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南美做国王 > 第五章 动员

第五章 动员

推荐阅读:抗日之神枪手娘娘带球跑了!诸夏纪武极狂神都市仙帝神医我真是个富二代牧神记(牧神纪)寻尸人逆天枪帝大叔,轻轻吻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重生之家有宝贝大首长,小甜妻修行在万界星空透视仙医更多推荐小说>>
    晚上,天刚刚黑,矿场里的太平军已经吃好饭,精神饱满的站在空地,等待李明远发出进军的命令。

    “兄弟们,昨天我们在天父的指引下俘虏了矿场的血腥剥削者,现在我们将要出发解救其他还在受苦受难的兄弟,告诉我,你们有信心打败秘鲁人吗?”

    “有,”下面的士兵发出震天的声音。昨天发动暴动,太平军只死了不超过十人就打到了秘鲁监工,而且今天早上,世子又买到一大批武器,现在他们手里拿的火枪比秘鲁监工的还要好,昨天手上没有什么武器的情况下,华工就俘虏了全部的秘鲁监工,现在火枪比他们还要好,又怎么可能打不过他们。

    虽然只过了一天,可是李明远在普通太平军眼里完全不同,以前的时候,他们也会尊重李明远,不过那是因为李明远是侍王的儿子,他们因为尊敬侍王才对李明远比较好,

    可是一天之后,情况完全变化,先是李明远带领大家暴动成功,然后今天早上又给太平军带来了大量的武器,如果说昨天起义还有些占巧的成分,可是今天的事就不能用常理来说明了,包括陈国柱在内的老太平军士兵都相信李明远,得到天父的指引才能够取得成功,对于李明远说的话,不用考虑,下意识的认为是正确的。

    太平军士气高,李明远很满意,现阶段太平军还处在不利的位置,只有把所有的华人聚集在一起,才可能在后面秘鲁人的反攻中存活下来。

    杜拉亚矿场距离李明远所在的矿场大约四十里,里面大约有三千华工,

    李明远把首要的攻击目标对准杜拉亚矿场,不仅是因为它距离近,最主要的原因是杜拉亚作为秘鲁在硝石产区的后勤基地,储存了大量的物资,打下杜拉亚,太平军就可以获得一个牢固的落脚点,然后把四周的华人劳工武装起来。

    凌晨三点钟,杜拉亚矿场外的树林里,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响起。

    “世子,各营士兵已经到位。”树林边缘,陈国柱沉声报告道。

    “躲在树林里不要出声。”李明远观察着前面的矿场道。

    陈国柱轻步往后面走去,

    “都不要动,防止被秘鲁人发现,”陈国柱边走边警告道。

    士兵互相传递,后面的士兵很快安静下来。

    “小山,带领侦查连,干掉矿场四周的哨兵。”

    “是”王小山敬了个军礼,小步跑到侦查连的阵地,带领士兵出击。

    杜拉亚作为后勤基地,驻扎了一千人的秘鲁正规兵,和上次的监工不同,要吃掉他们,李明远要花费不小的力气。

    “李三斗,陈国柱,张安松。”

    “到,”被点到名的三人小声应答。

    “陈国柱,张安松,你们的营担任主攻,马上我把炮排和半个机枪排派给你们,两个小时内,给我拿下矿场正门。”

    “保证完成任务。”陈国柱和张安松大声道。

    “李三斗,带着你的营和三挺机枪堵住山谷入口,防止山谷驻军增援。”

    “世子,放走一个秘鲁兵,我提头来见。”

    “李叔,秘鲁驻军大部分在山谷里,只有堵住他们才能给陈叔攻占矿场提供时间,所以希望兄弟们顶住攻击。”李明远郑重道。

    “世子放心,老李也是打过十几年仗的人,这些秘鲁人想突破老李的防线,还要再学几年。”

    “山谷防线就拜托李叔了。”

    李明远向李三斗鞠了一躬。

    树林里静悄悄的,李三斗带着手下士兵已经赶往山谷布置阻击阵地,陈国柱和张安松也带着部队摸向矿场大门。

    矿场大门外,几个鬼魅般身影在黑暗中迅速移动。

    “扑哧”一声,一把尖刀捅在一个哨兵身上,身后的侦查连士兵右手捂着他的嘴,拖着哨兵的身体往后退。

    “啪”一声枪响,打在哨兵刚才站的地方,

    “不好,敌人有暗哨。”

    不用探路士兵提醒,王小山已经知道。

    “你们两个带人把暗哨干掉。”偷袭不成,只能强攻。

    “是”身边的班长,招呼了各自的士兵,匍匐着身子往前去。

    暗哨开了两枪,就被后面赶上来的侦查连士兵干掉,可是暗哨的枪声已经惊动了矿场里的秘鲁军队,再想像上次那样轻而易举的夺取大门就不可能了。

    “大牛,给世子通报,偷袭失败,让世子派兵增援。”

    “是”

    杜拉亚矿床一处华工营地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大汉,悄悄的在石块上摩一块铁棍。

    “罗大哥,我们手无寸铁,你即使把铁棍摩成铁枪也打不过秘鲁人。”帐篷里一个华工开口道。

    “闭嘴,难道你还没受够苦吗?老子宁愿跟着罗大哥和秘鲁人干一仗,也不要活着受罪。”

    “你们两个别吵,”精壮大汉用余光斜瞥两人一眼,两人都不再说话。

    汉子放下手中的铁棍,郑重道“秘鲁人不把我们当人看,从大陆过来,一千人死了一大半,你们还没受够吗?”汉子的话声越来越大,附近帐篷的华工也偷偷跑出来听他说话。

    “咱汉人有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要求不高,不要求成王做将,不过要是让老子像猪狗一样死在矿场里,老子决不愿意。”汉子顿了顿,扫视一眼四周的华工:各位都是响当当的汉子,愿意不愿意跟老罗一起干。

    “奶奶的,我早就受够了,头断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罗大哥,赵云山跟你干了。”

    “算上我一个,反正老子也活够了。”

    看着群情激愤的华工,汉子招手制止下面的声音:弟兄们,现在我们打不过秘鲁军队,所以我们要慢慢发展力量,等到他们疏忽的时候,我们再一举起事。

    汉子名叫罗林山,在原本的历史上,1870年的时候,罗林山带领华人矿工发动暴动,不堪忍受的华工纷纷加入他的队伍,人数从几百人扩大到几千人,甚至一度打到秘鲁沿海重镇巴郎卡,最后因为敌我实力差距过大,华工被剿灭,罗林山也被杀害。

    虽然这次起义失败,不过秘鲁政府对华人的看法大为改变,华人的社会地位提高不少。

    “罗大哥,大门处有枪声,监督我们的军队大部分被带走了。”

    放哨的华工急匆匆跑回来。

    罗林山仔细一听,果然听到枪声,而且枪声越来越密集。

    “弟兄们,天赐良机。秘鲁人都被调走,我们的机会来了,大家跟我冲出去。”

    罗林山带着华工歼灭留守的小部分秘鲁军队,夺下十几支火枪,带着汇聚的华工向枪声最激烈的地方赶去。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