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二十二章 娇羞少女

    洗过澡嘱咐李秀芬她们关好门窗,孙卓立自己拿了个手电筒就往前面村委会的房子走。正要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窜出个人影把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手电筒转过去。

    “谁!”

    “是俺。”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

    “潘美娥?”孙卓立已经看清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影,大眼睛大胸脯,不是潘美娥还能是谁,只是早上好像不是这个发型,衣服也换了。

    “你来找我有事吗?”这个点村里人要么在自家院子里乘凉,要么早早上床睡觉了,黑咕隆咚的没事谁会到处瞎溜达,不怕一不小心摔沟里呀。

    潘美娥手里握着个小白瓷瓶:“俺听说你今天到山上的时候摔了,喏,这是专治摔伤的,在伤口上涂一点就好。”

    把白瓷瓶往孙卓立手上一塞潘美娥砸吧了一下嘴,长睫毛呼扇了几下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又问道:“俺听说立香姐跟你一块摔山脚下去了?”

    “嗯,她看我摔了想拉我一把,结果被我带着一起滚下山了,不过没什么大碍,谢谢你还专门给我送药来。外面蚊子多,要不要进来坐坐?”孙卓立已经打开了门,身子往旁边侧了侧,给潘立香让出了道。

    “不用了,太晚了,俺娘不知道俺出来,一会该着急了。”潘美娥小脸一红,看得出来对于孙卓立的热情邀请她很高兴,轻咬着下嘴唇,甩着马尾辫小跑了几步已经从孙卓立右边跑到了左边,随即又停住了,微微一转头,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说道,“你借俺的那本书俺看了……”

    “哦……唉,把手电筒带上吧,路上黑……”孙卓立喊的时候潘美娥早就消失在茫茫夜sè中了,只听到哒哒哒清脆的脚步声以及远处狗叫的声音。

    进了屋把东西随处一放,咚,往床上一躺,真舒服!这一天累得,跟个孙子似的,总算是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刚要闭上眼睛,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潘美娥那张秀气的脸。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个小白瓷瓶,孙卓立有种幸福来敲门的感觉。凭他过去27年的人生经历,有一个女孩会牵挂你的一举一动,会在来见你的时候变换各种造型,看你的时候眼神迷蒙,说话都细声细气,这基本上可以肯定对方是看上你了。

    眼下潘美把这几条都占了,那还有什么可值得怀疑的,老子的chūn天到了!

    自从到了这石盆村,孙卓立就走了桃花运,潘立香那就不用说了,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对自己有意思。而且这姐们胆子大,放得开,说话举动都没个遮拦,刺激是挺刺激的,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孙卓立也不能表现得跟个衣冠禽兽似的啊,得处处把持着点,还得提防她什么时候冷不丁的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与其说是艳福,孙卓立更觉得是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情况下就轰的炸了,完全不由人控制。

    潘美娥就不一样了,典型的娇羞少女,一颦一笑都透着十八岁女孩青涩的味道,让人看得全身都痒痒。十八岁的时候喜欢这样的少女,到了27岁仍旧对这样鲜花一样的女孩无法抗拒,这算是忠诚还是无知?反正孙卓立对这个潘美娥是上了心了,每次见到她都觉得心情舒畅,jīng神振奋。

    至于那个周翠萍,孙卓立觉得那位大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虽然只相处了那么一会,但是看得出来那婆娘是属于心思活络,xìng情放荡那一类的,要不然怎么总在他身上蹭一下,碰一下的,那眼睛都跟安了强电流似的,逮着机会就冲他放电。

    忽然想到这些孙卓立的jīng神头猛的就来了,睡意全无,琢磨着找点东西打发一下时间。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那本乡村题材的小说,觉得自己跟那支教老师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共同点了,不知道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借鉴的。

    枕头底下翻了一圈,没有。桌子上也找了,还是没有。这屋子就这么点大,一眼过去能把所有东西都看一遍,不存在藏在某个犄角旮旯的问题,难不成不翼而飞了?

    这书能不能借俺看一下……

    脑子里突然响起潘美娥羞答答的声音,孙卓立瞬间肠子都快悔青了,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他这会算是明白过来刚才潘美娥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书看了……那可是本不折不扣的乡土黄啊,里面有各种描述男女之间暧昧的事,顺带偷情爬灰之类的,连具体细节都介绍的相当全面,简直可以说是一本讲述乡村yín荡史的书啊。

    这种书自己偷摸看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它借给了别人,而且那人还是潘美娥。

    这下完了!要说之前是其他人传他的谣言绯闻,这回是他自己把自己彻底给毁了个底掉,一点都不带剩的,节cāo碎满地啊!挖条地道逃走算了!

    不对……潘美娥好像并没有嫌弃他的样子,小脸红扑扑粉嫩嫩,眼神还是那么柔情似水,那衣裳的扣子好像比之前还多解开了一颗……

    孙卓立仔细回忆着潘美娥身上的一点一滴,越想越乐呵,种种迹象表明,人潘美娥看了那本书之后不仅没有把他当成斯文败类,似乎还从中学习了不少新知识,果然是个好学上进的好姑娘。

    他现在不为自己糊里糊涂把一本黄书借给潘美娥苦恼,只恨自己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当时居然只顾着看人脸,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不知道潘美娥会不会因此失望,从此就不再jīng心捯饬,那可就亏大发了,他对这姑娘挺有好感的,暗戳戳的希望两人之间能发生点什么。

    但是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总不能跑到村长家找她说自己觉得她那扣子还可以再多解两颗,最好把半个球都露出来,这样最xìng感之类的吧,那是流氓二溜子,他可不能这么没下限。

    辗转反侧在床上想着有的没的,一会呵呵傻笑两声,一会又唉声叹气挠墙,一个人能有如此多的情绪转折,可见这事对他的影响是有多大。不过这次借书事件倒是歪打正着,可以进一步确定潘美娥对自己那是芳心暗许,这朵花可以摘!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