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二十章 腿被女人压麻了

    “健身房?那是啥地方?”潘立香听到了新名词,立马就来了兴趣,脸也跟着贴的更近。

    “呃……就是锻炼身体的地方。”孙卓立感觉要再这么继续下去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做些什么难以控制的事情。

    “要钱不?”

    “要钱,而且还不便宜。”

    “啧,都不知道你们那些城里人咋想的,花钱买罪受。真舍得那把子力气还不如到地里干点活,既能锻炼身体还能拾掇一下庄稼,多好。花钱去流汗,咋就不知道节约呢,净花些冤枉钱,都便宜了那些黑心的商人了。往后你要是想锻炼就上俺们这来,下地干活还是上山捕猎,随你高兴……”

    潘立香越说越来劲,要不是孙卓立拦着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两人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树叶泥土,刚要走的时候孙卓立一个踉跄,差点一个狗吃屎。

    被潘立香压得久了,这腿竟然麻了!可见孙卓立之前僵持的是有多辛苦,但凡动两下松松筋骨都不至于如此,现在这样只能证明这小子被潘立香压着的这段时间只怕是连动都没动。

    “要不再歇会?”

    “不用不用!还是赶紧走吧,一会真赶不上顺子叔他们了!”继续留在这还不知道潘立香会对他发动什么攻势呢,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刺激有那么几回就得了,多了就怕身体扛不住。

    这回上山走得就顺多了,因为顺子叔他们走得时候开了条道,除了一些比较陡峭的地方需要多留点心,其他倒是不用害怕,荆棘刺条什么的都被清理干净了。陷阱?顺子叔他们已经探过路了,哪还有什么陷阱。

    不过越往上走倒是要担心顺子叔他们安的捕兽夹,但是这种东西以防自己人中招一般都会留些记号。有潘立香在旁边指导着,孙卓立倒也不担心。两人吭哧吭哧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跟上大部队,东子他们见到二人过来都是嘿嘿一笑,那眼神里透着的古怪显而易见,丝毫不带隐藏的。

    “你们几个傻了吧,没事傻乐个什么劲!”潘立香明知道东子他们在笑什么,但就是表现得好像什么事也不知道似的。

    东子他们几人听她这么说不仅不收敛反而笑的更加放肆,对他们来说光是想到两人抱在一块打滚的画面就已经够可乐了,这潘立香不回避还往枪口上撞,那不笑她笑谁。农村里可没那么多可乐的事,好不容易逮着一件还不得乐够了本。

    其余那些人大概来的路上也是听东子他们说了一些,此时看着潘立香也是时不时地偷乐几声。本来因为野猪下山变得沉重紧张的气氛这会全没了影,一个个脸上都是乐开了花,干起活来也是倍儿有劲。

    “哎哟!你小子没长眼睛呢,这大粪往哪涂呢!咋不给你自己脸上也来点!”顺子叔正在安捕兽夹,啪的一下一坨大粪就粘在了他的额头,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三只眼呢。

    孙卓立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潘立香却是个嘴快的:“哈哈,顺子叔你这是使得哪门子偏方啊,驱邪还是求财呀?俺咋没听说有这样的方子呢,回头可得跟俺们说说,这东西到底灵不灵!”

    潘立香叉着腰站在旁边咯咯直笑,那边顺子叔却是脸都憋青了。那个不小心把大粪甩在顺子叔脸上的人这会一个劲的赔不是,伸手就要替顺子叔把额头上那坨大粪给清理了,却反被顺子叔嫌弃。

    “去去去!你小子一身的大粪味,一会把俺整个脸都熏得跟刚从茅坑里捞出来似的,还是俺自己来得了!要是再有一次,看俺不打折你的腿!”顺子叔骂完之后小心翼翼的把额头上那一坨臭烘烘的牛粪给扒拉干净,又接过其他人递过来的湿毛巾好好擦了几遍,再三确认没有残留才作罢。

    转身对着那人说道:“你就到那边把剩下的夹子都给涂上就完了,这边暂时也用不上你。”

    看着那人提着一袋大粪被支到了老远,东子几人嘎嘎乐得都合不拢嘴了。

    “咋的!都想跟着他一起抹大粪去呀!”顺子叔一瞪眼,东子几人立马收声。他们可是知道顺子叔这会气不顺,万一把他惹毛了,也把自己安排去抹大粪那可就不妙了。

    一个个低头垂眼,乖得跟个兔子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默默的走到一边各干各的活去了。

    孙卓立眼见大家都有活,就自己跟个多余的人似的站在这,卷了卷袖子走到顺子叔跟前蹲下准备一起帮忙。

    “哎呀,孙领导,这种活还是俺们来就行了,你就站那指点指点。”顺子叔换上了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跟刚才训东子他们时横眉瞪目的样子简直不是一个人。

    东子几人对视了一眼歪了歪嘴,显然是对顺子叔的差别待遇不满。但也没办法,人家是领导,本来就跟自己这些屁民不在同一个等级上,换了自己也不敢铁着脸跟领导说话,那还想不想活了。

    他们只得拿孙卓立和潘立香那点事安慰自己,人领导也不是什么都好,瞧,一来就跟村里俩姑娘勾搭上了,将来一准也是个花心大萝卜。

    孙卓立当然不知道东子他们在想什么,也顾不上,只是见缝插针的忙活着看能不能帮上点什么忙。

    “顺子叔,你看我来都来了,又不让我干活,那不是明显把我当外人吗。我知道我技术不如您,不过给您打个下手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孙卓立倒是还有点自知之明。

    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人顺子叔两手刷刷刷动作行云流水,他根本就赶不上,刚想到这一步,人家已经把下一步都做完了。这就是菜鸟跟老手的区别。

    “得!有孙领导给俺打下手,那是俺有面!”顺子叔笑得那叫一个灿烂,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眼珠子长啥样都看不见了。

    孙卓立的加入一开始反而拖慢了顺子叔的节奏,时不时还得等着他找工具,连观战的潘立香都看不下去了,干脆自己动手替他找。但是合作了几次后孙卓立也渐渐进入了状态,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都不用人提醒。

    他们这些人负责北面的这两座山头,十来号人一路说说笑笑,累了就歇歇喝口水啥的,还有嗓子好的还秀了一把。孙卓立也被哄着唱了两首歌,都是刘德华的老歌,《忘情水》、《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听完之后东子几人就嚷嚷着要学,觉得这歌真是太带劲了。孙卓立也表示有机会可以教他们一些其他的歌,反正他那电脑里还存着不少呢。

    一堆人走走停停,一直到太阳都落山了才把这两座山头给走了下来。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