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二十三章 外来美女

    有了前两天早起的经历,孙卓立似乎渐渐开始适应新的作息规律,外面鸡叫一起就很自然的睁开了眼睛,也不像第一天时那样哈欠连天,jīng神头比任何时候都足。看来早睡早起确实有利身心健康,只是就算知道这个道理,过去也没有机会实施。

    试想在城市那种环境里,有谁天一黑就爬床上睡觉的。就算偶有遇到,大家也都是以“呵呵”来表示自己的态度。但是在这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rì出而作rì落而息,有谁要是大半夜的还不睡那绝对是个异类,要么是有病,要么也许是等着人都睡着了想干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伸了个懒腰孙卓立把窗户支了起来,一阵清风吹来冷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山区的早晨还是有点凉的。拉了被子裹在身上,一时无聊就坐在窗口开始看着外面绵延不绝的山林。

    此时外面还是灰蒙蒙一片,但是这并不影响孙卓立观山景的心情。自从昨晚知道了潘美娥的心思,他这情绪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见到什么都感觉美,好,特棒!连那些缠绕在林间山头的雾气在他看来都那么轻盈袅娜,真的跟神话传说中那样有如仙子下凡。

    眼前一闪,在云雾缭绕的山林里孙卓立似乎看到远处半山腰好像有个红sè的小点出现了一下,随即又消失了,直觉上像是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再往那个方向看得时候青松白雾,还跟原来一样,没有什么所谓的红点,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等到八点左右,估摸着后面李秀芬她们应该都已经起床了,孙卓立也是穿好衣服溜溜达达往后走。他准备一会吃完早饭再去趟老支书家,看看昨晚上那些个野猪有没有什么动静。另外村长去了镇上也不知道回没回来,他也得去打听打听。

    刚迈进大门就看到李秀芬坐在堂屋门槛上,双手抱着孩子正在喂nǎi。那孩子也很给力,听到外面有动静忙的就撇下**不管了,好奇地朝着孙卓立看过来。而孙卓立却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李秀芬那呲着nǎi水的胸脯上,一时没忍住咕嘟咕嘟咽了两口口水,闹了李秀芬一个大脸红,赶紧把孩子的头又转了回去。

    “孙领导早啊,早饭在锅里热着呢。”李秀芬说话的声音明显有点颤。

    孙卓立也是很机械的哦了一声,洗漱完毕后低着头就进了厨房。

    今天的早饭是玉米,一看就是新鲜刚摘的,还裹着一层玉米叶,香气扑鼻,闻着这个味道孙卓立的口水就哗啦啦的,最后吭哧吭哧连吃了两个。

    “秀芬姐,我去老支书家看看,要是有事就上那找我。”临走的时候看着李秀芬胸口露出的一片嫩白,孙卓立艰难的回忆了一下昨天早上自己喝的那碗nǎi,好像确实跟自己以前喝的有很大的不同。

    去了老支书家结果老支书不在,家里只有他女儿。来了这么多趟,孙卓立只在第一次拜访的时候见过老支书的女儿,还只是个背影,连面都没见着,这次总算是见着正脸了。

    圆脸蛋高鼻梁,两个深深的酒窝特招人眼球,而且她似乎很爱笑,从孙卓立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一直笑眯眯的,看着特别喜庆。

    “你好,我叫孙卓立。”

    “嗯,俺知道。这两天俺爹一直提起你呢,说新来的领导长得好,有学问,又懂人情世故,让俺们都学着点呢。而且……而且还说让俺也找个像你这样的姑爷!嘻嘻!”她这一笑两个酒窝就更明显了。

    “我哪有老支书说的那么好。”孙卓立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被人当成了标杆,还说的那么好,关键还把他列为了准女婿的典范,这多少让他尴尬又欣喜,看来自己的认同率还挺高的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潘彩霞,俺出生的那天刚好有道彩虹,俺爹说俺是仙女投胎哩,所以就给起了这么个名。”潘彩霞乐呵呵的说的很认真,眼睛往外面一扫突然指着远处说道,“俺爹他们回来了!咦?咋那么多人跟着哩?”

    循着潘彩霞指的方向孙卓立确实看到一群人闹哄哄的往这边过来,而且不断有人加入这个队伍。潘彩霞先前说老支书一早就和村里的村民到处查看去了,看看有没有野猪下山,难不成昨天的捕兽夹见效了?

    跑了一段路大老远就听到有人在外围说“好看、漂亮、水灵”之类的词,一开始他还纳闷,野猪也能好看?但是他很快就明白这些人说的根本不是野猪,而是人,还是个女人!

    “哎呀,你们挤啥嘛,让让!让让!”老支书很无奈的在人堆里吼了几嗓子,可是人不仅没散反而聚得更紧密了,孙卓立借着海拔优势看到老支书差点被后面挤过来的人推倒。好在是人多,只撞着了前面人的肩膀,没出什么大事,但是看他捂着额头一脸痛苦的表情刚才那下应该撞得不轻。

    “麻烦让一下,让一下!”孙卓立拨开层层人群,总算是和里面的老支书会师了,顺便也给老支书开了条道,让他顺利的把那名红衣女子也抬回了家。

    “谢谢你!我叫欧晓燕!”红衣女子率先做起了自我介绍,还主动和孙卓立握了手。

    “我叫孙卓立,是新来的村官,你这腿?”孙卓立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欧晓燕,高马尾,细眉杏眼,光洁的脸庞一看就是平常有在做美容保养的。她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很职业化,不是企业高官就是事业单位的领导。

    明知孙卓立在上下打量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抿着嘴淡淡的笑,表现的很有涵养。

    “哦,早上不小心摔了一跤,貌似把脚给崴了。多亏这位潘老伯以及这些乡亲,要不是他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欧晓燕说着又是对着老支书这些人一通感激,明明是一些恭维话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让人觉得特别诚恳,特别有亲和力,有说服力,明明不信的都被他忽悠信了。一个个挠着脑袋憨笑,分明就是被夸得很窝心的样子。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