠变遮天元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神医小农民更多推荐小说>>
    腊月,冬日的山谷中到了傍晚时依旧会雾气缭绕,不过驻扎在这里的汉军却已经毫不在乎,因为他们很快就发现,这雾气只是傍晚出现,到了晚间就会自动消散,恰如某些地方习惯性的早上起雾到了上午就消散一般。

    换言之,这很可能是本地特殊地形导致的一种小气候而已,没必要少见多怪。

    不过,军中主将公孙珣却以‘雾气太大’为理由,在此处足足拖延了四日都没有动身,也是让全军上下一时颇有猜度。

    “将军,”最后,就连徐荣都忍耐不住了。“再等两日,不说逃逸入山林的败兵会有所泄露,只怕每旬都要来送补给的高句丽人也要到了,届时高句丽人有所准备……不要说他们会集结大军了,只是坚壁清野、早做防范,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件麻烦事吧?”

    “为何是徐司马来说此事?”正在与王修核对文书的公孙珣暂停了下来,转而饶有兴致的对上了徐荣。“其余诸位人呢?”

    徐荣一时无言以对。

    没办法,他总不能说其他人都不敢来讲,只有他自己敢过来吧?

    哦,别人都畏惧主将,就你徐荣脸大?

    一旁的王修见状只是微微一拱手,就知机的暂且退下了。

    “只是略有不解而已。”徐荣见到周边无人,这才稍微解释了一下。“十年不见的良机就在眼前,我军又足有万人……利刃在手,杀心又岂能不生?”

    “说的好,利刃在手,杀心自起。”公孙珣当即颔首。“或者说,大军来此是干什么的?一万大军,辛苦集结起来花了我多少心思,动用了我多少人脉,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徐荣连连点头,其实这才是他最难以理解的事情……要知道,这只军队乃是眼前这位年轻县君辛苦万分七拼八凑出来的,比如自己这边,应该公孙珣动用了极大人情才换来的一次出击机会;又比如那些胡骑,多半是要花钱的雇佣军;还有那些辽东的民防、壮丁,若是不尽量打些大胜仗,难道回去后不需要对辽东太守高焉有所交待?

    所以照理来说,眼前的军中主将才应该是那个最迫不及待的人才对。但是,他偏偏按兵不动。

    “徐司马。”公孙珣扶着身前的几案继续叹气言道。“不是我推诿,实际上我恐怕才是军中最想进军的那个人,因为这只军队其实是我的私军,皆因我的个人私念才到此处……”

    “是!”徐荣毫不犹豫的再度点头应道。

    “但是,越是如此我越要小心谨慎。”公孙珣继续认真言道。“毕竟我不能让军中士卒因为我个人的私念而埋骨他乡。你想想,一万人,其中足足五千汉军,当日北出弹汗山乃是朝廷钦命,我都为死伤之众而日夜难眠,如今仅我公孙珣一人,那就更加背负不动了!徐司马……”

    “是!”徐荣居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我宁可在此枯守,然后无功而返、丧失良机为天下人笑,也不愿让一郡人哭……没有保全大军的觉悟,我又这么可能私自出兵呢?”

    徐荣沉默片刻,方才继续追问道:“莫非前方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不瞒徐司马,”公孙珣坦诚言道。“我之前是因为有内应才决定过来赌一把,然而坐原下来的太容易了,那守将的行为举止也太过奇怪,便不免起了疑心……”

    就这样,公孙珣又将哑哑可虑之事娓娓道来,并将自己的疑虑全盘托出……他其实也是想说服对方,毕竟对方本身就是这只七拼八凑杂牌军中实力第二强的人,而且本身还是汉军,如果他也选择无条件支持自己的话,那军中无论如何都不用担心再起什么波澜了。

    “明临答夫确实年逾七旬了,”徐荣蹙眉言道,“身体渐渐不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从大局来看,哑哑可虑和贯那部有所举动也是常理……不过,将军谨慎为先我也无话可说,您是想守株待兔?”

    “没错,”公孙珣终于将自己的打算摆了出来。“我准备再等几日,若是对方真有埋伏,那必然比我们耐心更差!”

    是了!这个道理徐荣当然明白……高句丽便是真的搞出了类似于前汉‘马邑之谋’的惊天巨幕,那国小民弱的他们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便是支撑不久!

