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二十六章 莫非是个女领导?

    至于这个消息能不能等到大家都没底,聊胜于无,权当是给自己一个希望,这么些年他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小孙!小孙!”屋子里传来欧晓燕的声音。

    孙卓立这回进屋之前特地敲了门,直到里面说了请进才敢进去。欧晓燕穿戴整齐重新坐在了床上,指着对面的一条小板凳说道:“坐吧!”

    她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俨然一副主人家的味道,孙卓立倒也没有跟她计较这些,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欧晓燕。此时她穿了一身休闲的居家服,薄薄的衣衫把她身上的曲线勾勒的异常明显,胸大腰细,孙卓立脑子里当即闪过四个字,魔鬼身材。

    只可惜这条小板凳太低了,以至于他看欧晓燕的时候只能仰视,如果是站着的话说不定能从她那深V领子里看到些什么。不过仰视也有仰视的好,从他这角度看过去,本来就丰满的胸部此时又被放大了许多,那种泰山压顶的感觉非但没有给他带来压抑,反倒是让人颇为享受。

    不止一次,孙卓立幻想着欧晓燕的内衣突然崩开,而后那两团绵软之物就能得到解放,就像秀芬姐胸前那样。初时还让他有点不习惯,眼神刻意闪避,但就这么两天时间他已经不再大惊小怪,也能很自然的与李秀芬以及她那完全zì yóu的胸部对视,倒是欧晓燕这样包裹严实的重新唤起了他的好奇心,想对内衣里面的光景一探究竟。

    欧晓燕也注意到了孙卓立的眼神,但她并没有斥责,只是选择xìng的无视,她这样的反应倒让孙卓立觉得自己过于龌龊,逮着机会就对人家眼神猥亵,太特么不是人了。

    “欧小姐,你找我有事?”孙卓立YY了一番之后总算是想起这茬来了,欧晓燕把他叫进来总不至于是让他来观摩自己身材的吧,应该是有什么事才对。

    “我刚才听到你和老支书在外面聊天,老支书貌似心情不大爽利,怎么了,村子里最近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同样是向人打听事情,欧晓燕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八卦,而是关心。

    “嗯,昨天有野猪下山,差点把一户村民家的房子给毁了,现在大家都担心野猪会再次下山。昨天是一只,下次就不知道是几只了,所以大家在想怎么才能不让野猪进入村民活动的范围。”孙卓立把事情简单介绍了一下,这种事瞒不住也不需要隐瞒。相反此刻他倒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这样镇上以至于县里就不会对石盆村不管不顾,除非那些人不想要继续混下去了。

    听到野猪下山欧晓燕轻轻吸了口凉气,这方面的报道她也是听说过一些,知道这种动物不仅毁坏庄稼,更甚者一不小心把它惹毛了还会对人发起攻击。

    “不是说已经向镇里反映情况了吗?”老支书进门时候说的那句话欧晓燕在屋里也听见了。

    “说是说了,不过看样子上面并没有很重视。”对此,孙卓立也是有些无奈。

    “哦?怎么说?”欧晓燕在屋里擦身子,虽然听了几耳朵,但是孙卓立和老支书的谈话却是没听全,此时孙卓立说上面并不重视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真要是野猪成群下山那对村民的生活起居可是会造成严重影响的,说不定这里的人被逼无奈得背井离乡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就算是为了安抚民心,上面的领导也该做一些有效措施才对啊。

    “呃,这个说来话长……”

    “没事,你慢慢说。”欧晓燕倒是不嫌烦,摆好了姿势等着听孙卓立的长篇故事。

    看她这架势,自己不说还不行了。于是孙卓立把老支书跟他说的那些事又一五一十的给欧晓燕转述了一遍,说完之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半晌,欧晓燕才又说道:“这些事我能再找其他村民了解一些情况吗?”

    “当然可以,那我得空跟老支书说说,等你腿脚方便了让他领着你到村里仔细问问。”孙卓立不认为老支书会骗自己,而眼前这个欧晓燕的态度让他隐隐觉得这次的事说不定她可以帮上忙,所以当欧晓燕提出想要进一步调查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好的,麻烦你了小孙。”欧晓燕对他点头说道。又过了一会,见孙卓立仍旧坐在小板凳上,欧晓燕好奇地看了一眼:“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哦,那我先走了,有事你可以找秀芬姐,也可以直接找我。”孙卓立现在已经有八成的把握这个欧晓燕一定是什么单位的领导,从她身上展现出来的上位者气势就不用说了,连说话都那么有领导范儿,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只是对方一直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他也就当不知道,这样大家相处起来才不至于别扭,要不然知道她是个领导,不仅是孙卓立村里其他人肯定会把她当成神一样供起来,那估摸着不是欧晓燕想要看到的。

    难不成是镇长?来的时候没听说这罗湾镇的镇长是个女的呀!县长?县长是董志杰他大伯,董明山。

    得,管他是谁呢,只要能帮忙解决眼下野猪的隐患就成!

    从屋里出来看到厨房的烟囱冒着烟,估摸着李秀芬是在给欧晓燕炖汤,而至于潘立香一个早上都不见人影兴许也是在哪忙活着呢。

    站在台阶上往远处看了看,孙卓立觉得有必要上潘富贵家走一趟,虽然老支书说了有事会再来通知他,但是作为村官,配合村里的干部工作是他的本职,在这种时候他要是像个大老爷一样守在这等着别人给他传递消息显然不合适。

    他和潘富贵不对盘那是事实,但公是公私是私,总不能因为两人看不对眼就连工作上的事也一并受到阻挠,那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得去趟村长家,这既是对这野猪事件的重视,也是对村长的一种尊重,心里不爽可以,但态度还是得有。

    沿着简易的土石路走了一刻钟左右,刚踏上门前的石阶就听得里面潘富贵扯着嗓子大发雷霆。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