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四十八章 美女护士是同学

    那小护士看孙卓立红着脸一脸迷茫大概也知道对方是忘了:“我是白雪啊,高中时候坐你前面的白雪,那时候你还老拉我辫子呢!记不记得有一次上课的时候你趁我不注意在我辫子上插满了笔,我一直不知道,就顶着一脑袋的笔出去走了一圈……”

    “然后你就哭着找班主任把我狠狠训了一顿!”

    “对啊,你还记得呢!”叫白雪的小护士一看自己的提醒起到了作用也是满心欢喜。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总是让人会莫名的激动一下,何况对方还是自己老同学。虽然之前自己的表现可以用弱到爆来形容,但是得知曾经还跟白雪妹子有过那么一段往事顿时觉得好开心。要不是当年干了那么件缺德事,人家妹子怎么能对自己印象深刻呢,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孙卓立只是往白雪胸口那颗崩掉的扣子看了一眼,结果脑子里立马传递出一种绵软的感觉。刚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没仔细观察,现在一看才发现白雪妹子胸前的景象蔚为壮观,这得是有多大,D吗?

    难怪那扣子要崩呢,就算自己不动手,随便伸展一下恐怕也是这个情况吧。

    那白雪也是注意到了孙卓立直勾勾的眼神,脸红了一下,赶紧把手上拿着的东西往胸前挡了挡。

    “对了,你怎么到这来了?”扫了一眼跟孙卓立一块进来的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穿着jǐng服,这是要查案子吗?

    “别误会,我们只是来探望一个病人,一个老乡。”孙卓立解释道。

    “老乡?”白雪愣了一下,没听说这病房里有县城的人啊。

    “哦,我现在是村官,那人就是我所在那村子的村民。”孙卓立说着往病房最里面的那张床指了指,“诺,就是那位。”

    “原来是那位大叔啊!”既然是护士,白雪对这里的病人自然是知道的,转头又对孙卓立说道,“既然你是来探望病人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目送白雪出了病房孙卓立才来到老支书病床边,他的情况之前都听其他人说了,断了一条腿,身上也有多处不同程度的划伤,所幸及时就医,目前暂时没有xìng命之忧。

    看到老支书身上缠满了绷带,孙卓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宽慰他安心治病。不过看老支书神情似乎有些为难,孙卓立也是马上回过味来,估计是在担心费用问题。

    “老支书你就安心在这治病,费用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孙领导,你这让俺说啥好……”老支书是真感激。他们这样的人就怕上医院,一上医院就意味着家里要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轻则损失一些钱财,重则家破人亡。人孙领导跟自己非亲非故却这样掏心掏肺,老支书的眼眶不由的都湿润了。

    简单说了些宽慰的话,嘱咐其他人好好照顾老支书之后孙卓立就和严利一起退出了病房。

    这一出来又在走廊上遇到了白雪,孙卓立下意识往她鼓荡的胸前扫了一眼,之前掉的扣子这会已经重新缝上了。

    白雪这回没忙着遮掩,看孙卓立从病房出来知道对方是要走了:“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那位大叔的。”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孙卓立说道。

    相互道了再见孙卓立就和严利上了等在医院门口的专车。和牛车相比,汽车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早上出来的时候颠簸了半天,回去却只花了一半时间都不到。

    只不过石盆村那条机耕路比较窄,来的这些车又比较大,到最后实在开不进去了一群人只好步行进村,一个个扛着家伙事怎么看怎么像是鬼子进村。

    有在村口附近的看到孙卓立带了一队人回来赶紧通知村里其他人去了,很快,潘富贵就领着村里老老少少的出来迎接这队人来了。

    “哎呀,严所长,总算把你给盼来了!走走走,先上家喝口水歇歇脚!”潘富贵平常也是要到镇上走动的人,对于严利倒也认识,只不过没有机会进一步结交而已。

    对于严利能亲自到村里来那是既欣慰又憋屈,欣慰的是村里野猪的事总算能解决了,他也能睡个安稳觉。憋屈的是自己上次去的时候人家根本没搭理,但是这回孙卓立去了却把人给请来了,而且来的还是派出所所长,这不就是在打他脸,说他无能吗!

    早上之所以让孙卓立去一来是他自己没把握能把人请来,二则也是想让这小子碰一鼻子灰。镇上那帮人什么德行他还不知道,没好处谁给你办事,尤其孙卓立这种初来乍到又没关系的,那还不是被人拒之门外的节奏。可是偏偏人家一去就把事情给解决了,看看现在村里男女老少哪个不是在那狠命夸孙卓立那小子。

    潘富贵憋了一肚子气偏偏还不好发泄,只能扯着脸皮强颜欢笑,先把这严利哄好了,至于那小子,以后再想办法。

    “小孙啊,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回去歇歇吧,有事我再让人通知你。”潘富贵这话说得倒是挺漂亮,不过那表情可就不怎么友好了,孙卓立在他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防备。

    你妹,不就是怕我抢你风头吗!老子还真不稀罕!

    反正任务已经完成,孙卓立还真懒得跟屁虫似的陪在这些人后边,应了声好调头就走。至于其他人那当然还是围着严利他们转圈,这可是村里的大新闻,怎么也得好好围观围观。

    野猪的事自有这些人去解决,孙卓立独自一人往老支书家走,他得给人带个信,免得人家里着急,把信带到了这才往村委会方向去。

    路上孙卓立听到了突突突摩托车的声音,下意识回头一看,怎么又是这帮家伙,yīn魂不散啊!

    “我cāo,你这家伙不是说认识路吗!认识路你还让哥几个跟着你溜溜跑一天!你看看这油表,你看看!一会要是车子走不了,你把大家伙扛回去!”说着话那人扬起手就砰砰砰往前面那人脑袋上一通砸,那孙子就差把脑袋藏胸腔里进去。

    太凶残了!孙卓立挑了挑眉往边上靠了靠,紧跟着那伙人就从他身边一溜烟疾驰而过。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