    毕竟,想要捕获一万大军,即便是杂牌军,那高句丽人也必须要有三万到五万大军提前在前方布置好才行,而以他们的人口来论,基本上是需要国中总动员才可以做到这一步……而这么做,基本上会让整个国家的一切生产生活行动都陷入到停滞状态,并且还会对军事储备形成巨量的消耗。

    而他们消耗不起!

    这就是穷国、小国的悲哀!

    所以,真要是这么耗下去,最先忍耐不住的一定是高句丽人……而且,他们还肯定不可能放任汉军占据坐原,肯定会主动趁着大军集结发起反攻!因为如果坐原反过来落在汉人手里,那之前高句丽数十年辛苦扩张获取的辽河上游数百里沃土就会立即被汉人和扶余人给重新夺回去,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而这其实就是娄圭的所谓颇具妙计——守株待兔,然后随机应变!

    但是,所以说但是,这一切都是以公孙珣的无端猜度为前提的,十之八九是对局势的错误判断。而且,公孙珣也需要为这种无端猜疑付出代价……这也是娄圭所言的魄力了。

    当然,这个代价倒不是说他在这里一直按兵不动,会让真心搞政变的哑哑可虑和贯那部陷入危险之中。

    讲实话,贯那部死绝了都跟他没关系,蘑菇大王死了更好!

    真正的代价和压力来自于后方!

    首先一条,刚才就已经说过了,如果事后证明前面一片坦途,却只是因为公孙珣在此处耽误了大量时间,导致后来的军事行动无功而返的话,那‘为天下人笑’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其次,随着时间推移,抛开公孙大娘不说,辽东太守高焉也好、玄菟太守剧腾也罢,恐怕都会彻底醒悟过来,而他们会以两千石之位阶对公孙珣作出什么样的反应谁也不知道!

    高焉虽然懦弱,却是公孙珣正儿八经的主君,不需要前者狠下心来,只需要一个正式签署着他高焉太守大印的撤军文书送到,那公孙珣要么撤军,要么就要明白无误的负担起一个违抗军令的罪责……洗不掉的那种;

    至于剧腾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信使过来,徐荣走不走?说白了,徐荣来这里本身就是违背军令的……按照原来的想法,坐原这里碰一下,打不赢直接回去,屁事没有,而打赢了一路高更猛进,什么后果也都会淹没在重大的军事胜利中。

    现在呢?

    徐荣为何忍耐不住,公孙珣心里真没有点数吗?

    “伯进!”公孙珣说完打算后,又直接起身来到对方身前。“请你放心等待,我公孙珣就算是事不成,也不会让别人替我担责的……剧太守那里,我自然会告诉他坐原乃是你一力攻打下来的,有这个功劳在手,剧太守也不会为难你的!”

    “那将军你呢?”徐荣当即反问。“若是拖到需要坐原为我赎罪的时候,将军你又会是什么处境,没了坐原的功劳,你又如何向辽东那边交代!”

    “那就是我的事情了。”公孙珣执其手而劝道。“万事我自担之,只希望徐司马你安心再等几日,而若是高句丽人真不派兵来,我也一定不会再有拖延,届时必将身先士卒,务必在年前让战事有个结果!不过这几日,还希望徐司马多多配合,在此处严防死守,以防万一!”

    徐荣当即不再言语,转而躬身告辞。

    亲自将对方送出大帐以后,公孙珣看着外面一到傍晚就出现的薄雾,也是一时感慨。

    “令君!”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站在帐外的王修忽然出声。

    “何事?”公孙珣被吓了一大跳。

    “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情,正要提醒令君。”王修认真言道。“咱们粮草虽然充足,但主要都存放在辽河岔口大营中……”

    “这是何意?”公孙珣登时蹙眉。“你是说高句丽人会派遣奇兵突袭河口大营?真要是那样,我们距离大营不过二十里,骑兵须臾便至,多少高句丽人也能把他们拍死在辽河边上。更别说那里距离玄菟本土极近,玄菟那里最少还有三四千骑兵,不至于见死不救吧?”

    “我不是说高句丽人,我是说两位太守。”王修正色提醒道。“令君你想想,如果使者来营中,或许还会忌惮令君你的家世、威望、人脉,然后您强硬起来,他们说不定也是无能为力。可要是眼见着直接让你撤兵走不通,转而派人去接管后方大营呢?留守的士兵是认太守的使者呢,还是认吕县尉?届时两位太守把吕县尉抓起来,占据辽河岔口大营,然后不发粮草,我军也就只能自退了吧?!”

