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巧遇何巧英(第三更)

    因为周晚浓的身体晃动,唐宾的两手有点打滑,他怕她会摔下来,于是用力一托,两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大腿内侧。虽然今天周晚浓穿的是一条浅蓝sè七分裤,但是布料并不厚,只是薄薄一层,唐宾的手一抓上去就感觉全部都是丰腴,甚至能触摸到那种惊人的柔腻,顿时心中一荡,至于她说的内裤是不是抹布这种问题,就全然没顾得上了。

    周晚浓自己也在挣扎中忽然感觉到自己敏感的大腿内侧被一双火热的大手结结实实的抓住,一瞬间就全身紧绷到了极点,什么动作也没有了,只是**的任由唐宾背着。这个姿势实在让唐宾觉得难受,不仅手上柔软的触感没有了,如此背着还特别吃力,于是说道:“你干嘛像块木头一样绷这么紧,我背不住你,你可只能慢慢像青蛙一样再跳回去了啊!”

    像青蛙一样?

    周晚浓听了真是恨啊,这个家伙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过,她的身体还是稍稍柔软了下来。

    这时,前面的唐心等在那里,回头向两人招呼:“叔叔,你走快点,太慢了!”

    唐宾笑着看了看小公主,道:“好的,来了!”

    他说完就撒开脚丫,咚咚咚的跑了起来,这下子周晚浓受罪了,两只支撑的手臂根本不敢再按着,而是立即改为了圈住唐宾的脖子,因为他跑起来的时候背部一甩一甩,差点就把她甩出去了;更加让她气愤的是,这么一来,两人不但前胸贴着后背,而且随着跑动,她的酥胸不由自主的撞击在他坚厚的背部上面,重重的几次碰撞之后让她感觉两团肉球球被弄的生痛,顿时破口大骂:“神经病,你发什么疯,跑什么呀,赶紧给我停下……,再不停我咬你了啊!”

    唐宾于是就赶紧停了下来,实际上他也感觉到了刚才那种温柔的撞击,真的是**蚀骨。可是这种状况他可不敢持续太久,毕竟身后背着的可是自己名副其实的小姨子。

    “你是不是故意的?”周晚浓在他背后伸手偷偷揉了揉自己两个被撞疼了的肉/团团,一边皱着眉头抱怨。

    唐宾尴尬的笑了笑,这事情他也是始料未及,没想到会有这种附加的效果,虽然唐宾对这个小姨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不过这几次意外的接触,还是让他心里很是觉得暧昧。

    返回公园门口估计还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唐宾决定接下来的路上他就一句话都不说,免得周晚浓这个别扭的小姨子又要说自己是个超级大变态,老是在猥琐她啊猥琐她。

    可是,就在两个人谁都没有吭声,跟周晚晴和唐心走在一起,眼看过了一片林子马上就要到大门口的时候,旁边的树林子里忽然扑簌簌的钻出两个人来。

    这两个人钻出来的位置刚好就在四个人的眼前,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坏人,结果仔细一看居然是一男一女,衣衫还有些凌乱,而且那女的脸上一片cháo红,显然是刚刚在林子里干了什么特别令她激动的事情,此刻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可是唐宾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顿时全身震了一下,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周晚浓在他身后拍了一下,说:“喂,回魂了!”,他才像忽然醒过神来一样,这时,那个脸上一片cháo红的女人看到唐宾的时候,似乎也非常意外,楞了一下,睁大眼睛脱口叫了一声:“阿宾?!”

    周家两姐妹都没有想到,从林子里钻出来的这个女人居然认识唐宾,而且还挺熟悉的样子。周晚晴作为过来人,看到女人这副样子,当然心中门清刚刚肯定是在林子里面偷吃,心里止不住诽腹这么漂亮一女子,边上那男的看起来也还不错,居然喜欢在这种地方打野战……,于是轻声问了句:“小宾,这是你朋友?”

    唐宾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道:“认识,算不上朋友!嫂子,我们走吧!”

    “哦!”周晚晴了然,不过还是冲那女子笑了笑,正打算继续前行,可那女子听到唐宾的话就不高兴了,道:“哟,唐宾,一年没见,涨气势了,都装作不认识人了?原来这个就是你的嫂子啊,当初砸锅卖铁干那种不入流的小工还抛弃自己的女朋友,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我看也不怎么样嘛……你背上的这个又是谁,难道是你的新相好?小妹,找男人可要把眼光放准了,有些人表面光鲜,实际却是个大草包,你可别被骗了!”

    唐宾狠狠皱了下眉,沉声道:“何巧英,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原来这刚刚从林子里钻出来的女人就是他大学时期谈过的女朋友,何巧英。他还真是没有想过,两个人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而且她显然刚刚才跟旁边的男人在野/合,男人也已经不是在学校里他见过的那位男朋友了。他还记得秦海燕前几天还跟自己说何巧英去了澳洲什么的,怎么却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

    看到爱郞被没来由的一顿冷嘲热讽,周晚晴就心里一阵不舒服,她的个xìng一向温和,很少会有红了脸跟人吵架的时候,于是抱着唐心,拉了拉唐宾,道:“小宾,我们走!”

    可何巧英并不愿意就此罢休,冷笑了一声说道:“唐宾,我当初就说你跟你嫂子不清不楚的,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果然没说错吧?大厅广众,叔嫂俩就在这里拉拉扯址……”

    在唐宾背上的周晚浓先控制不住了,怒目娇喝道:“你是哪里来的野女人,满嘴喷粪,是在树林子里被人干傻了吧?我们家的事,关你什么事,你神经病吧你?”

    “什么,你们家?”何巧英视线在周家两姐妹脸上晃了晃,发现两人还真有点相像,道,“原来是两姐妹啊,唐宾,你可真能耐,姐妹花都玩上了。”

    “何巧英,我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唐宾心中的怒火升腾了起来,侮辱嫂子的人,就算是自己以前的女朋友也不能原谅,更何况这个女人曾经做出的事情让他非常心冷。

    “你打啊,你打啊,你以前没打我,是不是心里老早想打我了,现在我就站在这里,你倒是打呀?”何巧英伸着脸叫道,似乎真的想让唐宾动手打她一样。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