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姐,你要相亲吗(第三更)

    “放开我!”

    小太妹用力挣了一下,把胳膊从唐宾手上挣脱了出来,冒火的烟熏妆眼睛恶狠狠地盯了他五秒钟,咬牙切齿的说道:“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哼!”

    随着哼的一声,小太妹重重的在他脚背上踩了一脚,这才掉转身扬长而去。

    “嘶——”

    唐宾抱着脚跳了起来,这一脚踩的可不轻。

    叶雁过去扶着他的手臂,语露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样,你没事吧?”

    唐宾苦笑了一下,放下脚,道:“还好,应该没事,这野丫头可真下的去脚。”

    叶雁也抱怨道:“这小姑娘也太那什么了吧……”

    戏码落幕,边上围过来的人群也渐渐散去,两个人独处,叶雁赶紧放开唐宾的手臂,就跟刚刚做了贼似的往左右看了看,满脸古怪。

    这时,唐宾的手机响了起来:“捉泥鳅,捉泥鳅,我们一起去捉泥鳅……”

    刚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手机开了起来。

    听到他这样的手机铃声,叶雁偷偷用眼角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自主的红晕了起来。

    “喂,晶晶!”

    打来电话的是李晶晶。

    一听晶晶两个字,叶雁的脸sè就马上变了变,本来羞意盎然的俏脸上顿时变得悻悻然起来,心里也瞬间觉得空落落的样子。

    “唐唐,都快下班了,你跟叶经理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呀?”

    “呃……马上就要回去了,不过等回到公司的时候,估计要有点晚了……”他这么说的时候,不经意低头看到裤裆上那一片湿痕,虽然已经快要干的差不多了,可是在浅sè的布料上面却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又说道,“那啥,晶晶,我这突然还有点事情,可能会比较晚,要不这样,你先回家吧,我们明天再一起去吃晚饭,你看行不行?”

    “啊——,这样啊?”李晶晶显然不太愿意,不过也没办法,于是说道,“那好吧,那回头短信联系。”

    “嗯,回到家就给你短信。”

    “那你一会小心点……还有,要想着我!”

    “没问题!”

    江州师范学院,七号楼。

    周晚浓正在和自己的姐姐通电话,她上周末的时候回老家,听到了一个巨惊人的消息——

    “姐,我告诉你啊,老妈正在忙着给你准备相亲呢!”

    “什么?”周晚晴吃了一惊,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上次明明自己已经说了不想这么早再谈感情,老妈这个人还是憋不住。

    可是,自己和小宾之间的关系又不能跟她明说,就怕说了之后老人家气出病来。

    周晚浓道:“姐,你自己是怎么个意思,也同意相亲吗?”

    周晚晴没好气的说:“我能有什么意思?”

    周晚浓以为姐姐真愿意去相亲,顿时有些急了,她心目中的理想姐夫可是唐宾,至于以前真正的姐夫唐峥,她还真没多少印象,姐姐结婚的时候她正在读高中,学业特别紧张,跟他根本就没见过几次。

    她转了转眼珠,说道:“姐,我帮你看了,那些相亲的对象可全都是歪瓜劣枣,不是身体有缺陷,就是年纪一大把,姐,要是老妈打电话给你,让你回去相亲,你可千万别同意。”

    在她眼里,那些人可不就是歪瓜劣枣!

    周晚晴在那头笑了笑,道:“知道了,妹妹!以后妈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可记得提前通知我。”

    “没问题。”周晚浓顿了顿说道,“对了,唐家小哥回来了没?”

    “没呢,听说今天要晚点回来,他现在公司里升职做了个组长,每天都忙的很……你找他有事?”

    “没有!”周晚浓赶紧笑着打哈哈,“我能找他什么事,就是随便问问。那……姐,没事我先挂了。”

    “行,你自己在学校注意身体。”

    挂完电话,周晚浓就在心里寻思,姐姐说的话好像模棱两可啊,到底她愿不愿意相亲呢?要是老妈非逼着姐去,而姐姐又勉强答应,甚至刚好碰到个还过得去的男人,那岂不是……

    “不行,不行,得找个法子让她取消这个念头……这个死唐宾也真是的,跟姐姐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难道就没产生出那么一点点的……爱情?莫非他不行?”

    可是一想到这里,她就想起那次在公交车上跟唐宾肉挤在一起的场景,他那根坚硬粗长的东西就好像现在还顶在她羞人之地一样,顿时心里乱七八糟起来,哪里是什么不行?

    这时,寑室门打开,进来一名稍微有些发胖的女生,也是住一起的室友,叫陈洁。

    陈洁进来后就笑眯眯的走到周晚浓床前,手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张票来,说道:“晚浓,这个……我这刚好有一张后天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那个,我没空去,就……送给你吧!”

    周晚浓看了看她,寑室里另外那个圆圆娃娃脸的苗苗出口笑道:“陈洁,你什么时候这么忙了,连演唱会都没时间去?”

    陈洁一脸涨红,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苗苗道:“怕又是哪个晚浓的追求者托你转交的吧,说,这次是谁,你拿了什么好处?不然的话……嘿嘿嘿!”

    她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把寑室门堵住,一脸坏笑,“晚浓,我们怎么泡制她?”

    周晚浓眼睛眨了眨,道:“剥光了,把她身上所有的毛都剃掉,然后……”

    陈洁浑身一激灵,赶紧躲到自己床上:“不要,不要,我说……是毛昌,他也给了我一张演唱会门票!”

    周晚浓生气道:“怎么又是他!”

    她心中暗想:上次都牺牲了自己的初吻来骗他们,这个人怎么还不死心……谁稀罕什么张学友演唱会……咦,演唱会!?

    寻思了一会儿,周晚浓对陈洁道:“你要是把他手上的票也拿来,姑娘我就勉强收了,不然的话……,票不要,你的大刑继续伺候!”

    “别别别,那个……我去还不成吗?”陈洁万般委屈的说道,一想起剥光了衣服然后的……“酷刑”,她就没了脾气。

    看着她一脸憋屈的走出寝室,苗苗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说道:“这个陈洁,真是受不了她,老是被诱惑,间接来祸害我们俩……对了,晚浓,你要那票干什么?该不会是……嗯……,去约你的那谁,唐家小哥吧?”

    周晚浓被她说的有点脸红,道:“别瞎说,我另有用处!”

    顿了顿,抬头看了看苗苗,一脸深意的说道:“倒是你,小sāo蹄子,昨天我可看见了,邵某人可是从外面送你回来的,怎么样,不会已经好上了吧?”

    “哪里有,还在考察期呢!”苗苗扭捏的说道。

    “考察期?那就是不远了呀……哼哼,我是明白了,上一次你答应郭峰去外面吃饭,敢情是为了刺激这个邵某人吧?”

    苗苗脸sè红晕的看了看她,说不出话来。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