    公孙珣悚然而惊,但旋即干笑:“换言之,若两位太守真有使者来到坐原这里,那我要么急速进军向前,要么就只能全军而退了吗?”

    王修微微颔首:“届时恐怕并无第三条路可走,或者说使者到来后再想着强行拖延就不大现实了!”

    “娄子伯的守株待兔、随机应变……”

    “令君说什么?是要召子伯兄来吗?他不是刚刚奉令君命去试探那弥儒了吗?”

    “没什么!”公孙珣尴尬失笑。“且再等等吧……毕竟,这都四五日了,不是还没见到两位太守的使者吗?说不定高太守和剧太守给我面子,根本就没使者呢?”

    “令君不该有侥幸之心。”王修认真谏言道。

    公孙珣当即无言变色。

    ………………

    天色愈发变暗,而坐原的薄雾也例行散开,就在这个时候,数百里外的玄菟郡郡治高句丽城中,审配却是再度敲响了玄菟太守的官寺大门。

    “这审正南又来干什么?”剧腾本已经睡下了,却又无奈起身。“我敬他是河北名士,家中也是河北巨族,屡次给他面子,连徐荣私自调兵出去也没有追究,更没有发出文书追索,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烦我……”

    “要我说,府君何必理他?”一旁伺候剧透起身的小妻不由赔笑劝说道。“我听人说,那公孙珣是私自出兵,却走运打下了玄菟十年都没打下的坐原,然后却又顿兵在那里打不下去……府君此时以徐荣的事情拿住对方,逼那公孙珣撤兵,再把坐原握到自己手里,岂不是大功一件?”

    “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主意,一套一套的?”剧腾当即失笑。

    “郡中李郡丞的夫人找我说的。”小妻当即答道。“大军过万,直接从城外穿过然后去西盖马汇合徐司马,又去打了坐原,算算这都七八日了,什么消息满城不都传遍了?”

    “李郡丞的心思真是可笑,你也是鼠目寸光。”剧腾闻言再度失笑道。“你明日去告诉李郡丞,这样做固然能拿下坐原的功劳,却未免失了面子,得罪了在这塞外势力广大的公孙氏和辽西赵太守……其实,这件事最着急的人应该是那公孙珣的顶头上司辽东高太守,职责所在,这个恶人他是非做不可!而我呢,我只要安安静静等他高太守的文书到来,然后自然会发力让公孙珣老老实实撤兵,并以徐荣的事情为说法把坐原的功劳给拿过来……”

    “我知道了,”剧腾小妻当即反应了过来。“这样万般好人都是府君来做,什么名士、什么世族、什么同僚都不得罪,功劳却逃不出您的手心。”

    “没错。”剧腾也是喜笑颜开。“所以啊,这审正南也是以礼相待的……不必戴冠了,你且等我回来,我这就去好言宽慰他,以示尊重。”

    小妻当即曲身行礼。

    “正南,你连夜来访所为何事?”剧腾也不带冠,直接拖着木屐披着外衣就来到了因为烧着地龙而暖洋洋的外厅中。“尽管道来!”

    “府君!”审配扶着刀,见到剧腾后更是直接躬身大礼参拜,而他身后则跟着一名吏员打扮人物,灯火刚刚点燃,黑漆漆的一时也看不清表情,见状也是赶紧无言下拜。“这些日子,我审配深受府君款待,今日要与府君离别,所以专程前来告辞。”

    剧腾登时精神为之一振,也不顾问对方身后那人是谁,便直接坐下询问:“正南何事要走,去什么地方,坐原还是襄平?”

    “都不是。”起身后的审配正色摇头道。“不过到底去什么地方,剧府君问过我身后这位便知道了。”

    剧腾这才有些恍惚的看向审配身后那人:“你是何人啊?”

    “回禀剧府君,”那人赶紧再度行礼解释道。“外吏乃是辽东郡兵曹掾王安,奉我家高太守之命前来递交文书……”

    剧腾当即恍然大悟,原来说文书文书就到!

    好吗,可算让自己等到了……这高焉也真是能拖,公孙珣从辽东领兵走了这么长日子,他才把文书送到!

    但不管如何,那审配要走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坐原那边自己也只好笑纳了。

    “呃,”

    都到最后了关头了,剧腾当然不会不给审配面子,所以他先是为难的看了审配一眼,这才一脸无可奈何的看向了这名吏员。“文书何在啊?”

