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小太妹,是你?

    在两张红票子的诱惑之下,出租车果然在九分钟的时候赶到了江州师范学院的后门,看着中年司机喜滋滋的摩挲着红票子的神情,唐宾不由想起了一句话:理想有多快,速度就有多快!

    几乎在唐宾下车的同一时间,一辆闪烁着jǐng灯的POLICEjǐng车也在学院后门停了下来,他觉得这个应该就是刚才周晚浓自己打的报jǐng电话起的作用,只是从报jǐng到现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唐宾拿出手机给周晚浓打电话,提示还是不能接通,于是他马上跑到jǐng车那边寻求帮助。

    这个时候从车上下来一个女jǐng,二十多岁年纪,一头黑发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只是他此刻心急如焚,也没顾得上细看,赶紧上去说道:“这位jǐng察同志,你们是接到报jǐng电话来找一个叫做周晚浓的女生的吗?”

    “是的!”女jǐng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只是在看了他一眼之后眼神就立马变了,死死的盯着他,满脸都是怒火。

    唐宾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就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心里想着:这个女jǐng特么有毛病吧,怎么这么看我啊,我又不是匪徒!

    只是女jǐng说的一句话让他愣了下神:“是你?!”

    “难道我还跟她认识?”

    唐宾暗暗寻思,也仔细的看了看那女jǐng,结果就越看越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想了几秒钟之后,他忽然想起来一个人来——

    上次帮叶雁去翠园小区偷拍录像,出来后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小太妹!

    只是今天的她一身jǐng服,脸上浓重的烟熏妆也不见了,露出芳菲绝丽的真容,居然玉体香肌,亭亭玉立,颇有英姿飒爽的滋味,跟原先那小太妹的打扮完全是两个极端,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是同一个人。不过这时候的她,柳眉倒竖,怒眼圆瞪,很像是马上就要冲上去跟谁干仗一样。

    “小太妹,是你?”唐宾想起来之后,就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你说谁小太妹?”

    “原来你是个jǐng察啊!那个……,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马上找到周晚浓,她现在电话也打不通,说是被两个坏人追赶,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发现面前的女jǐng居然就是前几天碰见的小太妹,但是现在显然周晚浓的安全最重要。

    女jǐng瞪完他之后,冷哼了一声:“把你知道的内容都说一遍!陈哥,阿强,你们到这附近看看,有什么可疑的,最好找些人问问。”

    她后面的两句显然是对刚刚下车来的两个同事说的。

    那陈哥和阿强虽然对唐宾的身份还有点好奇,不过现在办事要紧,两人也不敢耽搁。

    唐宾其实也只是听周晚浓在电话里说了那么两句,基本上跟女jǐng了解到的情况没什么出入,没说两句话也就介绍完了。女jǐng皱了皱眉,也想不到什么好的线索,只能在jǐng车旁等着两个同事回来。

    很快,陈哥和阿强就相继回到了jǐng车旁,两人都没什么发现,现在虽然已经到了凌晨,但是学校后门的小摊小贩还剩下不少,他们找了几个人问问,都没说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连平常的小打小闹没见到过。

    唐宾道:“要不我去她们寝室问问。”

    女jǐng想了想道:“行,我和你一起去,另外,她在这里还有什么亲戚没有?”

    “呃……”

    唐宾有些为难了,要是这件事被嫂子知道,那还不得担心死了啊!

    “呃什么呃,吞吞吐吐的,快说,现在救人要紧!”女jǐng皱着眉头说道。

    “那……她还有个姐姐,不过我想她不会去她姐姐那儿的,从我接到电话到现在,最多不超过20分钟,可是从这到她姐那,怎么也要半小时以上路程。”

    “说不准有消息,有电话吗,打一个。”

    唐宾说道:“不要了吧,这事被她姐知道了不好,会担心的。”

    女jǐng瞪眼道:“现在人都不见了,做姐姐的知道了有什么关系?我还没问呢,你又是那女孩的什么人?”

    唐宾道:“我是她……她姐是我嫂子。”

    “哦,嫂子啊……,嫂子也得打,赶紧,你不打我打!”

    看着这女jǐng凶巴巴的模样,唐宾无奈了,说道:“还是我打吧!”

    要是这女jǐng一通电话打过去,胡乱说一通,那嫂子会是什么心情,肯定急疯了呀!

    他一边走一边拿手机给嫂子打电话,这个时候周晚晴刚好迷迷糊糊的睡着,电话铃声响了好几下才接起来:“喂,小宾,你还不回来吗!”

    唐宾期期艾艾的说道:“嫂子,那个……你睡觉了吗?”

    周晚晴眯了眯眼睛道:“是啊,刚刚睡着,你给我打电话,是……不回来了吗?”

    “不是,我……回来的,就是要晚一点。”

    “哦!”周晚晴一听还要晚一点,就沉默了下来。

    这时,女jǐng看到唐宾打个电话,居然东扯西扯的一点没问到重点,于是不耐烦了,一伸手就抢过他的手机,对着听筒说了一声:“喂!”

    唐宾吃了一惊,连忙去抢手机,可是女jǐng把手机牢牢的控制在手里,身体的敏捷的闪躲,同时对着电话就说:“我是jǐng察,你妹妹失踪了,打电话问问你,她这段时间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啊?”周晚晴吓了一跳,顿时瞌睡也醒了,“我妹妹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刚刚半个小时前才跟我说在寝室里睡觉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手机里面嫂子焦急的声音,唐宾顿时火了,合身扑上去就去抢手机。女jǐng虽然身手敏捷,但是唐宾根本不跟她讲规则,猿臂一伸就从背后抱住她不让她动,女jǐng的力气没有他大,最后被他抢走了手机,唐宾拿到手机就对急急忙忙对嫂子说道:“嫂子,你别听她胡说,这女人是个神经病,浓浓没事,我现在正在她这儿呢!”

    这话讲的太没有水准了,周晚晴压根就不相信:“小宾,你别骗我,这么晚了,没事你跑去找我妹妹干什么,快告诉我,她究竟怎么了?”

    “别急,别急,嫂子,你千万别急,浓浓肯定没事,我现在就去她寝室,现在已经在楼下了,五分钟之后,我一定给你打电话,你在家好好等着,别担心。”

    唐宾挂上电话,就伸手推了那女jǐng一把,怒吼道:“你没病吧,谁让你对我嫂子乱说话的?你知道她现在多着急?”

    那女jǐng显然也是个火爆脾气,被他一推推了个踉跄之后,马上冲了上来,劈头盖脸就一耳光打了过去,幸好唐宾动作快,匆忙躲开,不然被这一巴掌打中,非得挂彩了不可。

    “你还敢躲?”女jǐng气急败坏,“混蛋,竟敢说我神经病,还敢推我,上次的帐老娘还没跟你算,你特么还来招惹我,王八蛋,你死定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