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三十九章 半推半就

    李秀芬此时的心情相当矛盾,她希望有人来帮她解围,同时又害怕有人在这时候出现撞破这不合规矩的场面。小心翼翼地扭动着的身体既像是在摆脱孙卓立的手又像是在享受这种氛围,总之屋内气氛之暧昧绝对让任何人看了都觉得热血沸腾。

    而孙卓立仍旧是两眼紧闭,手上的动作也是从未间断过。单从他平rì的言行举止很难想象他会有如此禽兽的一面,居然连负责照顾他饮食起居的寡妇都不放过,说是sè中饿鬼一点都不为过。

    但偏偏李秀芬丝毫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甚至已经为孙卓立的这种异常行为找好了理由,那就是酒jīng作祟。要不是喝了酒,孙领导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神志不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眼看实在是挣脱不了孙卓立的钳制,李秀芬心里已经默默接受了这一事实,反正孙领导也不是故意的,只当是做了一场梦,总不能就此讹上人家了吧。说到底这件事也不是谁的错,喝醉酒是故意的吗?糊里糊涂抱住她是故意的吗?

    这一切都是意外,既然是意外又能找谁来承担,非要说有人来背责任,那就只能是小姑子潘立香了,要不是她找孙领导拼酒,人孙领导也不至于醉的人事不省,更不会发生后续这一系列的事情。可自己总不能把小姑子怎么样吧,说到底她也没想到会这样,所以,还是认了吧。

    就在她想些有的没的时候,胸前传来了异样的感觉。其实也不能说异样,这种感觉她很熟悉,每次nǎi孩子的时候**都会被孩子咬住,被吸允的感觉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以至于一开始她因为胡思乱想压根就没注意。

    随着对方动作越来越激烈这才把她的思绪给拉回来,身体忍不住一阵颤动,就跟过电流似的。要说之前孙卓立侵袭她胸部只是让她脸红心跳有些不自在,此刻却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有回应,全身酥酥麻麻,某个地方甚至有些cháo湿发烫。

    本来是一种本能的回应,但在李秀芬自己看来这完全就是一种放荡的表现,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感觉呢!羞愧、无奈、激情,各种感觉一时间齐齐在她脑子里盘旋,都快把她给弄崩溃了,而趴在她胸口的孙卓立却只管尽情的抚摸与吸允。

    到了第二天早上,这位始作俑者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迷迷糊糊好像记得欧晓燕貌似要走,半梦半醒的伸手想去捞闹钟看看时间,摸了个空不说还把手给磕疼了。

    这一疼,人就醒了大半。想睁开眼睛看看天亮没亮,眼皮就跟被人缝上了似的,死活睁不开,脑袋也像是被人狠砸了一通,一动就觉得脑仁疼得慌。缓了好久,总算是把眼睛睁开了。可是眼前这景象不对啊,自己屋里什么时候放了婴儿床了?门的位置也不对!诶哟,怎么还有女人的衣服!

    刚才还觉得自己是要死的节奏呢,转眼马上就已经坐直了,生龙活虎的!

    孙卓立仔细看了一下房间内的摆设,又推开窗户看了一眼,确定自己不是穿越,也不是在做梦,只是一觉醒来的地点跟前两天对不上号。呆呆的站着,开始回忆昨天晚饭的情形。

    潘立香莫名其妙的不见,紧接着满面chūn风的抱了个坛子出现,和自己拼酒,多喝了两碗……

    后续的回忆越来越模糊,中间开始出现大片记忆空白,紧接着就是找闹钟的画面了。也不对,孙卓立眼珠子一转,他好像还做了个梦,梦里他貌似把欧晓燕抱在了怀里。尽管对方象征xìng的有过挣扎,但跟没有也差不多,他就那样抱着欧晓燕,又亲又摸……那感觉,要多真实就有多真实!

    我去!自己这是有多无耻,居然在梦里这么YY人家!下意识就往对门看了一眼,他确定这是李秀芬姑嫂的屋子,那对门就是欧晓燕住的地方了。

    他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昨晚自己肯定是喝多了,要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李秀芬她们的屋子却浑然不觉,头疼乏力也是最好的证明。他昨天还觉得那酒口感不错所以就多喝了点,一开始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没想到后劲这么足,自己什么时候倒下的一点意识都没有。

    揉了揉脑袋,从旁边抓过衣服穿上,突然想起来自己昨晚占了这床,那李秀芬姑嫂又是睡哪了呢?

    孙卓立想着跟李秀芬道个歉,他也不知道自己酒品如何,昨晚上有没有给她们添麻烦。如果只是倒头大睡还好,就怕潜意识里住了个疯子,趁着酒劲跑出来撒欢,那……也只能说声对不住了,总不至于剖腹以谢天下吧。

    整理好衣服正准备往外走,院子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找他。

    “孙领导?孙领导?秀芬嫂子,孙领导在这吗?”

    “在!怎么了?”孙卓立出来一看站在院子里的人是强子,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混着汗水,整一个泥猪。

    看到孙卓立,强子可算是松了口气:“孙领导,找到你真是太好了,刚才上村委会那边喊你,没在,还以为你出去了呢!”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强子这模样一看就是有事,而且不是家长里短的些许小事。孙卓立在脑子里筛了一遍,琢磨着村里有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找急忙慌的来找自己,连洗把脸的功夫都舍不得耽误。

    “野猪!野猪又下山了!早上俺们几个照例跟着老支书到山上巡视,在蛇蝎沟发现了野猪的脚印。当时俺们都不同意继续往前走,可老支书非要看看有多少野猪下山,说是好有个准备。没想到……没想到经过一片矮树丛的时候就冲出来两头半人高的野猪,追了俺们一路。顺子叔他们连鞋都跑丢了,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俩畜生。老支书因为跑得慢了些,被野猪给拱下了山……”强子说这番话的时候胸口起伏很快,眼神中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

    这一点孙卓立完全可以理解,说他们劫后余生一点都不过分。荒山野岭的被野猪追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的两条腿,要是点背摔了,绊了很有可能就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代了,能活着站在这里已经是上天眷顾。

    “老支书现在怎么样?”孙卓立可是听到强子说老支书被野猪拱下了山。他不知道蛇蝎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形,但会起这个名字的铁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情况不太好,村长让俺来找你一块过去商量呢。”

    “快走!”

    PS:各位如果觉得还凑合就来个收藏吧!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