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章 写信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章 写信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她当然是故意的,要不然赶在孙卓立脱衣服之前她就该主动出来,就算来不及那干脆躲在那不出声直到孙卓立走人也可以,好巧不巧偏偏在他洗了一半才出现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了。

    难不成这个潘立香看上自己了?联系她早上的表现,还真有可能!孙卓立自恋的功夫由此可见一斑,往潘立香卧房那头看了一眼,心里有些飘飘然。

    拿起水瓢哗啦哗啦往自己身上浇水,迅速解决了战斗。然后把洗澡的这些家伙什放回厨房,又跟李秀芬打了招呼,这才一身轻松地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农村人大多习惯早睡早起,入了夜也没什么娱乐活动,顶多几个酒友聚一块喝喝酒侃侃大山。孙卓立才来,这种娱乐活动就甭想了。掏出手机看了看,压根没信号,想找个人聊聊天都不行。电脑没有网络也没什么诱惑力,想来想去从箱子里翻出一本小说。

    这是他随手放进去的,想着以后闲着无聊可以翻翻,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还真派上了用场。

    外面各种虫子叫个不停,房间里虽然点了蚊香,可是孙卓立裸露的手臂、腿之类的还是不停地遭受攻击。拿起蒲扇啪啪拍了两下,几只吸饱了血来不及逃跑的蚊子就地阵亡,孙卓立将它们一一弹落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小说上。

    这是本乡村题材的小说,是他在得知自己要出任村官的时候买的,想着多了解一些农村文化,只不过买回来之后就成了闲置品。现在翻了几页发现还挺有意思的,一个支教的老师竟然成了村子里所有妇女的头号情人,各种投怀送抱,各种暧昧不明,看得孙卓立那叫一个羡慕,脑补着自己要是这个支教老师该如何如何。

    偶有几处深得他意的时候会禁不住拍一下大腿以表示认同,当然也为书里面主角错失良机的瞬间扼腕痛惜。他就一个人这样自说自话,时不时拿起手里的蒲扇赶赶蚊子。直到半夜,屋里的动静才渐渐消失。

    村子里响起第一声鸡叫的时候潘美娥就醒了,她心里挂着件事,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没睡沉。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往窗户那边看看昨晚挂的衣服还在不在。

    朦胧中看到有衣角随风飘动,嘴角一扬,竟然笑出了声。赶紧捂住嘴巴听了会隔壁的动静,还好,没有惊动睡在隔壁的爹妈。

    悄悄地转了个身,面对着窗户,把手枕在头下美滋滋地开始盯着那件衣服看。

    这就是件普通的短袖衬衫,只是款式比较新颖,材质比较柔软,除此之外别无异样。但是在潘美娥眼里这普通的衬衫就不普通了,这是她救命恩人的衣服,更确切的说是她暗恋对象的衣服,身上还有那个人的味道呢。

    回想起昨天两人摔在菜地里的光景,潘美娥没有觉得丢人,反而有点点心动。当时他那手放在哪里来着,唔,好像是腰上。咦,腰上啥时候长了这么一圈赘肉了?不行不行,他该不会嫌我胖了吧,听隔壁二蛋哥说城里男人就喜欢又瘦又高的女人,还讲究什么S曲线。

    一想到这个,偷偷掀起被子看了眼自己胸口,唔,应该不算小吧。至于屁股她倒是没法看清楚,不过村里那些老人见到她都说她将来好生养,那不就是屁股大的意思,这么说自己也有S曲线了?

    捂着嘴巴偷乐一会后潘美娥继续盯着窗口的衣服看,怎么也看不够。

    孙卓立此刻真想对村里的鸡进行一次大屠杀,这大清早的还没完没了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把支着窗户的棍子一拉,啪,窗子一落,鸡叫的声音果然小了不少。再用被子把头盖了个严实,世界顿时清净了。

    可是好景不长,感觉自己才眯上眼睛就听得外头好像有人敲门,还挺急迫的。

    “孙领导!孙领导?你起了吗?……”

    孙卓立下意识以为是李秀芬又来送早饭来了,可是听这声音既不是李秀芬也不是潘立香,那能是谁?

    迷迷糊糊扯过衣服裤子穿上,开门前还特地整了整发型免得太邋遢影响形象。本来还想睡个懒觉呢,结果又是早早的被叫了起来,无奈啊。

    “哎呀,孙领导,真是不好意思,大清早的把你吵醒了……”站在门口的是个少妇,看到孙卓立出来满脸堆笑。

    “没事,没事……”就算有事孙卓立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啊。一边挤出一丝微笑以示友好,一边迅速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女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应该比李秀芬要年长几岁,肯定也比少言寡语的李秀芬会来事,这从她那双jīng明的三角眼里就可以看出一二。

    至于其他的,长相一般,身材嘛,他早就关注到对方那圆润的臀部了,一条宽松的裤子愣是被她绷得紧紧的,看着容易让人有狠狠掐一把的冲动。

    孙卓立在观察少妇的同时对方也拿眼在他身上不知扫描了多少回,越看笑得越耐人寻味。

    孙卓立有些不自在:“大姐,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啊?哦!你瞧俺这脑子,有事有事!”少妇说着也不征求孙卓立的意见,径直就进了屋,而且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床上。

    “这事说起来有些丢人,不过俺这也是没法子。俺家那口子进城打工都大半年了,除了第一个月托人带了个地址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消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俺也不识字,来这就是想请孙领导替俺写封信,正好今天那邮递员要上村里来,写了信好寄出去不是。”

    “哦。”孙卓立点了点头,也不犹豫,从桌子上抽出一沓纸一支笔。

    “瞧瞧,文化人果然是不一样,这纸笔都是随时备着的!”大姐笑着说道,一只手在孙卓立的手臂上轻轻拍了一下,手指头依次在他手背划过,传来酥酥痒痒的感觉。

    整理好桌面,往椅子上一坐,孙卓立侧头看了一眼这位少妇:“大姐,是你说我写还是……”

    “你就帮俺问问这死鬼还活不活着,大半年也没个音讯,是不是不准备过了,要是不过了就赶紧死回来离婚!要是想继续过rì子也来个信,好让我们娘俩放心,这一天天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事。家里孩子要上学,下学期的学费还没着落呢,那死鬼要是有良心就不能做个甩手掌柜啥事不管……”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