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打女上司的屁屁(第三更)

    一行人除了唐宾,唯一意识还算清醒的也只有刘菲菲一个人了。

    她倒是方便,在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就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二十分钟后,她家里人就开着车把她接走了。

    李晶晶趴在床上就呼呼大睡,睡着了嘴里还叽里咕噜自言自语,什么:唐唐你是个大木头、大坏蛋……我恨你……你别离开我,我好喜欢你,之类的。

    唐宾听了笑笑,心里有些触动。

    最麻烦的是叶雁,一点都不消停,到了房间还吵着要喝酒,不给她喝就跟你急。这女人原本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道脱哪去了,光着脚丫满屋子的找酒瓶子,唐宾彻底没了脾气,拿着水杯就去接了杯矿泉水给她,没想到她喝的津津有味,还一杯接着一杯……

    唐宾接水接的心烦,索xìng拿了一个烧水的壶给她,让她自己慢慢喝!

    他自己则跑去李晶晶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脸,叫了两声,结果李晶晶口齿不清的嘟囔了两句,抱着枕头调整了下姿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唐宾寻思着得给她爸妈打个电话吧,不过看看时间还早,也就9点刚过,说不准她一会就清醒过来了,于是拉了被子帮她盖住。

    可是等他回过头来再去看叶雁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原来叶雁抱着水壶喝了一气之后,估计是感觉身上太热,居然把外套给脱了下来。这个时候,因为天气缘故大家都穿的不多,基本都是一件外衣,叶雁也没有例外。于是她的外套一脱下来之后,里面就只剩下了一个黑sè蕾丝,而且xìng感的要死的文胸。至少34D的娇嫩玉兔在文胸的压挤之下垒起一道深深的沟壑,有种让人的眼睛一看就深陷进去拔不出来的诱惑;另外,叶雁的腰肢细如摆柳,盈盈一握,衬托的她胸部更加如波涛汹涌,前凸后翘;皓如凝脂的肌肤因为喝酒的远古稍稍有些泛红,可是一看起来更加艳若桃李,秀sè可餐。

    唐宾看了两眼就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情不自禁想到了在三亚时两人一起的经历,顿时更加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发觉自从和嫂子发生了超负极关系以后,自己对女xìng的诱惑似乎越来越没有抵抗力,稍不留神就会被勾引的兽血沸腾,嫂子是这样,晶晶是这样,现在居然连叶雁也是如此。过了半饷,他才压下心中的旖念,赶紧过去将她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想给她穿上。

    可是,喝酒喝得颠三倒四的叶雁哪里肯乖乖配合,还没等衣服披上去,就被她一把打掉,甚至抓着自己的裙子腰际就往下拉。

    唐宾是想阻止都来不及,刚要去抓她的手,结果她手上一用力就把一条OL装的裙子给拉下去了,露出一条布料很薄甚至有些透明的白sè三角内裤,两条圆润修长的美腿上面是一双套到大腿根部的肉sè丝袜,丰腴巧妙的腿部线条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唐宾一瞬间就觉得心脏如同被大锤锤了一记,漏跳了两三拍,脑子里嗖嗖嗖的鲜血飙了上去。

    不过还好,叶雁脱掉裙子之后没有再去脱剩下的遮挡物,而是捞起那个水壶继续咕咚咕咚往喉咙里灌,大半的液体从嘴角流淌出来,划过光滑的脖颈,滴落到高耸的rǔ/肉,再进入深陷的诱人沟壑……

    “咕!”

    唐宾的喉咙口不受控制的咽了口口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兽血啾啾啾的飙升,下面那根沉睡的小棍子也瞬间苏醒了过来。

    “不能再让她继续这么胡闹下去了。”

    唐宾如此想着,赶紧把另一张床上的被子拉了过来,裹住她诱惑至极的胴/体,他真害怕自己会一下忍不住就扑上去啪啪啪啪……

    叶雁被被子裹的难受,拼命的扭动身体,嘴里胡乱的叫唤:“放开我,快开我……我不要穿衣服,不要穿哪!!”

    她的力气真的不小,唐宾用了全力才不至于让她挣脱开来,两手紧紧连被子一起抱着她,将她弄到床上去。可是叶雁非常倔强,根本不肯就范,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胡乱的踢蹬,将裹住下半身的被子给蹬了开来,然后一脚就踢中了唐宾的肚子。

    唐宾好悬没痛死过去,看了看还在乱翻乱滚的叶雁,真是火气上涌,怒上心头,见到她因为翻滚暴露在眼前的两瓣雪白臀/肉,想也不想就啪的一声打了下去。入手一阵柔腻,弹xìng极佳,这么打了一巴掌之后甚至可以看见一圈臀波。

    醉酒的叶雁似乎感觉也不灵敏了,迟钝的要死,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居然毫无反应,仍然在嘴里吵着要喝酒,两手两脚不断的给唐宾制造麻烦。

    “啪,啪,啪,啪!”

    一连四个响亮的巴掌声,叶雁的臀部上出现了两个红红的模糊掌印,大概这次是感觉到了痛楚,她捂着臀部惊叫了两声,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唐宾,似乎意识稍微有点清醒了一下,只是下一刻,一股翻江倒海的滋味在她体内升起,顿时呕的一声想马上吐出来。

    虽然已经迷糊的不成样子,但是叶雁对于呕吐似乎有本能的反应,手捂着嘴巴就想往卫生间跑。

    可是,这里是天地豪园上面的宾馆,根本不是她平常睡觉的地方,只见穿着内衣的叶雁往前跑了两步,可是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卫生间,于是又折了回来;这个时候,因为刚才喝酒与喝水导致肚子巨涨的她,一股呕吐的yù望完全的翻腾了上来,她再也控制不住,扶着边上一张圆形的沙发椅就大吐特吐起来。

    瞬间,在房间里就弥漫起了一股呛人的气息。

    唐宾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又不能看着她这么难受而不理她,而且被她吐了一地房间也需要收拾一番,特别是那张凳子,估计不洗是没法用了。

    他上去把她拉了起来,直接拉进了卫生间,让她跌坐在马桶边上,任由她抱着马桶胡乱吐。而他自己则去把那张椅子小心翼翼的搬进了洗手间的淋浴房,狠狠的用自来水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再拿着扫把去清理地上的脏物。

    等他忙完了这一切,在洗手间呕吐的叶雁也基本吐的差不多了,他洗了一块毛巾,想过去帮她擦一下身上的污秽,因为刚刚在吐的时候,有一些无可避免被沾到了身上。可是他刚刚要先帮她擦一擦嘴的时候,忽然发现叶雁傻呆呆的坐在马桶边,头靠在墙上,有两行清泪默默的流淌下来。

    唐宾吃了一惊,还以为她清醒过来了,却猜不透她为什么会流眼泪,就想问问她怎么回事:“雁姐,你还好吧?是身体难受吗?”

    可是回答他的,是一个发泄般的大哭声,还有两条缠上他脖子的柔软手臂。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