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四十七章 裙底风光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四十七章 裙底风光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怎么了?”一上来就见这老乡愁眉苦脸的,孙卓立下意识以为是老支书的情况不妙,心里猛地沉了一下。

    那老乡支支吾吾左右张望了一番这才拿出一堆单子:“俺们早上来得急,没带多少钱,这不,大家伙把自己带的都垫上了还剩这么些个单子呢。医院说了,不先把这些钱付了就不给看病。”

    孙卓立接过单子一看,零零总总加起来小两千。对那些个有钱人来说这都不叫钱,随便吃个饭花的也比这多,但对石盆村这些村民而言,这都抵得上他们一年的收入了。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刚才这位老乡会这么为难,实在是这个数字有点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孙卓立自己那小金库里倒是能够支付这些钱,可偏偏他也没想到这茬,根本没准备啊,等他回村里把银行卡拿来,这一来一回的得耽误多少时间,医院可以等,但老支书的病不能等啊。

    攥着这些单子孙卓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边他也没个熟人,想借钱都借不着。本来还可以问欧晓燕先借点,可人家现在估摸着应该已经在回县城的路上了吧。

    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看来只能先回去一趟,快去快回希望不会耽误太久。

    就在孙卓立准备把这些单子递还给那位老乡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所有费用单子都抽走了:“小张,你过去先把这些单子结一下。”顺带着单子和一沓钱交给了那个张姓小片jǐng。

    “严所长,谢谢了,等回到村里再把这些钱还您。”孙卓立对着旁边的严利道了声谢。

    “说什么还不还的,病人要紧,走吧,先去看看病人。”严利一副提钱就绝交的表情,拉着孙卓立就往病房里走。

    他正愁没机会和孙卓立拉近关系呢,眼下有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那就不是他严利了。一边走一边向刚才那位老乡打听病人的情况,严利对老支书表现出的关心可比孙卓立要多得多,这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支书什么铁哥们儿呢。

    那老乡大概是第一次跟村长以上的干部这么近距离说话,本来挺溜的嘴皮子这会倒是跟打了结似的说的磕磕绊绊的。而且他也发现了,这个又出钱又出力的领导对他们村的小孙领导好像挺客气,不是镇上的领导官更大吗,怎么反而好像是在巴结他们小孙领导呢?难不成这小孙领导的来头更大?那怎么才在村里当个村官?

    他一时间也闹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一边说一边把这俩人往病房里引。

    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的护士正端着一些瓶瓶罐罐往外走,不知道是因为地滑还是怎么的,那小护士一个踉跄手上的托盘叮铃咣啷摔在了地上,她自己眼看着也要摔倒在地。说时迟那时快,孙卓立蹲下身子一伸手,好险,总算是接住了。

    接是接住了,不过两人的场面有些不大好看,一个仰面躺着,一个紧贴着压在上面,而且孙卓立那两只手抓哪不好,偏偏抓在人护士胸口。刚才那一下奋不顾身力道猛了,把人小护士的衣服扣子都扯掉了一颗,白白嫩嫩的酥胸露出一大片。

    看着这片白腻,孙卓立只觉得天气一下子变得燥热不堪,浑身上下哪哪都在冒汗。他也没有心脏病啊,怎么就觉得有点喘不上气呢?

    “小姐,你、你没事吧?”孙卓立好不容易憋出这么一句,脸都憋紫了。

    “你快喘口气,要不然该把自己憋死了!”那小护士迅速起身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裙子,又帮着孙卓立抚了抚胸口恢复呼吸,之后才转身开始收拾撒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小心脚下!往边上走走!好了!”看来这小护士对这种事相当有经验,不慌不忙一会的功夫就把地上的碎玻璃都清理干净了。收拾完要走的时候猛然发现刚才那人还躺在地上,脸依旧是因为过度憋气涨得通红。

    “你没摔坏哪吧?有没有病史?来,照着我说的做,呼——吸——呼——吸——对,自己接着来。”小护士一本正经在那引导孙卓立呼吸,但后者却满脑子的粉红内裤以及近在咫尺的波涛汹涌。

    就刚才小护士收拾残局的时候孙卓立已经是要站起来了,只是余光瞥到对方裙底风光的刹那身体就跟不受控制似的又缓缓倒了下去。短裙里面穿了一双肉sè裤袜,隐隐约约的能看见里面粉红sè内裤,肉鼓鼓的三角地带随着小护士左右走动不停地推挤。

    过程虽短但孙卓立身心受到了强烈刺激,以至于都忘了该怎么正常呼吸,这要是再耽搁会说不定这丫的就活活被自己憋气给憋死了。

    大脑缺氧的状态下孙卓立觉得飘飘yù仙,满世界的制服诱惑,尤其那小护士甜甜的嗓音差一点他就把持不住了。恍惚间,他好像又回到了昨晚的梦境,柔软香滑的怀抱实在是人间天堂。

    只可惜,这样的场景也就是几秒钟,几个喘息后孙卓立总算是清醒了点,在小护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谢谢你啊!”

    “应该是我谢你才对!”那小护士对着孙卓立甜甜一笑,左右看了看他,微微皱了皱眉,“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啊?”话一出口孙卓立就懊悔,人家女孩子都这么问了自己应该果断回答是才对,然后随便聊两句交换手机号码。可是自己这“啊”算是哪门子反应,难怪这把年纪还单身,意识太不到位了。

    “咱们高中同班,你叫孙卓立对不对?”那小护士说的有鼻子有眼,连名字都喊出来了,这下孙卓立是彻底懵了,感情还真认识啊?

    “对,我是孙卓立,你是?”孙卓立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小护士,瓜子脸,柳叶弯眉,五官长得小巧jīng致,左边一颗小虎牙让她看起来显得俏皮可爱,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甜甜的嗓子,听她说话就觉得浑身舒畅。

    印象中不记得有这样的同学啊,可是对方既然能喊出他的名字那应该不是在忽悠他。孙卓立满脑子搜索,就想知道面前这个声音甜美的妹子到底叫什么名字,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让面前这美女失望了,事实证明他真的让人家失望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人站在你面前却不知道她是谁。而且对方还是个看着挺有好感的妹子,孙卓立再次感叹自己活该单身,明明有这样的妹子在眼前却愣是把握不到机会。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