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三十一章 一条内裤惹的祸

    甩了甩脑袋,李秀芬兀自干活去了。这边孙卓立收拾妥当也回了前面村委会的房子睡午觉,只不过心里惦记着村里这点事,这一觉倒是没跟上回那样一直睡到傍晚,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

    打开后面的窗户往李秀芬家远远地看了一眼,大门虚掩着,跟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意味着老支书应该没来找过他。得知这个情况孙卓立也不知道是该紧张还是高兴,老支书没来意味着山里那些野猪还算安分,没给大伙添乱,另一方面也说明救兵没来,两者一权衡就不知道该是个什么心情了。

    第一天来的时候对村子充满了好奇,昨天又跟着上山跑了一圈,今天突然闲下来才发现这农村的生活确实有些单调无聊,起码让他这个初来乍到的人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融入群众生活跟着下地去?就他这连刨地都不会的,到了地里不把人庄稼折腾没了就不错了。找人聊天,增进彼此感情?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过去也不怕耽误人事情啊。

    脑子里闪过一些有的没的,突然想到了另一个人,欧晓燕。自己起码还能到处溜达,人家伤员一个,上个厕所都得折腾好久,溜达基本只能靠双眼。不知道这会在干什么,听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咚!孙卓立顺势又躺回了床上,双手别在脑后回顾着与欧晓燕接触的画面。想着想着突然没来由的笑出了声,这女人还真是奇怪,她也不问问情况就跟着自己到了秀芬姐家,难道不怕被人坑了?

    还有,正常女人在上厕所的时候被人撞见就算不生气也总会有些不好意思,结果她却愣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就那么静静地等着自己转过身去,不紧不慢的从里面出来。这份淡定到底是与生俱来还是因为领导当久了养成的这么一手泰山崩于顶我自岿然不动的好功夫。

    乱七八糟想了一堆,又眯了会,到后来实在是躺不下去了这才起身往李秀芬家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院子里静悄悄的,孙卓立怀疑屋里几个女人应该是午睡没醒,正琢磨着是不是先撤,眼睛随意一扫就瞄到院子的晾衣杆上挂了几件异常显眼的衣服,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欧晓燕的。

    那身红sè的登山服孙卓立可是印象深刻,但这会却不是焦点,真正让他挪不动步子的是挂在最边上的两个小单件,一套蕾丝内衣。

    孙卓立下意识的反应是不可思议,欧晓燕给他的观感是优雅有涵养,而不是xìng感风sāo,但是眼前这套黑sè的蕾丝内衣所展现的内容却给了他截然不同的感觉。这样意外的小惊喜让他有些小sāo动,不由自主的就摸了上去。

    背着主人在这偷摸人内衣的事孙卓立还是头一回,战战兢兢但也充满了刺激,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在狂飙,意识处于前所未有的活跃状态。这会他总算是能略微体会到那些偷人内衣的变态狂是什么样的心态了,这尼玛确实是一件值得兴奋很久的事。尤其是知道这内衣主人是个尤物的时候,兴奋感会呈几何倍数上升。

    但是还没等他激动够呢,就听堂屋那边传来开门的动静,下一秒潘立香就出现在了门口。

    “你啥时候来的,咋跟做贼似的一点动静都没有!说,你偷偷摸摸进来想干啥!该不会……是要学人偷看女人睡觉吧?”

    看潘立香那指责中又带着些许期待的表情孙卓立满头黑线,姐们,你想太多了!

    “咳,没有,我也是刚来,我在村委会那边闲着无聊就来看看这边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一看院子里没人就猜你们可能还在睡午觉,所以没敢出声。”

    孙卓立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但是内心比刚才还要起伏。就在潘立香开门出来的刹那,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他居然把欧晓燕那条内裤给捏在手里扯了下来,这会攥在手心里就跟抓了个烫手山芋似的,恨不得赶紧扔掉。可是潘立香那眼睛一直咄咄逼人地看着他,害得他也不敢随便乱动,生怕被发现什么。

    潘立香眼珠子转了几转,也不知道是真信了他的话还是将计就计:“感情你是找活干的呀,那正好,早上俺把家里的牛拉顺子叔家配种去了,要不你跟俺去瞧瞧,看那俩小畜生合不合得来。俺家这母牛挑的紧,这都给她找了三四个了,就没个顺心意的,每次都不成,俺还想让她赶紧生个小牛犊子呢,这样下去可不成。你们读书人想法多,见识也多,说不定还能帮着想想办法啥的,看咋样能那小畜生不这么犟。”

    潘立香说着就来拉孙卓立的手,而且正好是捏着欧晓燕内裤的那只手。孙卓立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姐们该不会是已经发现了故意说点不相干的岔开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冷不丁地抓现行?

    “咋的,你不是说没事吗,咋又不乐意了?”见拉不动孙卓立,潘立香还以为他要反悔呢。

    “哦,我想先上个厕所。”

    “嘻嘻,那你赶紧的去呗,茅房没人!”

    看潘立香一脸幸灾乐祸,孙卓立脸腾的就红了,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自己这厕所囧事是不是以后时不时的就要被拿出来说道说道了……

    进了茅房,孙卓立没有急着解手,两只眼睛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快速扫描,他想找个地方先把手里这点“赃物”给先藏起来。好不容易发现房梁有点藏东西的缝隙,可是伸手的时候又犹豫了。

    房梁上全是灰,看欧晓燕这内裤还挺新的,而且这玩意可是贴身衣物,弄脏了多可惜。犹豫再三,他还是没舍得,捏在手里又是一通找。

    外面潘立香等了几分钟见孙卓立还没出来以为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你是不是没带手纸呀,要不要俺给你送进去?”

    “啊?不用不用,我已经好了!马上就出来,马上!你别进来啊!”这姐们的脾气孙卓立说不上十分了解,但也领教了一二,热心起来的时候那是无人能挡。一听说要给自己送手纸,孙卓立那是毫不犹豫马上就出言阻止,生怕晚了潘立香就进来了,这一进来发现自己手上拿着欧晓燕的内裤岂不是要坏菜。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