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小姨子的小内内

    “嗷”的一声,车厢里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男人都不自觉的下体一紧,装修工疼的蜷缩在地。周晚浓的彪悍不止于此,又抬起高跟凉鞋,接连在他腿脚上狠踹了两下,这时不知哪里挤出来两个中年女人,也过去猛踩了两脚,据说刚刚也被摸了屁股,只是没找出来是谁,这下就全算在装修工的身上了。

    其实装修工也倒霉,那两女人根本不是他摸的,谁知道摸她们的是谁;而且实际上那个公司职员也并不是很清楚是不是他对周晚浓下的手,只是因为被唐宾这个猛人逼迫,随便指了个人,结果好巧不巧就点中了。

    车厢里的人七嘴八舌,有说扭送派出所的,也有说打一顿扔下车的,更多的人则是担心公交车晚了耽误回家,最后唐宾和周晚浓也不想去派出所,就直接让那人下车了,如果到了派出所,那人要求验伤什么的,到时候更吃亏!

    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周晚浓一进门就赶紧去了卫生间,她的小内内现在还湿糊糊的,幸好出来的时候带了换洗的衣服,不然得难受死。她将自己脱了个jīng光,站在镜子面前,伸手到下面摸了一把,手指上顿时濡/湿了一片,赶紧甩了甩放到水龙头下面冲掉,一边嘴里碎碎念的自语:“要死了,要死了,怎么那么多水……,该死的唐宾,这全都怪你……,可是看在你公车上这么维护我的份上,本姑娘既往不咎……就是丢了初吻太亏了,不对不对,这不是我的初吻,这不是我的初吻……”

    周晚浓一边念叨着一边走到淋浴蓬头下面去冲澡!

    唐宾放下东西进了厨房,看见周晚晴正系着围裙忙碌,就从背后抱住她,凑过去亲了一口,周晚晴回头嗔怪地看了他一下,道:“别闹,我妹妹还在外面呢!”

    唐宾小声道:“她正在洗手间呢!”

    说着又凑过去索吻,周晚晴拗不过他,就嘟着嘴让他轻薄了一番,然后赶紧推开他,要是被妹妹发现自己和唐宾两个人这样的举动可就糟糕了!可是因为这样偷偷摸摸的亲吻,却让她有一种特别心跳的感觉。

    本来晚上的菜是等着周晚浓过来烧的,只是她今天来的晚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让她没了心情,所以这一次她却是没动手,洗完澡之后陪着唐心看电视,等到周晚晴弄好了菜之后一起吃饭。

    餐桌上的时候,周晚晴也发现了今天的妹妹特别安静,平时的她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跟唐宾更像是死对头,他说什么她都会反驳,可是今天晚上她居然破天荒的闷着头吃饭。

    周晚晴就关心的说道:“妹妹,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周晚浓抬头看了看姐姐,马上又低头吃饭,含含糊糊的道:“没有啊,哪有不舒服。”

    “脸也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呀?”

    “没有,可能是……热的!”

    实际上她这是面对唐宾的时候脸上臊的。

    这个时候,唐宾坐在周晚浓的对面,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学校里的那个吻就不提了,可是在公车上的时候,就算是逼不得已,那也是自己理亏。挺着**的棒棒糖就去捅人家,这不是趁人之危吗?所以唐宾也不敢看周晚浓,说话也少了,一个劲的扒饭。

    周晚浓看到唐宾吃的跟猪似的,自己却还在被姐姐询问,就心里一阵不爽,在桌子底下抬起脚跟就踩在唐宾的脚背上,使劲的撵啊撵的。唐宾被踩的生痛,暗抽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她,发现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也不敢声张,随手夹了一个菜放到她碗里,说道:“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多吃点,补补!”

    她定睛一看,唐宾夹给她的菜居然就是一条猪舌头,这个时候她就想起来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就当自己吃了一回猪舌头!当下不由多想了起来:“什么意思?还想给我吃猪舌头,难道还想让我吻你?”

    这么一来,她就想起了刚才那个吻,自己还把舌头吐出来在他嘴里舔了一阵,于是她的脸sè就更加红润了起来,脚上的力气也小了不少,唐宾赶紧将自己的脚背缩回来,远远的放在后面,不让她再踩到。

    结果这餐饭唐宾吃的最快,风卷残云一下就完了;周晚浓次之,吃完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周晚晴笑着看了看这两人,心想肯定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不过一个是妹妹,一个是爱人,她也就没再多问。

    过了一会,唐宾去卫生间上厕所,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洗手池台板上放着一样花花绿绿的东西,上面的图样非常有趣,有一个类似鼻子的动物。于是他就好奇的拿了起来,抖开一看顿时两眼一突,居然是一条小内裤,再看小内裤正面的图片,赫然是一头长鼻象。看到这头拖着长长鼻子的小象,唐宾禁不住笑出了声,这条小内内不用问肯定是周晚浓的。

    “这也太可爱了吧!”

    唐宾拨弄了一下特意拖出来的一截象鼻,想象这条内裤穿在周晚浓身上的样子,这个小鼻子可真的有点像小男孩的小叽叽……然后一不留神他感到手指间有些cháo湿,还有点滑滑的触觉,翻过来一看原来是里面有点湿痕。唐宾早已不是愣头青了,哪里会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

    “刚才在公车上……原来她已经……”

    他觉的自己实在太猥琐了,就想放下小内内,估计等会周晚浓就会拿去洗了,不过这个时候他鼻子里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味道,就是从小内内上散发出来的,有点羶臊,但又不是那么难闻,而且闻着闻着还有种莫名的冲动。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就拿着小内内凑到鼻子前面嗅了嗅……

    “呯”!

    正在这个时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周晚浓急匆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刚好看到唐宾拿着她的小内内在鼻子前面嗅——

    “啊,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大sè狼,我要杀了你!”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