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四十四章 背后有高人

    罗长青就是故意要恶心一下面前这小白脸,妈的,敢截胡!

    虽然他厂子里那点事确实是不着急,不就是一帮子打工仔闹事嘛,随便找几个地痞流氓也能应付,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土包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把自己耍了。还有那严利也是,平常拿了自己不少好处,在关键时候居然还帮着这么一个外人,他这个派出所所长的位置是坐腻了吧?

    当然他对孙卓立的不满不仅于此,一个穷酸小子旁边站了这么一个优质的美女让他打心眼里嫉妒,凭什么!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罗长青眼神不由自主地又往欧晓燕身上多瞄了几眼,妈的,这女人前凸后翘肤白貌美可比自己那小秘高洋上多了,尤其她那桀骜不驯的感觉让人很有征服她的冲动。

    难怪身边不少老板都喜欢找大学生当小秘,罗长青可以肯定面前这女人一定也是上过大学的,一般女人哪有她这份气质。他今天总算是领会到大学生的妙处,就这眼神,就这打扮,还有从内到外散发的感觉完全不是那些夜总会的胭脂俗粉可比的。

    光看着体内荷尔蒙就已经抑制不住了,这要再摸摸小手耳鬓厮磨一下那还不要了他的老命!

    一定要把这女人弄到手!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把这小白脸给收拾了!

    “所长……”小片jǐng一声喊罗长青的思绪也是回到了当下。

    “老严,这急急忙忙的是要上哪去呀?”罗长青看着从台阶上走下来的严利yīn阳怪气地问道。刚才那小片jǐng接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知道中途变卦是严利的主意,这会当然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脸sè。

    “哦,去趟石盆村,那里野猪成患了,得去处理一下。”严利就是罗湾镇派出所的所长,个不高,一米七左右,身材微微有些发福,年纪在五十上下,轻微谢顶。

    他一出来孙卓立立马就给他贴了个标签:官场老油条。

    想想也是,在罗湾镇这样的小地方不油滑一点怎么能坐稳派出所所长的位置,随便哪个人有点不满就可以把他从这个位置上踹下去,他能站稳脚跟就说明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严利一边煞有介事的答话,一边瞪了刚才那小片jǐng一眼,大意可能是在质询对方怎么还不把这罗长青打发走。

    那小片jǐng也是无可奈何,人可是镇长的大舅子,平常在派出所里也是横着走的人,自己在他面前算哪根葱。打发走?那也得有那个分量才行。

    严利跟罗长青平常也没少来往,哪会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刚才瞪那小片jǐng的一眼纯属表达自己的不满。要换平时不用二话罗长青把人拉走就是了,多大点事,就这罗湾镇派出所这一亩三分地他还是做得了主的。

    可是今天不是不同寻常吗,他刚才可是接到了县公安局局长的电话,上头点名了让他着重处理一下石盆村野猪的事。他在罗湾镇派出所所长这个位置坐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接到县公安局局长的电话。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方有后台,这么一件小事都已经捅到上面去了。同时也意味着他的失职,这样的事居然还要上面亲自关照。当那边说到野猪事件的时候严利下意识的反应是纳闷,自己这边也是刚得知,怎么县里头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下一秒就冷汗涔涔,这电话不就是在自己接了罗长青电话之后的事嘛,这么说来这次石盆村还来了高人了?

    本来只是上山打几头野猪,但一经过上头的指示,xìng质就不同了。眼下什么事也比不上野猪的事来的重要,就算家里老娘挂了那都得靠边站,何况是罗长青那点破事。

    严利倒是不想跟罗长青闹掰,可他也不想在自己手下面前表现的无能,这家伙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有点事就咋咋呼呼,还真以为自己会怕了他。要不是看在他妹夫是镇长的份上,他才懒得搭理这么个无脑的家伙。

    严利也不管那边罗长青什么表情,转而开始在院子的人堆里找那位高人。能让县公安局局长亲自给自己来电话,这人可不一般。

    说实在他还是挺庆幸自己一开始没有对石盆村的事置之不顾,虽然出发点只是想把这些人打发一下,免得落人口实说他不办事,但起码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他是有替人民排忧解难的想法跟实际行动的,只是中间出了点小误会而已。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有点小误会!小兄弟怎么称呼?”严利摆出一副很和善的面孔上来跟孙卓立打招呼,一句误会就把刚才所有事都给揭过了。

    孙卓立也不深究,他是来求人办事的,只要事情办妥了管他中间出了什么波折,象征xìng地伸手跟人握了一下:“孙卓立,石盆村新来的村官。”

    “村官?村官好,村官好!小孙同志果然年轻有为啊!”严利话虽这么说但眼睛却盯着孙卓立身后的欧晓燕。

    刚才孙卓立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后生长得斯斯文文不像是本地人,他下意识就把孙卓立当成了那个后台强硬的高人,这才会过来跟他寒暄。可是等靠近之后才发现后面还有一人,只是因为站在孙卓立身后一时间没发现。

    看到这个女人严利猛地愣了一下,坐在他这个位置,经常要跟人打交道,要说阅人无数也不为过。不管什么样的人基本上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面前这个女人直觉告诉他肯定不简单。虽然穿的只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可那气场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就算是他们镇的镇长古龙江也没面前这女人一半的气度。

    “这位是?”严利指着欧晓燕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一个朋友。”孙卓立说着往前面挡了挡,“严所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哦,现在就可以!”严利说着又对之前那小片jǐng摆了摆手,“小张,你再去叫些人,务必一次把事情解决,免得再给老乡们惹麻烦。”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