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二章 一碗”牛奶“

    “潘美娥,潘美娥……”孙卓立小声重复了几遍,随即问道,“那你多大了?”

    “十八!”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难怪长得这么粉嫩水灵,这处在豆蔻年华的女孩果然不是那些大妈可以比的。跟周翠萍一比,眼前的萌妹子就是一道鲜嫩可口的美味佳肴,孙卓立暗暗想着不由多看了潘美娥两眼,把刚才被周翠萍挑起的yù望也随之转移到了面前的潘美娥身上,竟然有些小激动。

    潘美娥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异样的眼神,轻咬嘴唇微微一笑。抬手想把刘海整一整,结果一不小心把孙卓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给扫到了地上,顿时就慌了。

    “对不起!对不起!俺不是故意的!俺……”

    话说到一半,潘美娥就僵住了。

    手机掉在地上的瞬间两人都忙着去捡,潘美娥坐在椅子上离得近,率先拿到了手机,而紧随其后的孙卓立由于视线的阻挡却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大手握小手,而且彼此呼吸近在咫尺。按着正常的剧本走,这样的环境下男女主人公应该发生点什么才对,从两人的眼神里似乎也能看到他们对此的期待。只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孙卓立那不争气的肚子很是泄气的叫了一声,把现场美妙的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

    咕……

    靠!还来!要不是怕死,孙卓立恨不得在自己肚子上插两刀,但是现在他只能默默地看着潘美娥把手机交还给他。

    “你还没吃早饭呢,那俺就不打扰你了……”潘美娥脸上犹自带着两片红晕,眼睛匆匆对着孙卓立一扫,羞涩的抿了抿嘴唇,起身准备走。刚转过半个身位突然又顿住了,指着桌子上的一本书怯生生地问道:“这书,能不能借俺看看?”

    毕竟是村长的女儿,潘美娥好歹在镇上读完了初中,这在石盆村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大部分男孩子也就小学毕业认识几个字,免得以后出去打工连工钱都不会算,而村里的女孩基本就是上两年小学然后就回家帮忙干活了,像潘美娥这样的在村里已经算是“才女”。

    潘富贵因此得瑟了好一阵,村里人也都羡慕的不得了。无奈也只能羡慕,谁家有这个闲钱送个闺女去上学,反正将来都是人家的媳妇,花了钱也是替人花,不值当!

    “哦哦,好,好!你拿去看吧!”孙卓立忙不迭地应着,眼睛只注意到潘美娥那葱白玉手,根本就没注意到她指的是哪本书。

    潘美娥小心翼翼的拿过书抱在怀里,欣喜的跟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冲孙卓立笑了笑后又跟来的时候一样甩着两条小辫子轻快地跑开了。

    看着那小巧玲珑的身影跑远,孙卓立才关上门往后面李秀芬家走。他现在不仅肚子饿,而且内急。要是大晚上,随便找个草丛来一泡也行,但是白天嘛,还是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怎么说他也是个村官,不能辱没了村官的名声。况且他现在大小号都得解决,这就更得找个安全地点进行了。

    大门虚掩着,孙卓立一把推开,喊了两声没人应,难道出去了?

    他也没多想,直奔后院的茅房。这回他是彻底看清楚了里面没人才进去的,昨天早上跟潘立香闹了那么一个误会,现在想起来耳朵根还是觉得有点烫。

    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前院传来一阵脚步声,孙卓立心虚了一下,别又是潘立香吧?那姐们可是个没节cāo没底线的主,说不定就会冲上来围观。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更喜欢潘美娥,人美脾气好,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让人看着就觉得打心眼里舒服。

    竖着耳朵听了听,脚步声似乎又走远了,看来只是有人从门前路过。

    清空了肚子里的存货,孙卓立又回到前院。他现在是彻底把这当成了根据地,洗漱用品全都放在了李秀芬家。洗脸刷牙,整理内务,全都整完了才一头扎进了厨房。

    让他意外的是桌子上竟然放了一碗“牛nǎi”,还是温的。

    他倒是怀疑过这是不是给家里的孩子准备的,但是一想人那是有母rǔ的,随时可以喝,健康营养。而且这“牛nǎi”是跟他的早饭放在一块的,那应该就是给自己备的了吧?

    太奢侈了!

    昨天在村里逛了那么一圈,对石盆村的情况已经有个大概的了解,这里的人都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牛nǎi面包那还是一个梦想。李秀芬家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基本属于这贫困村里的贫困户了,也就只能靠山吃山,不至于饿死。

    现在居然为了他还特地准备了“牛nǎi”,孙卓立觉得有必要跟李秀芬好好说说这事,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优待他了,就村里补贴的那点少的可怜的生活费恐怕不够支付这么奢华的早餐。

    不过为了不辜负李秀芬的一番心意,他还是咕咚咕咚把“牛nǎi”悉数给喝进了肚子里,一滴都不带剩的,连挂在碗边上的最后那点都给舔了个干净。

    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余光瞥见门口站了个人,背了个孩子,不是李秀芬还能是谁。胸前丰硕的两团软物仍旧是被勒得鼓鼓囊囊,随着背后孩子的扭动,很不自然的左右摆动,像是在召唤人去解救它们。

    孙卓立告诫自己不要想太多,也不要刻意去关注,但是一双眼睛总是不自觉的会在第一时间捕捉这样的画面,潜意识里还会脑补一番剥开外衣之后里面的景象,搞得他负罪感极强。

    以前在街上看到穿着暴露的女人倒是也会瞄上两眼,偶尔也会跟同行的哥们打趣几句,但还没到这种地步,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有点变态了,脑子里怎么净想这些玩意。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本xìng?还是说昨天看了那本乡村题材的小说,思想受到了荼毒?嗯,一定是小说影响了自己的状态!

    好不容易收摄心神,把注意力从李秀芬的胸部转移到她的面部,发现对方的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终究是没说出口,眼睛只是愣愣地看着他手中的这个碗。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