    这位辽东兵曹掾看了审配一眼,却低头不语。

    剧腾无可奈何,只能再度追问:“王兵曹,敢问你家高太守的文书何在?”

    “在我这里。”就在这时,审配忽然向前一步,拦在了剧腾与王兵曹之间。

    剧腾当即醒悟……感情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不过,事到如今,如果审正南再给他耍什么名士豪气之类之类的,那他也不准备惯着对方了……坐原的功劳他是绝对不会让出去的。

    “既如此,”一念至此,坐在太尉椅上的剧腾不由侧过脸不去看对方,并伸出一只手来。“两千石之间的文书事关重大,还请正南将文书交与我……莫要误了公事。”

    此言一出,耳边果然传来窸窣之声,俨然是审配正在腰间解系什么东西……这倒是让剧腾稍微满意了一些,看来这千里赴任报恩的河北名士,也不过如此嘛!

    然而,当剧太守手中猛地多出一件事物以后,他却当即变色,并回头喝问:“审正南,你这是何意?!”

    原来,审配居然是将自己的佩刀解开递给了对方。

    “剧府君,我之前便说了,在下是来告辞的。”审配正色拱手言道。“但既不是去坐原也不是回襄平……不瞒你说,高太守那盖了大印的绢帛文书正在我的腹中,您来取文书,顺便送我一程,却是两全其美。”

    剧腾目瞪口呆,半响才愕然反问:“何至于此?!”

    而不等审配作答,这剧太守又隔着刀鞘将刀子指向了一旁的辽东王兵曹:“你来说,这文书到底在哪里,他是在唬我不?”

    “回报剧府君,”那王兵曹有气无力的言道。“文书确实在审县丞的腹中,外吏傍晚时刚来到高句丽城就被审县丞给带人拦住了,我是亲眼看见他吞下去的!”

    听完此言,剧腾哪里还不知道审配的打断,于是当即邪火上头,干脆利素的扔掉了刀鞘,露出雪亮的刀刃来:“审正南,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剧府君。”审配面无表情,居然直接解开自己衣带,然后昂然迎着刀刃跪在对方身前请罪道。“身为辽东治下县吏,私藏两位太守之间的公文,本就是死罪,我审配无可辩解,故今日府君真要是剖我腹取书也是我咎由自取……但是剧公,文书取出后必然已经是血迹斑斑,再难验证,还请你不要擅加揣测上面的意思,然后做出多余举动。”

    剧腾怒极反笑:“我不晓得公孙珣在洛阳做下何等大事,只是在此处知道,他一个黄口孺子,私自出兵却又困顿在坐原不敢趁势而下,徒惹人笑……连我小妻都笑话他无能,如此可笑之辈真就值得你赔上性命吗?!”

    “剧公此言差矣,”跪在地上请罪的审配不慌不忙。“公孙令君是何人物,我恰好与剧公你见识相反……他为何在坐原按兵不动我不清楚,但以我在洛中对他的所见所闻来看,他绝不是无胆之辈!无胆之辈不敢拖着王甫的尸首行走于铜驼大道上!无胆之辈也不敢在脱险离城之后又孤身入尚书台与凶势滔滔的曹节对质!所以依我看来,公孙令君在坐原按兵不动,必然是有他的一份考量!”

    剧腾冷笑不语。

    “而且不管如何,”审配继续从容说到。“天下人都知道我审配在我家陈公举族有倾覆之危时受了公孙令君的大恩,此恩不得不报。而如今,公孙令君将后方托付给我,本就是要在两位太守这里有所为,若今日放任剧公借此文书断令君粮道,我审配将来又有何面目立足于士人之中呢?还是那句话,书在腹中,剧公尽管取之,而且此事是我咎由自取,我便是死了,也只会感激剧公全我名声!”

    言罢,审配叩首再三,以示罪身。

    剧腾咬牙失笑再三,但终于还是将手中刀子给插回到了刀鞘中……只是他手臂微颤,插了好几次才放回去。

    “起来吧!”刀子装入鞘中后,剧腾满脸冷笑的将其扔到了地上。“我真杀了你,与我有什么好处?你审氏是冀州大族,陈氏是徐州大族,公孙氏是幽州大族,然后我一个青州人为了一个区区坐原的功劳就把你们三族得罪到死,还要不要在士人中混了?!再说了,就算是此时不取,这坐原的功劳也迟早是我的……为此事杀你,不值得!”

