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正文 第三章 往事如烟

正文 第三章 往事如烟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因为诊疗部人满为患,左右的位置上都坐满了人,所以唐宾只能先抱起唐心,然后坐到周晚晴的位置上。

    结果,他两手一伸去抱唐心的时候,手背不可避免的在插到小公主腋下的时候碰触到了嫂子的身体。

    而且,因为天热的缘故,周晚晴本来就穿的单薄。唐宾这一碰,顿时觉得满手背都是一片舒软,碰触到的地方正是周晚晴鼓囊囊的胸部,由于哺rǔ过的原因,周晚晴的胸部异常饱满,足足有36D以上,并且可以明显猜到她穿的是那种非常薄的胸衣,因为唐宾的手背很清晰地感觉到了那一处凸点。

    两人之间的身体接触,只是在瞬间发生,持续的时间都不到一秒钟,但唐宾还是有一刹那的失神。周晚晴的脸上常人难辨的红了一下,看向唐宾的眼神稍稍有些嗔怪。

    唐宾不敢与嫂子对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抱起唐心然后坐到嫂子让开的座位上。

    周晚晴站起来后在地上跺了跺有点发麻的腿脚,看着坐在唐宾怀里高高兴兴的女儿,柔声道:“那你们在这,我刚好去上个洗手间。”

    看着她穿着水蓝sè的凉鞋优雅的走出诊疗部,唐宾这才将浮动的心收了回来。

    这时,边上的中年妇女笑眯眯地说道:“小伙子,看你哄小孩子真有一套,肯定在教育孩子方面也很有经验吧,是专门培训过的吗?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你就是孩子的爸爸了!”

    “孩子的爸爸?”

    唐宾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锥心的痛!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唐心的爸爸是唐宾的亲大哥,比他大三岁,名叫唐峥,两兄弟感情非常好。

    本来那时候计划生育,是没有唐宾这个人的。可是唐宾的父亲很想要有个女儿,就不顾政策又偷偷怀了一胎,等生下来的时候才知道又是一个小子。

    虽然因为这件事被狠狠罚了一笔,不过当时唐家的经济条件不错,唐宾的父亲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高管,他妈妈是一名教师,收入也不错,所以并不是很在乎那点钱。

    后来唐宾的哥哥结婚,对象就是当时十里八乡都出了名的大美人周晚晴。

    两个月后,周晚晴就有了身孕。但就在怀孕7个月,她已经在家中待产的时候,唐家发生了惊天大地震。唐峥开着私家车,把父母接到江州去看儿媳妇,可是在路上不幸遇上了高架桥塌方事件,而唐峥的车子正在事故车辆当中,唐宾的父母当场就没了。唐峥当时还残存了一口气,然而也正是这一口气,将唐家本来还算丰厚的家底掏了个干净。

    当时的唐峥,全身脏器多处破损,光是每天的医疗费就是一个普通人家无法承担的数字。一开始以为医疗费用zhèng fǔ会来承担,可是等到周晚晴将房子卖了积蓄也花完了,等到的结果却是zhèng fǔ象征xìng地陪了每个人五万块钱。三条人命就是十五万,可这些钱哪里够用啊,光是支付每天的高额医疗费就只能支撑一个多星期。至于亲戚朋友什么的,知道他们家这么个无底洞,借出去的钱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最多也就借个千儿八百,多了哪里肯借……

    最终唐峥还是走了!

    事故发生的时候,唐宾正在江州大学上大二。从天而降的噩耗瞬间打破了他平静而充满诗意的大学生活,一度生活在了无生趣的浑浑噩噩当中。可当时哥哥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父母的后事也需要有人cāo办,嫂子又大腹便便行动不太方便,所以一应事务全都需要他一个21岁的年轻人来承担。

    一个月之后,哥哥唐峥去世,唐家一贫如洗,还欠了一屁股债,留下一个马上就要生孩子的嫂子。

    那是哥哥留下的老婆孩子,也是唐宾在世上唯一剩下的骨肉至亲,他不可能扔下她不管。曾经他想就此放弃学业,靠打工支撑起这个破碎的家,但嫂子坚决不同意,一定要他读完大学。两个月后,嫂子周晚晴诞下女婴,取名唐心。

    看到唐心,唐宾就仿佛看见哥哥的生命得到延续一样。坐月子的那段时间,嫂子的母亲一直陪在身边,也时不时的在经济上接济一下,可是周家本来也不算富裕,被唐峥这么一拖,也差不多拖去了半条命,如今的小孩子养育起来又特别费钱,从那时候开始,唐宾就一边上学一边发了疯的四处打工。

    在学校里勤工俭学赚不了多少钱,唐宾就去外面找工作,特别是休息rì和晚上时间的工作。

    摆地摊、送牛nǎi、酒吧服务生、推销员、骑着三轮车给人拉货……这些全都干过,从早到晚除了必要的上课,其他时间在学校里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这样一天下来,也能赚个两三百块,如果运气好的话还有更多……

    可以说从小到大,唐宾从来没有这么苦过。可是每次看见在妈妈怀里嗷嗷待哺,又或者咯咯欢笑的小唐心,他觉得一切都有了回报。

    如今一晃三年多过去了,自己毕业工作也快将近一年,唐心也会缠的自己说:叔叔,给心心讲故事!

    虽然每天都过的挺辛苦,但是自己小时候没吃过苦,唯一的小侄女自然也不能让她吃苦……

    生活的一幕一幕如同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过。

    这时,唐心在他腿上晃动一下说道:“叔叔,心心要上厕所!”

    “呃……”唐宾从回忆中脱离出来,看了看盐水瓶,发现还有半瓶的样子,但是嫂子说去上洗手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于是说道:“妈妈还没回来,你能忍一忍吗?”

    “憋不住了,憋不住了!”唐心一个劲的摇头。

    “好吧!”

    唐宾打算带她去上男厕所,反正三岁多的小女孩进了男厕所,也没有什么关系。于是拿了盐水瓶举在手中,一手牵着唐心,让他自己走。

    刚刚出了诊疗室门口,才转了一个弯,就见到了嫂子周晚晴。

    不过,她正被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拦着,那人看上去三十来岁年纪,一副社会jīng英的样子,手舞足蹈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唐心就走上去叫了一声:“妈吗,心心要上厕所。”

    那男人看见唐心顿时怔了怔,然后脱口就说道:“啊,你真的有个女儿?”

    唐宾就把手里的盐水瓶交给嫂子,让她带着心心去女厕所当然更方便一些,然后随口问了一句:“嫂子,这是你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嫂子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在说话,唐宾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在胸口堵了十七八块破布一样。虽然他很努力的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心里绝对不平静,他真怕嫂子会冒出来一句:这是我男朋友!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