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十七章 狠狠的爱我

    周晚晴情不自禁的轻摆娇/臀,碾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努力让那一处快感来得更加强烈一点,唐宾则随着她的律动,不断地挺动自己的虎腰,每一次狠狠的进出,都像是有什么心灵深处的东西被打破,碎成片片粉尘,然后再聚合重生。

    “嗯,嗯……嗯……”周晚晴每一次碾磨都会情不自禁发出一声鼻吟。

    唐宾仰起上身,将头部深深地埋在嫂子的玉/rǔ之间,双手紧紧抓着她的两片玉/臀,拼命的按住了挺动!

    周晚晴已经彻底狂乱了,秀发飞舞,仰首长吟。

    “嗯……小宾,小宾,快点,再快点……”她的两条**使劲夹着他的腰/臀,手臂紧紧捧着他的脑袋,用尽全身的力量甩动娇/臀尽情吞吐。

    “哦……哦……”

    一阵连续的娇/啼,唐宾感觉到她的下/体急剧抽搐,一股股滚烫的浪/水喷薄而出,里面的存在却像一个漩涡一般紧紧的咬住自己,周围的腔壁/肉急剧的刺激他的小脑袋,让他的热棒棒一下子涨到了顶点,紧紧抵住了那一处缺口。

    “嫂子,我要来了……”

    “没事,安全期!”周晚晴只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话,因为他滚烫充涨的龙头正顶在自己的子/宫/口,让她一阵又酸又麻,情不自禁又快到了yù望的巅峰。

    “吼——”

    “啊——”

    唐宾jīng/关一松,大股大股的生命jīng华喷薄而出,一颤一颤的大龙/根狠狠的点在嫂子的子/宫/口上,让她在一瞬间的酥麻之后,也随即冲上的高空。

    事后,两人保持着最后激情的姿势过了良久,虽然全身都是汗,可是谁也不愿就此分开。

    “嫂子!”唐宾埋首在周晚晴丰盈的rǔ/肉上轻声呢喃。

    “别叫嫂子,今晚,我是你的女人!”周晚晴闭着眼睛说道,身体还在感受高/cháo后的余韵,他的男/根依然留在她的体内。几年了,她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充实过,每当夜深人静,yù望来临的时候,她只能自己抚慰自己,可那毕竟只是身体一瞬间的释放,释放过后就是无尽的空虚,以及无人看见的哭泣。

    “我……我抱你去洗澡!”

    唐宾托着她的柔臀挪到床沿,就想这么结合着走去卫生间。

    周晚晴脸sè绯红,娇嗔道:“坏蛋,还不肯出来!”

    唐宾是不愿意出来,可是随着他站起来的动作,那根恢复成软糖糖的东西还是不由自主的滑了出来,顺带着一抹液体滴落在地板上。

    “呃——”唐宾的脚步顿了顿,周晚晴抱着他的脖子娇笑了一声,红着脸不敢看他。

    洗干净之后,两人赤果果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丝被,周晚晴靠在唐宾的臂弯,轻声问道:“小宾,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

    唐宾搂紧了她,道:“怎么会呢,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是最珍贵的,最爱最爱的嫂子!”

    周晚晴幽幽的说道:“可我终究是你的嫂子,我们这么做是错误的。”

    “不,我们没错!对,你是我嫂子,但更加是我的爱人。嫂子,你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守一辈子寡,你也需要爱情,我爱你,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深深爱上了你,我的生命,就是为你而活!嫂子,如果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会疯掉的……,刚才……刚才一进门,我还以为你……,我真的想马上死掉算了。”唐宾说道。

    听到他提起刚刚自己在床上自/摸的事情,周晚晴满目羞恼,可是听着他的绵绵情话,又说不出的欢喜,她这个嫂子对小叔子也早就有了非一般的情感,甚至连自己以前的丈夫也没有这么强烈过。

    她跟唐峥从相亲到结婚,再到天人永隔,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而那时的她,对感情也是懵懵懂懂,直到变故突生,一路与她朝夕相处彼此依靠的反而是这个小叔子。虽然唐宾比她还小一年,可他就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支撑着她的天空,在她的心目中,他是家中的顶梁柱,是家中唯一的男人,也是她现在唯一爱的男人。

    “可是,叔嫂相恋,始终是大忌,特别在农村会被一辈子指指点点。小宾,你还年轻,前途一片光明,嫂子不能拖累你。”周晚晴说着就掉下了眼泪。

    “我不管这些,没有你,我的前途不会光明,只有死亡。再说,这是我哥欠你的。是我唐家欠你的,不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所以我一定会照顾你,还有心心,一生一世。”唐宾吻着她的眼泪说道。

    唐宾这么说,虽然周晚晴心中感动,但是更加不想让他为难,在心中暗暗寻思:“小宾,我知道你对我好,可越是如此,嫂子越不能自私,虽然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是生活不是那么简单,外面的流言蜚语就会让我们寸步难行……最多,最多嫂子给你当情人,一辈子都不嫁人,等哪天你厌了,倦了,嫂子就带着心心离开,到时候你可以组建自己的家庭,嫂子在心中默默祝福你……”

    如此想着,周晚晴心中一阵绞痛,眼泪也越流越多……

    “嫂子,你怎么了?”

    “小宾,爱我,狠狠的爱我……”

    片刻之后,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摇晃声,还有周晚晴摆动着两条光洁如玉的美腿,鼻息中发出压抑已久的呻吟声……

    第二天,两人一直睡到rì上三竿才起床。

    昨晚的时候,唐宾已经从嫂子口中知道,唐心的外公外婆想外孙女了;所以,昨天上午就把唐心接了过去,要到明天才会去接回来。

    周晚晴去厨房准备早餐,唐宾则去旅行箱中取出了那条专门嫂子准备的施华洛世奇水晶项链,从她身后抱着她,亲手为她戴上。在买项链的那一刻,唐宾可从来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送给她。

    “好漂亮,谢谢!”周婉晴回首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却被唐宾适时捕捉到了她的红唇,紧追不舍,顿时在厨房上演了一幕法式亲吻。

    “好了,菜糊了!”她推开他,脸上满是娇羞,心里却全是甜蜜。

    三年了,这是她真正开心快乐的时刻,这才像是一个家,充满了爱和温馨的家。

    这一天,两个禁忌相恋的男女,在小房子的里里外外,到处留下了爱的痕迹……

    “小宾,不行了,嫂子要被你玩死了!”

    “那……最后一次,然后我们就睡觉。”

    “不行不行,再这样,嫂子以后都不给你碰了,啊……,嘶……,小宾,不要,不要,哦……真的,真的是最后一次……”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