    审配面无表情的起身束起衣带,又从容配上刀子,然后拱手拜谢。

    “记住了,”剧腾满心无力的挥手道。“以后辽东再来文书,你随便烧了便是,吞下去容易闹肚子……换言之,以后别来见我了!”

    那王兵曹见机就要离开,却不料被审配一把拽住,然后后者依旧昂然立于厅中。

    “这是何意?”剧腾登时无语。“审正南,你还要作甚?!”

    “回禀剧公。”审配昂首扶刀答道。“外臣深受剧公礼遇,又受剧公不杀之恩,不能不报!”

    剧腾当即耻笑不止:“你如今如何报我?”

    “剧公已经准备不再干涉我家公孙令君在坐原的行动了?”审配认真问道。

    “我怎么敢?”剧腾一时气急。

    “那剧公是准备等此事平息后再收取坐原的功劳?”审配继续追问。“反正我家令君无论是否再有斩获,坐原都是有了的,对否?”

    “那又如何?”剧腾无言反问道。“我已经替你们无视了高太守的文书,换取这个功劳不行吗?你还要我如何?”

    “可是剧公,”审配正色建议道。“既然你已经准备放弃此时干涉,转为从战后分功,那为何不助我家令君一臂之力呢?他在前线越有斩获,你不是越能有所分润吗?”

    剧腾目瞪口呆,良久方才反问道:“你的意思是,他拐走了我一千五百人马,我不追究他责任,还要我反过来为他追送援军?!”

    “有何不可呢?”审配依旧认真劝说道。“我虽然不清楚我家少君为何在坐原按兵不动,是因为兵少呢,还是因为担心埋伏……但无外乎就是这两件事情。而剧公手中,最少还有三四千精锐可以调动,而按照惯例,玄菟的军马本就该是用来对付高句丽人的,那为何不能送到坐原那里呢?辽河岔口大营那里,我们可不缺军粮……去一趟又何妨?”

    “但是……但是你家令君会让我做主帅吗?”剧腾当即反驳道。

    “不会!”审配当即否认。“我家令君辛苦拉出来上万大军,又是他打下了坐原,凭什么剧公做主帅?您要是真去夺权,怕是其余万人会一哄而散……”

    “那我……”

    “不吃亏啊!”审配昂然打断对方。“反正剧公已经不准备帮助高太守召回我家令君了,那为何不反过来试着助我家令君一臂之力呢?剧公可以让你的军队只到坐原嘛……事不成,你也能提前守住坐原,事成你可以分润更多功劳!”

    剧腾先是茫然,后是恍然……是了,对方这是拿坐原为抵押,来向自己借兵!而自己之前想着借高太守的名义逼迫公孙珣撤兵,不就是为了提前把坐原拿到手吗?

    这里面的区别无外乎是得罪高太守还是得罪公孙氏的问题!可是自己已经被审配用性命逼着先行得罪了高太守啊!

    既如此……借出援兵?!

    试一试嘛,反正不吃亏!

    山间的雾气已经彻底散开,夜到三更,对审配在玄菟的神操作丝毫不知情的公孙珣此时根本没有睡觉的意思,而是在和娄子伯在大营高台上一边打着动物牌,一边对局势继续进行无稽的猜度。

    “弥儒怎么样?”一局战败,公孙珣不安的扔下了手中木牌。

    “他越来越着急,”娄圭略显无奈的言道。“越来越失控,只是不停催促我们出兵,有可能是前方确实有埋伏,他担心高句丽人撑不住……”

    “也有可能是在担心自己哥哥会暴露,然后有灭族之忧。”公孙珣补充道。“所以还是不好说。”

    “侦骑也没有太多效果。”娄圭愈发无奈。“撒的近的没什么结果,撒的远的那几个侦骑倒有三个没回来的,却不知道是真有埋伏还是迷路了。”

    “是啊,地形不熟。”公孙珣不由叹道。“千山山脉将辽东和高句丽分割开来,平日里只有参客、珠客能走,能行军的大道只有此处,却因为坐原的存在阻碍交通十余年……前面的地形究竟如何,不能拿哑哑可虑之前的情报为准。”

    “说到底,还是哑哑可虑此人,咱们之前太大意也太轻率了,以为有他在,那情报必然无忧……可一旦起了疑心,之前自以为掌握周全的东西就都不可信了。”

