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五章 原来是寡妇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十五章 原来是寡妇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大主宰雪鹰领主龙王传说玄界之门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儒道至圣
    就在他满脑子想些有的没的时候李秀芬似乎也意识到好像有人看着自己,一抬头竟是和孙卓立来了个四目相对。从容的放下碗,拉好衣服,又和孙卓立无声的对视了一眼,这才起身回了自己屋里。

    孙卓立看得清楚,李秀芬的眼神里分明流露出被人窥探的害羞,只是不便言明。换做潘立香说不定又会拿这事调侃他几句,而李秀芬却是选择默默转身,这就是这姑嫂之间最大的区别,一个泼辣如火,一个沉静如水。

    让孙卓立感到不解的是这xìng格迥异的姑嫂二人相处倒也和谐,没见两人有什么不合。

    “咋了,你对着空气看啥呢,见鬼了不成!”说曹cāo曹cāo到,潘立香提着一个竹编筐朝他快步走过来。

    “咦,你怎么有这么多打猎的工具?”孙卓立往那筐里探头看了一眼,光捕兽夹就有三四个,另外还有自制的弓箭,底下一个铁匣子里竟然还装了几个山猪炮。

    这山猪炮也是猎杀野猪的小工具,说不上有多大伤害,但是埋在地里野猪要是拱了那怎么也能炸他个满嘴开花,耗他点攻击力。遇上一般的野猪够伤他半条命,但是如果是独行的那种公猪杀伤力就有限了,说不定还会激怒它,导致怒气值暴涨。

    先前他也是想到过这种小道具,只是没说,一来觉得这东西不好弄,村子里大概也不会有。其次这东西埋在地里万一不知情的人给踩了或者是怎么了伤着人那就不妙了,所以就没说。

    强电网也是,杀伤力倒是够,也能让野猪远离村子,可是也容易伤着人,就都埋在肚子里没说。

    看着手中的山猪炮,孙卓立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回去。他们现在在树林里放些捕兽夹只是权宜之计,让村民们能够安心生活,不至于为了一次突发事件而搞得人心惶惶,等村长从镇上找来帮手就用不上了。

    这山猪炮本来就是国家禁止的,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吧。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事被人抓住了把柄,到时候一辈子折在这山沟沟里那可就哭都找不着坟头了。

    从竹编筐里又翻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孙卓立基本都叫不出名字,只捡觉得大概用得上的东西另外装了个筐,把剩余的都给整齐放好。

    孙卓立捡起一个大号的捕兽夹,想掰开看看好不好使,结果刚拿手上才准备试验就被潘立香给喝住了:“不要命了,那东西能把你一条腿给夹断信不信!照俺说你个读书人拿笔杆子不是挺好,打野猪你凑个什么热闹,不怕野猪给你送阎王爷那报道去呀!你不就是想试试这东西能不能用吗,俺来吧!”

    “你会用?”孙卓立有些质疑地看了她一眼。潘立香虽然有着女汉子的特质,但是捕兽夹这种暴力的玩意还是男的玩得多吧?

    就在他诧异的目光中,潘立香找了块空地,三两下摆弄好捕兽夹,顺手拿了根手臂粗细的长棍子往捕兽夹上一碰,啪!棍子被结结实实的夹住了,那尖尖的锯齿陷在木棍里,怎么甩都甩不掉。

    看来这玩意还能用,控制能力也挺强!

    孙卓立心满意足的上前准备收起捕兽夹,一会到树林里亲手做陷阱去。但是让他比较尴尬的是这捕兽夹怎么掰不开了,之前还挺活络的呢,没听说这玩意是一次xìng的啊?憋足了劲使劲想把这两半鲨鱼齿给分开,可惜这玩意很不给面,孙卓立都憋红了脸,愣是纹丝不动。

    旁边潘立香早笑得直不起要来了,等孙卓立确定不再跟捕兽夹较劲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蹲下身子随便整吧了几下就松开了:“俺就说你个读书人不适合这些东西吧,还不信!咋样,现在没话说了吧!”

    孙卓立:“……”

    在事实面前再多的言语也是白搭,何况他这会是真没词可以反驳潘立香,谁让自己这么怂呢!

    “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已经在潘立香面前丢过一回脸了,孙卓立可不想一会到了其他村民面前还跟个二傻子似的,所以厚着脸皮向潘立香请教捕兽夹的使用方法。

    潘立香倒也不吝啬,手把手把所有细节都给他讲解了一遍,还亲自教他到了树林子里该怎么用。

    “在盖上树叶子之前你可得拿些粪便好好抹一抹,要不然那野猪可不会上当,闻着人的味道就远远的绕开了。别看那小畜生长得不咋地,在这种时候脑子可不比你差!”想到刚才孙卓立那糗样潘立香忍不住又咯咯笑了起来。

    “俺劝你还是别去凑这个热闹了,让村里那些糙老爷们去就得了,你看你手白白净净又细又长的,真不适合干这活!”

    刚才手把手教学的时候潘立香狠狠地在孙卓立手上摸了几把,光滑白嫩,比村子里这些女人的手还好看,着实让她羡慕了一把。这会看着,心思一动,拉过孙卓立的手又是一番研究:“你说你这手是咋养的,咋这么好看呢!”

    孙卓立的脑门上三道黑线,这不是猥琐大叔勾搭萌妹子的台词吗,怎么潘立香也学会了?

    “那个……你怎么会用这些工具的?”孙卓立顾左右而言他,顺道把手给撤了回来。

    潘立香低头瞅着地上一堆东西,苦笑道:“俺都是跟着俺哥学的。”

    “你哥?”孙卓立照着院子看了一圈,还真有点好奇这里的男主人到底长什么样。

    “嗯!俺哥可是村里的好猎手,抓兔子,捕个獾啊啥的谁都敌不过他!”潘立香说这话的时候透着股难以抑制的骄傲,但隐隐又有些伤感。

    孙卓立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又觉得不会那么巧:“那他人呢?”

    “死了……”

    “对不起……”

    孙卓立暗怪自己嘴贱,没事提这种问题干什么。但这也解开了他昨天的疑问,一整天都没见着男主人,还以为是上城里打工去了呢,没想到竟然是英年早逝。刚才潘立香说话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结果还真被他猜中了,这么说来秀芬姐是个寡妇?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