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三十八章 酒后乱性

    最先察觉到孙卓立异常的是潘立香,只要有孙卓立在场,她的心思仈jiǔ成都会在这家伙身上,就算跟人聊得上头也要时不时往孙卓立这边瞄两眼。一见这家伙眼神迷离,说话还有些大舌头,潘立香立马就把注意力悉数转移。

    “喂,你是不是喝多了?”心里琢磨着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两碗?三碗?到底是二还是三她倒是真没记清楚,但绝对不多。酒坛子就在她手边,到现在里面的酒也没见少多少,可见孙卓立喝的不多。

    “没!没有啊!没喝多!”孙卓立使劲眨巴了一下眼睛,完了又揉了揉额头。

    “真没喝多?”

    “没喝多!”

    “那你敢不敢绕着这个桌子走一圈?”

    “这有什么不敢的!”孙卓立应得那叫一个痛快,蹭的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差点把桌子给掀了,自己也是撞了个东倒西歪。还好有李秀芬在旁边及时扶了一把,要不然非得一头磕地上不可。

    “孙领导,要不先回屋歇会吧?”以孙卓立现在跌跌撞撞的情形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货已经喝高了,只是他自己还嘴硬不承认罢了。李秀芬也是顾着他的面子,委婉地劝说他先歇会,一边拼命给潘立香使眼sè,让她别再耍孙卓立。

    可是潘立香哪是那种会顾忌人面子的人,眼见孙卓立确实是喝多了,这会又跟自己杠上了,不让他出点糗才怪。李秀芬越是阻止她反而越是催促孙卓立,后者也是十分的配合,拨开李秀芬的手晃晃悠悠的还真准备绕着桌子转圈。

    要换做平时,怎么也不会上这个当,但是现在他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潘立香随便激他两句就跟着了魔似的非得一较高下。一圈走完还不忘嘚瑟一下:“我就说没喝多吧!”

    还不等潘立香再激他,自己就开始接着第二圈了。李秀芬只得时刻盯着,以免他什么时候腿脚不稳把自己磕着绊着。潘立香却浑不在意:“嫂子,你就别管他了,让他走走散散酒劲也好!”

    两人说话的功夫就听“咚”的一声响,回头的时候孙卓立已经倒在地上了。孙卓立正好倒在欧晓燕背后,这突如其来的一下也把她给吓了一跳。

    而且这家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在倒下的时候在欧晓燕的屁股上抓了一把,那一瞬间本来还想来一招简单的防狼术来着,但是一想到对方是孙卓立,又是在醉酒的状态也就没再计较。

    “把他扶我我屋里休息会吧。”孙卓立要是还清醒,听到这句话一定暗爽。美女领导特许他在香闺里休息,这可是烧多少高香都未必能求来的,结果他喝了点酒误打误撞就给撞上了。

    只可惜他现在不省人事,李秀芬也没同意:“还是上我那屋躺会吧。”她这是担心孙卓立一会出点什么状况影响欧晓燕休息,就算不出状况孙卓立在那屋里欧晓燕还是会受影响。人欧小姐明天就要走了,可别在这最后一晚还让人平白遭罪。

    欧晓燕怎么会不明白李秀芬的心思,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她也没再继续坚持,轻轻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多给他喝点热水”,转头开始准备收拾碗筷。

    “哎呀欧姐,你放着吧,这些事俺来就成,你歇着吧!歇着吧!”潘立香愣是把欧晓燕推回屋里才又跑过来帮着李秀芬把孙卓立扶进另一间屋子。

    等她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进屋一看孙卓立还是一副死猪样,嘴里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什么电话号码什么的,这都哪跟哪啊,难不成梦里还跟哪个女的扯嘴皮子?不过这家伙说胡话的样子倒是还挺招人喜欢的,潘立香眼犯桃花偷偷扯了扯嘴角。

    “怎么喝醉了也不老实!”说着把孙卓立挂在床沿的腿摆正,虽然只是隔着裤子碰了两下,潘立香却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和李秀芬打了声招呼就往欧晓燕那边走,“欧姐,今晚俺能不能跟你一个屋?”

    欧晓燕往对门看了一眼,马上会意,孙卓立喝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男女挤在一个屋终归是有些不便:“行啊,快进来吧!”

    这边李秀芬看孙卓立身上汗渍渍的,睡觉也不踏实,就打了盆水准备给他擦个身子。只是喝醉酒的人活脱脱就一烂泥,死沉死沉的,李秀芬想给他擦个后背那真是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他侧过身,小心抱着他的脑袋以免乱动磕着,另一只手绕到背后替他擦汗。

    也不知道是毛巾的触碰惊醒了孙卓立还是另有别的原因,反正睡得死猪一样的家伙突然手脚麻利的把李秀芬给抱住了,那颗脑袋不偏不倚还就陷在了李秀芬丰满的胸口。

    李秀芬被吓得魂不附体,有那么两秒钟的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抵抗为何物,任由孙卓立在她怀里各种揩油,直到对方那呢喃不清的梦话在屋里响起才稍稍回转过一丝意识。她率先想到的也不是把孙卓立推开,而是惦记着人是领导,自己是寡妇,这样的事要是传开了会不会影响人领导的名声,浑然不觉这可是孙卓立在占她的便宜。

    “孙领导?孙领导?”李秀芬一边轻拍孙卓立的背试图把他叫醒,一边争取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脱离这尴尬的局面。

    说实在前两天她也是幻想过孙领导要是自家男人该有多好,甚至当天晚上还梦见孙卓立笑眯眯地望着自己说以后我来照顾你们母子。当时就把她给乐醒了,睁开眼睛却是一阵伤感,她觉得自己想多了,人孙领导长得好又有学识,怎么也不会看上她一个带了个拖油瓶的寡妇。

    但是此刻孙卓立醉醺醺的倒在她怀里,压制在心底的那股渴求突的冒了一下头,还不等她细致的再幻想一下,马上就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给打断了。

    “这……”李秀芬的呼吸陡然变得急促,脸颊滚烫,这种似乎粗鲁但又充满激情的爱抚她是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她为自己潜意识中一闪而过的兴奋感到羞愧,可是她的挣扎对于孙卓立而已却像是yù拒还迎,以至于随着她的抵抗对方的进攻就更加霸道。那只大手已经扯开了她的衬衫,隔着一件背心对她胸前的丰硕之物开始肆意的抚摸。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