    “还是要把侦骑撒远一点。”公孙珣仰头望着头顶越来越圆的月亮,也只能如此说了。“然后,若是高句丽人真有什么打算,他们一定比我们更加难以忍耐,咱们再等等……再等等……钓鱼是要有耐心的。”

    …………

    “月亮越来越圆了。”九十余里外的横岗(后世赫图拉城),当几名值夜士兵挪开拒马的时候,一名腆着肚子的高句丽贵人趁机愁眉苦脸的看着头顶月亮感慨了起来,却正是哑哑可虑。

    “可虑公,咱们赶紧进去吧!”旁边一名山羊胡子的高句丽贵人不由冷笑催促道。“别看月亮了,难道要莫离支等我们等到过年吗?”

    哑哑可虑无奈叹了口气,于是当即下马步行走入了占地极为惊人的高句丽大营,而刚才那名出言催促的贵人却是依旧骑马而入。

    “可虑、畀留,之前就听到卫兵说你们都来到营门前了,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到?”一刻钟后,灯火通明的中军大营里,正在喝人参鸡汤的一名矮小老头听到声音后不由抬起头来,俨然正是高句丽之前数十年的当权者,出身椽那部的高句丽莫离支明临答夫。

    “莫离支!”

    哑哑可虑和于畀留一起下跪问候,而后者也是当即解释了一下:“莫离支,可虑公不知道发什么疯,局面都成这样了,还步行入营,我没有办法,只能随行!”

    “算了。”须发皆白的明临答夫放下汤碗,然后认真言道。“我招你们来的意思你们应该也明白了……四万大军,我们总共才四十万人口,再这么下去国家就撑不住了!”

    “莫离支……”哑哑可虑一脸忧虑的劝说道。“再等几日,我把我儿子派过去,一定把对方引诱出来。”

    “再等几日是多少天?”明临答夫盯着对方反问道。“对方要是还不来,我们大军就要自溃了!便是他过几日真信了,然后引兵过来,再走上三天,然后再打上三天,我们还有余力去拿回坐原吗?为了这一仗,女人们都去跟松鼠争食了!奴隶中,甚至国人中,年长的人也都被我们放逐到野地里了,再这么下去奴隶会造反,国人会失控,贵族会内乱……”

    “一开始就不该听可虑公的异想天开,什么汉人的马邑之谋……马邑之谋成了吗?!”山羊胡子的于畀留愤然起身朝身边的哑哑可虑责问道。“只有你读过汉人的书吗?”

    “当日你们也都同意的!”哑哑可虑不由挺着肚子着急反驳道。“莫离支身体不好,大家都担心汉人届时生事,才想着用这种法子先行削弱汉人,以求二十年安定……”

    公孙珣的疑虑居然是真的!这哑哑可虑根本就是个出去钓鱼的高句丽老渔夫!

    “事到如今说这些干什么?”瘦小的明临答夫一句话就制止了国内两大族族长的争端。“畀留!”

    “在!”

    “趁着还有足够一搏的粮食,趁着大军尚在……咱们立即兵发坐原,以绝对兵力趁其不备将坐原夺回来,然后解散青壮,以常备军死守坐原!”明临答夫如此吩咐道。“两翼的埋伏也都撤掉,准备随我一起进军!”

    “喏!”可虑和于畀留一起拱手。

    “可虑,这话不是跟你说的。”明临答夫不由蹙眉道。“两翼大军全都交给畀留指挥!”

    话音刚落,账外便闪进来四五名铁甲军士。

    哑哑可虑面色苍白,但终于还是在眼前矮小之人与身旁于畀留的注视下缓缓点头:“我知道了,这此徒劳失去坐原是我的过失,我这就解掉佩刀,回王城待罪,再不过问政治。”

    “不必了。”明临答夫依旧蹙眉。“坐原一战还需要你出力,你随我一起出征。”

    可虑茫然不解,却也只能颔首。

    —————我是擅长钓鱼的蘑菇牌鱼线—————

    初,配为襄平县丞,使过玄菟郡。玄菟太守北海剧腾异之,结为亲友。戏谓配曰:“以县吏而交二千石,邻国君屈从陪臣游,不亦可乎!”配笑而不答。及中原大乱,腾客死他乡,家中凌散,皆配悉心收拢。——《世说新语》.德行篇

    PS:还有新书群684558115大家可以加一下。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