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三章 野猪下山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三章 野猪下山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雪鹰领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儒道至圣
    孙卓立觉得李秀芬可能是发现自己刚才猥琐的眼神了,我去他姥姥的,怎么就不能把持一下,一来就给人这种流氓的印象,他开始有点鄙视自己了。为了打破厨房里这种僵持的局面孙卓立率先开了口:“秀芬姐,以后就别准备牛nǎi了,怪费劲的,你们吃早饭的时候随便给我留点就成,我不挑食。”

    那边李秀芬拍着背上的孩子,轻轻“嗯”了一声,把头一低,脸似乎更红了。

    孙卓立有点懵,女人心海底针,他猜不透李秀芬现在在想什么,但是这样不说话的场面实在是有够尴尬的。无奈,他现在鄙视自己到词穷,只得装作没事人一样,抓过馒头吭哧吭哧啃了起来。

    “秀芬姐,这馒头真好吃!”

    再度深深鄙视一下自己,就算没话找话解尴尬也说点有水平的,这种烂台词一听就觉得很装。孙卓立心里哇呀呀急得乱叫,可面上还得保持镇静。

    好在李秀芬还算善解人意,在孙卓立假装津津有味吃早饭的时候默默地走开忙别的事去了。孙卓立顿时长舒了口气,三口两口把早饭解决,刚迈出厨房门口就见潘立香卷着袖子风风火火的从大门进来。

    “感情你在这呢,俺说咋叫了你半天门也不见答应,还以为没睡醒。你咋还在这呢,村里都发生大事了,你这个村官咋也不管管。”潘立香一边说着一边也朝厨房这边过来,擦着孙卓立的肩膀进了矮屋,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大事?什么大事?没人告诉我啊?”孙卓立有种被人在后脑勺敲了一棍的感觉,晕头转向,毫无头绪,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一大早尽出些怪事,一会不知名少妇找他写信,一会俏皮少女找他聊天,本来好好的秀芬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不太对劲,是自己没睡醒吗?

    “啥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呢,难道你就没听见什么动静?”潘立香看着孙卓立一脸茫然,嗤笑着哀叹了一声,“俺真是服了你了,咋一点jǐng觉xìng都没有,那野猪要是朝你屋里冲过来,那它可就有福了,把你囫囵个吃了得了。”

    “野猪?”这怎么又扯到野猪身上去了?

    “对呀,村西头那边早上来了野猪了,说是有两百多斤呢,差点把住在山脚下癞痢子家的房子给拱了。”潘立香指着村子另一头道。

    孙卓立也不知道她具体指的是哪,但是凭着昨天的印象,要说村西头的山脚那离着他们这边少说也有个一两公里路,那边有点什么动静还真不容易察觉。再说早上,早上为了避免听到烦人的鸡叫,他把自己整个人都捂被子里了,世界倒是清静了,没想到却出了这么档子事。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孙卓立有些汗颜,自己这村官当的略有些水。虽说对于这样的任命他多少有些不服,但事已至此,只能好好表现,积极为自己争取跳出这里的机会,可是这种危急时刻自己偏偏就没出现。

    “现在?野猪当然是跑啦,要不然俺们怎么能全须全尾的站在你面前哩!”潘立香嘿嘿笑着跑过去帮李秀芬一起劈柴去了。

    孙卓立也没耽搁,抬腿就往门外走。

    “你上哪去?”身后传来潘立香那大嗓门。

    “去老支书家!”孙卓立头也不回地答道。

    “野猪都跑了,你找老支书有啥用!”

    ……

    出了大门,孙卓立直奔老支书家的方向走。昨天已经跟着潘立香绕了一圈,对村子里的地形有了大概印象,就算有些弯弯绕绕没记清楚,问一下老乡也都能解决。十几分钟后就见老支书家门口的围了一圈人,老老少少一见孙卓立过来齐刷刷都把视线转移到了他身上,搞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跟村民们打了声招呼,又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歉意,那边老支书的媳妇已经给他端来了一条小板凳。原先坐在老支书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也自觉的给他让出了一个空位。

    “老支书,我刚来村里,不了解情况,以前咱们村里有过野猪下山的事吗?”孙卓立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老支书眯着眼,猛抽了一口烟:“以前倒是也有过,不过那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那会俺还是个毛头小子呢。听说野猪到地里拱庄稼,俺爹和村里其他叔叔伯伯们费了老大劲才抓了几只,还死了人。后来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全国的树根都啃完了,这些个畜生哪还有地儿藏,也都没了影了。许是这些年封山育林,那些小畜生觉着这里是个安生地儿,又都回来了。”

    老支书一边抽着烟,一边犹自皱着眉头发愁。

    孙卓立往四周山上看了一圈,郁郁葱葱,虽然比不上原始森林那么壮观,但至少比城市里那些人工的森林要上规模。这样原生态的环境在大城市里已经很少见了,能有幸见识应该高兴,可是生态恢复了也有麻烦事,眼下野猪下山袭击村民就是一件让人头疼不已的事。

    国家前几年就已经把野猪列进了野生动物保护名单,也就是说普通人不能对其进行猎杀。就算要猎杀,这野猪皮糙肉厚的可不好打,现在枪支管制,连猎枪都不让搁家里了,想要凭着锄头镰刀打野猪,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想到这些孙卓立也有点理解老支书的烦恼了,这事可不好办。野猪下山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长此以往,村里人不得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就连他自己现在也有点担心,说不定哪天就壮烈牺牲在野猪那凶猛的獠牙之下了,还谈什么升官发财,更别提收拾董志杰那小子了。

    孙卓立猛搓了两下板寸头,抬头道:“老支书,我觉得这事得跟镇里面的领导反映一下,让他们派专人来围剿野猪才行。”

    遇上野生动物这种事孙卓立也不敢随便拿主意,况且还是攻击力超强的野猪,可不敢贸然去挑衅,为今之计只能是搬救兵。

    “村长也这么说哩,那野猪跑了之后村长就已经奔镇里去了,估摸着明天就能有信了。俺们刚才在讨论的就是在村长搬来救兵前该咋办,万一那些人没来野猪倒是先下山,那可就不好说了。这回是没伤着人,下次……”话说到一半老支书又迫不及待地咬上了他的烟杆,吞云吐雾,跟个瘾君子似的。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