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二十八章 鲜红的肚兜

    眼睛扫到前面堤坝上,放着一身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不是之前潘美娥穿在身上的还能是什么。有人自杀之前还把衣服叠好放在边上的吗,答案显而易见。

    孙卓立觉得脸有点烧,表情极不自然的“哦”了一声。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半晌,除了防止身体下沉划了划水之外再没有别的动作。

    按说既然知道是个误会,孙卓立应该松手才对。潘立香会选择下到水库洗澡起码应该熟悉水xìng,之前那一沉一冒给人危险的画面纯粹是假象。但孙卓立似乎执着不肯相信,仍旧是牢牢的抱住潘美娥。

    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对方的脸上转移到了水面以下,白腻的胸口,丰硕鼓荡的柔软之物,肚兜?潘美娥竟然还穿了个鸳鸯戏水的肚兜?被水湿透的肚兜此时服帖的粘在身上,就像被包裹的礼物,恨不得撕开看看。

    情不自禁下搂在潘美娥身上的手紧缩了一下,随即便听到一声类似呻吟的嘤咛,在这空旷的山林中来回震荡,妙不可言。

    水库的水凉飕飕的,但孙卓立的身体却热情如火,小伙伴已经迫不及待要挣脱束缚大展身手了。与他紧贴的潘美娥似乎也感觉到了水下的异样,身子一紧娇羞的把头给转了过去。

    “那个……水凉,咱们还是上去吧……”从来没有跟哪个男的靠这么近,而且是在穿的如此少的情况下,潘美娥的紧张显而易见,以至于连整话都说不上一句。刚才那番话似乎耗费了她不少力气,此时只看到她丰盈的胸脯上下起伏着大喘气。

    孙卓立倒是爽快地应了声“好”,只不过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还一时不忍心放开怀里的尤物,直到潘美娥再度投来羞涩的目光才终于机械的松开了手,这是大脑与身体艰苦对抗之后的结果。

    他的手一松开,潘美娥就刺溜一下跑进了水里。如鱼得水,游的各种畅快,比起孙卓立这种半吊子不知道要好上多少,由此可见她的水xìng确实不错,而之前也的的确确是误会一场。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岸边,只不过到了岸边之后潘美娥却是停住了。

    “怎么了?腿抽筋了?”由于水库里的水上下温差大,腿在水中容易抽筋,这也正是为什么很多人会在水库中溺水的原因。看到潘美娥停滞不前,孙卓立还以为是她腿抽筋,正要伸手帮忙却见潘美娥往旁边躲了躲,眼睛无意中往堤坝上看了一眼。

    顺着那个方向一看孙卓立一拍自己脑袋,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潘美娥的衣服还在上面呢,现在这样穿个肚兜自然是不好意思出水的。他觉得今天自己的状态有点问题,怎么每次判断都出错,难不成是早上没睡好的缘故?

    “我先上去,帮你把风。”哗啦一下跳出水面,蹭蹭蹭往堤坝上跑了几步,捡起自己慌忙中沿路扔下的衣服裤子就消失在了山林。

    一边走一边还在回想刚才两人在水中坦诚相待的画面,忍不住又激动了一番。上次摔在菜地里的时候他只知道潘美娥腰上的手感好,柔软弹滑,这次几乎整个人都在他怀里,尤其那秀气的美背,就窝在自己胸口。这滋味,想想都让人兴奋。

    但是兴奋之后却是沮丧,怎么就没好好欣赏一下,现在脑中除了那个鲜红的肚兜,他竟然完全想不起来潘美娥的身体是个什么样,太不知道把握机会了。

    只是想到肚兜孙卓立的眼睛里猛地又闪过一道jīng光,这玩意除了在小孩身上偶尔见到还真没看哪个女人穿过,就算和前女友玩情调的时候也从没想到过这东西,乍一眼看到除了新奇还带有莫名的冲动。

    一块小红布把私密的地方简单一遮却不像现代的内衣一样让人看不透里面的真伪,中间若隐若现的形状以及四周的缝隙无一不在勾引着人把它掀开一探究竟。

    看得见,摸不着。看来还是古人比较有情调,这东西可比什么情趣内衣之类的有诱惑力多了,不知道秀芬姐要是穿上肚兜会是个什么样子,如果换成是那个欧晓燕呢……

    孙卓立两眼发直,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完全没注意到潘美娥已经来到身边,猛地回头看到有人在身后还以为是见了鬼,连着踉跄了几步。

    “俺是不是吓着你了?”眼见孙卓立差点被自己绊倒,潘美娥赶紧伸手拉了一把。

    孙卓立那个囧,他不是号称替人把风的吗,怎么人走到自己身边都没意识到,这有渎职之嫌啊。道了声谢,见潘美娥都已经收拾妥当,连头发都重新编好了辫子,于是便提出回家。

    “嗯。”潘美娥轻轻点了点头,嘴巴动了动却是yù言又止。

    孙卓立倒是想问她想说什么来着,但又怕问出来之后大家尴尬,万一人家说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虽然这种事基本上不可能发生在潘美娥身上,但他还是忍住没张口。既然对方没说,那肯定就是没好意思说或者说并不重要,他就别刨根问底了。

    压着好奇两人仍旧是一前一后,因为孙卓立根本不知道下山的路怎么走,只好跟在潘美娥身后。偶尔伸手帮忙把树枝扒开,免得伤到了潘美娥,每次潘美娥都会侧头柔柔的看他一眼,这一眼可就复杂了,有感激,有暧昧,隐约还藏着刚才她想说而没说的话。

    眼看着就要走出竹林,潘美娥突然回头看向孙卓立:“你说你一直跟着俺到山上?”

    没头没脑的问这么一句孙卓立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对啊,我看你哭着跑到山上,怕你一时想不开。”说完之后耳朵一阵滚烫,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人家潘美娥根本就没这想法,是他联想丰富还闹出了那么个乌龙,现在居然还有脸说担心人家出事,这听着多少有些虚伪。

    但偏偏潘美娥就信了,嘴角一扬露出少女式纯真的笑容,很快却是小脸一沉,有些忧伤:“你的书被俺爹给撕了……”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