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一章 妙龄村妇

    天刚蒙蒙亮,村子里的公鸡就接二连三的打鸣催着人们赶紧起床。孙卓立睡眼朦胧的拿过闹钟看了一眼,才五点三刻,这正是睡觉的好时候,这些鸡特么是疯了吧!心情不爽地骂了两句后把被子往上一拉,蒙住头又开始呼呼大睡。

    两分钟后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这一定是隔壁的动静,孙卓立翻了个身把头捂得更严实了。心下抱怨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也太差了,连敲个门都跟地震似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孙领导!孙领导!领导……”

    孙卓立还没睡死,听着外面左一个孙领导,右一个孙领导的就醒了大半,该不会是在叫我吧?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回他听真切了,不是隔壁传来的,就是自己房门口。大清早的有谁会上自己这来,难道村里有事?

    “哎,稍等!”一想到可能村里有事孙卓立也就没心思睡了,一会的功夫穿好衣服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身材丰盈,不是肥胖的那种丰盈,就是有点肉肉的感觉,看着让人很有捏一把的冲动。

    尤其是她胸前那一对戳人眼球的绵软物体,几乎就要撑破衣服爆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位少-妇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看她那样子里面竟然没穿内衣,两个凸点在薄薄的衣服上清晰可见,孙卓立看着它竟然可耻的硬了,也忘了对方找自己是什么事。

    “领导,你咋的了?脸咋那么红呢,是不是发烧了?”少-妇说着一手已经抚上了孙卓立的额头,紧接着她那傲人的胸脯也朝着孙卓立挤过来,堪堪停在他鼻子跟前。

    清晨的微风拂过,除了露水的味道之外孙卓立还闻到了一股浓郁的nǎi香,好像就来自鼻端。想要仔细寻找源头的时候少妇已经往后退了一步:“额头是有点烫,可能昨晚睡觉的时候踢被子了哩!正好,俺这煮了粥,趁热喝一碗,出点汗应该就没事了!”说着少-妇径直走进了孙卓立的房间。

    孙卓立还沉浸在nǎi香之中,听到屋里有动静才晃过神来,哎呀,屋子里乱七八糟的还没来得及收拾呢!转身冲进去匆匆忙忙把脏衣服一裹想找个地方放好,结果愣是没找着。

    少-妇这会背对着孙卓立正在桌上放碗筷:“领导,俺也不知道你们城里人早饭都吃什么,这山沟沟里也没啥好吃的,俺就煮了点小米粥,还有俺自己蒸的白面馒头,咸菜也是俺家自己做的,你可别嫌弃。来,趁热吃吧!”

    少-妇一转身,很自然的朝孙卓立走过来,接过他手上的衣服笑眯眯地说道:“领导,你以后衣服要是脏了就拿过来俺帮你洗,要是有啥需要的往后面喊一声就中,俺家就住在这后头呢,就十来米远。老支书昨天到俺家说了,让俺们照顾你生活。对了,俺叫秀芬。”

    少-妇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帮孙卓立整理屋子,看她样子倒是个干家务的能手,三两下就把乱糟糟的屋子给归置整齐了。

    孙卓立起先还有点不好意思,让一个陌生人帮自己整理房间,感觉怪怪的。但是见少-妇就跟在自家整理房子似的一脸理所当然,他也就慢慢释怀了。

    “领导,快喝粥吧,凉了就不好喝了,俺这马上就好!”在少-妇不断催促下孙卓立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粥,思绪万千,当村官还能有这待遇?来之前他可是做足了心理准备,要在这山沟沟里艰苦奋斗,没想到才来第二天就有人送早饭,打扫屋子。而且听这少-妇的语气,自己以后生活起居都归她管了,那自己岂不跟来这度假一样了?只是这地方……

    拿眼往门外扫了一眼,视野所及之处除了青山还是青山,一眼望不到头。想到自己昨天进山整整花了一天时间孙卓立不由的头皮发麻,这还是从镇上出发的时间,要是从县里走,还得多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可见这里是有多偏僻。

    这石盆村就跟它的名字一样,整个地理环境就是个巨大的石盆,四周青山围绕,中间一片凹陷。村民们进出这里只有一条不算宽阔的机耕路,一到雨天,路上就泥泞的不行。

    前两天这里刚下过大雨,路上坑坑洼洼的全是小水塘,孙卓立提着裤子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才进的村子。看着这连绵不绝的青山当时就有提包回家的冲动,可是一想自己这省考国考的都折腾了好几年了,好不容易这回总算是考上了村官,总不能又回到原点,面子上也挂不住。

    再者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姓董的那家伙让人把自己弄到这来不就是等着看洋相嘛,可不能遂了他的心愿。

    “领导,还有啥需要的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俺就先回去了,家里娃还等着nǎi呢!”

    说话的瞬间孙卓立的眼睛再次聚焦到秀芬那鼓荡的绵软物体之上,不由又想起刚才那莫名其妙的nǎi香,原来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哦,我这没什么事,你忙你的去吧。”孙卓立满脑子都是秀芬胸前鼓鼓荡荡的画面,连她是怎么出去的都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后者早没影了。

    左右看了看简陋的房间,在这要电视没电视,要网络没网络的地方,孙卓立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往床上一躺准备睡个回笼觉。这眼睛还没闭上呢,就又来一个敲门的。

    “小孙?起床了吗?”

    “起了!起了!”

    这回孙卓立应的贼快,这声音他认识,就是昨天接他进村的老支书。

    打开门,除了那位姓潘的老支书,旁边还站了个中年男子,双手背在身后,对着孙卓立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久,但就是不说话。

    “这是咱们村的村长,你昨天到村里都晚上了就没领你上村长家。这不,村长说你是上头派来帮着村里的,理应上门来看看。村长,这就是俺跟你说的那个小孙。”

    “村长好!”孙卓立伸手想要跟这位山沟沟里的土代王握个手,结果晾了半天也没见这位村长有这个意思,只得悻悻地收了回来。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