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私闯民宅(第二更)

    李晶晶用力的扑进唐宾的怀抱,一只粉拳呯呯呯的砸在他的胸口:“不可以,你怎么可以有那样的想法,绝对不可以……”

    唐宾搂紧她,任由她一下一下的发泄,心中也尽是悲苦,他又何尝愿意让晶晶成为别人的妻子,一想到晶晶牵着别人的手进入婚姻的殿堂,他也会妒忌的发狂,以前的时候还开玩笑说让她给杨冲机会,可那是因为他知道她不会答应,天知道晶晶要是真给了那家伙机会,自己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只是……

    “晶晶,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不要公平!”李晶晶流着眼泪说道,“我只要你……要是没有了你,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傻瓜,真是个傻瓜!”唐宾心疼的厉害,为她。

    李晶晶扑在他胸口上呜呜的哭,断断续续说道:“我就是……一个……傻瓜,超级……大傻瓜,明明守了你……三年,却在眼皮子底下,把你丢给了别人,现在好了,连去一下你家都不行了,我真是后悔,怎么会那么傻,傻乎乎的等着你……”

    唐宾还能说什么?

    面对深爱自己的女人,唯有紧紧的拥抱与呵护才能对得起她的一片痴情。

    等到李晶晶哭累了,把眼泪鼻涕全都擦在他的衣服上面,吸着鼻子问道:“你跟你嫂子,什么时候好上的呀?”

    “呃……”

    这个问题真是不好回答。

    “哼,我就知道你说不出来,洋葱和治安员说的一点没错,你就是个嫂子控,很早以前就对你嫂子有念想了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拼命的为了她们……”

    “……”

    唐宾想想,这话似乎也没说错,一开始的确没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过了一年以后,两人朝夕相处,哪里会没有感情,于是笑了笑道:“那你还要死要活的喜欢我,你说你喜欢我什么呀?”

    “我怎么知道,你肯定是给我灌了什么迷汤,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你说你哪里好了,一根木头,烂木头!”

    “好了,好了,我就是一根烂木头,你就是一个喜欢烂木头的傻瓜。”

    “那你也不能离开我,想都不能想。”

    “好吧,好吧!”唐宾屈服了,其实心里也不愿意离开。

    “你发誓!”李晶晶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唐宾无奈,举起三根手指道:“好,我发誓,以后绝对不离开李晶晶,想也不能想,要不然就……”

    后面的话就没说出口了,李晶晶的柔唇直接覆盖在了他的嘴上,丁香轻吐,暗渡甜津,极其缠绵悱恻之能事。

    片刻之后,两唇轻分,毕竟是在公司,虽然在天台,但也难免会有人上来,唐宾舔了舔稍稍有些红肿的嘴唇,笑了一下说道:“嘴唇都被你亲肿了,你个小sè女。”

    李晶晶破涕为笑,美丽的眸子尽是小妩媚。

    “可是……,你爸妈那边要怎么说呢?”唐宾觉得这事着实头疼,两边都得隐瞒着,真的跟地下党似的。

    “先拖着吧!”李晶晶幽幽的说道,“最多,我到时候跟爸妈说,你是个花心大萝卜,我不再喜欢你了……”

    “呃……”

    本来唐宾和李晶晶两人准备晚上一起吃饭,可是在还没有下班的时候,唐宾接到了叶雁的电话,说有事情要找他帮忙。结果当他进到她的办公室,才得知叶雁居然是要他带她去昨天遇见罗浩的地方……

    唐宾不太确定的说道:“雁姐,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叶雁一脸坚持,道:“必须这么做,小唐,我这实在是没有办法,就算我求你一次,好不好?”

    唐宾看了看放在办公桌上那极其小巧的袖珍无线摄像头,又看了看一脸恳切的叶雁,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唐宾就和叶雁一起出了办公室,当然他和李晶晶打过了招呼,说是出去办事。叶雁本来要开着她的宝马去翠园小区,不过被唐宾阻止了,她的宝马车太过显眼,要是到了那边被罗浩或者那个女人看见了,肯定会功败垂成。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在来到原本秦海燕住房的对面停了下来。

    “雁姐,你先到楼上去,我来敲门!”唐宾指了指楼梯说道,如果里面有人的话,唐宾一个人应付还行,可是叶雁本人出现在那两人的视线里面肯定是不成的。

    叶雁会意,轻手轻脚的走了上去。

    唐宾准备了一下,然后——

    “笃笃,笃笃笃!”

    他都想好了,如果里面有人来开门,他就说自己是找住在隔壁的人,可是敲了半天门没人应,所以想问问邻居对面的人去哪了,要是罗浩开门,就直接说敲错了往下跑,时间短的话估计那货也认不住自己。

    结果敲了五六遍,里面都没有人应。

    “没有人,正好!”

    唐宾把叶雁叫了下来,让她在边上看着,他自己则通过楼道的外围墙壁爬上去,那边有个窗户开着,刚好可以从那里进去。虽然看起来有点危险,但是唐宾心里有把握。再说擅闯民居和入室盗窃差不多,抓到了可能被判刑,可是为了以后的美好生活,为了升职加薪,他决定拼一把,再说那罗浩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做这些也没有心理负担。

    原来两人商量着是偷偷跑进罗浩和那女人的房间,将几个微型的无线针孔摄像头安装在里面,获取他们在房中男娼女盗的证据;原因是罗浩和叶雁这段时间正在闹离婚,而罗浩的说法是叶雁在外面不守妇道,首先背叛了婚姻,理应将家**同财产的绝大部分分给他,而叶雁自然不肯答应,一则她根本没有出轨,不愿意承担这样的罪名;二来在财产上的事情,也不能任由他说了算的,里面还有更复杂的关系。

    如今,被唐宾无意中发现罗浩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同居,这正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要是有了那些证据,罗浩就没办法提出那么苛刻的要求,而且主动权还在叶雁的手里。

    唐宾看了看楼道外面,发现周围没什么人,这才估量了一下墙壁和窗口之间的最佳路线,整了整衣服就打算爬上去。

    这时,叶雁又拉住了他,道:“要不,我们还是去请个锁匠吧,最多多花点钱,但是没有风险。”

    他们本来就是打算进不去的话,就去找个开锁匠,唐宾以前骑三轮车的时候认识几个开锁的,只要多出点钱,这种事不在话下。

    唐宾笑了笑,给他一个安心的表情,道:“没那么多麻烦,等锁匠过来要是他们回来了怎么办?”

    [PS:恭喜燕婉之求成为第一个舵主,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支持]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