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五十三章 投怀送抱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五十三章 投怀送抱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李秀芬这样子让孙卓立觉得自己有点恶人的感觉,明明这里是她家,但是不知怎么的,因为自己的出现,却让秀芬姐在原本应该很放松很zì yóu的空间里变得拘谨不适。这么一来他倒不好意思再多待了,走完rì常的一套流程之后匆匆忙忙往村委会那房子走。

    一边走一边还在琢磨秀芬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因为自己不小心碰到她胸口,孙卓立觉得这个可能xìng不大。先前nǎi孩子的时候该看不该看的都看了也没见秀芬姐不高兴,这么隔着衣服划过一下又算得了什么。要是有意猥亵那倒会让对方害羞,可自己压根就没那意思。

    要说是因为其他事,自己这一整天净在外面跑了,也没什么能让秀芬姐不自在的呀?顿了顿,突然想到自己刚来的第一天无意中偷看了秀芬姐洗澡,难不成东窗事发,有人当时在现场,今天告密了?

    心中一沉,这倒确实会让秀芬姐害羞。

    秀芬姐不是潘立香,要是换成那女汉子知道自己偷窥她洗澡,保不齐还会问问身材好不好,看得过不过瘾之类的话,但秀芬姐的话恐怕只会把所有委屈都装在心里。

    这么一想孙卓立脑门上都开始冒汗了,他那天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这么干。由于第一次碰上这种事jīng神紧张,完全没有在意周围是不是有人,那两条狗还是计划逃跑的时候才发现的。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缺乏经验了,干这种事情之前怎么能不先观察好周围的情况呢!只不过现在来后悔也是无济于事,当前的问题是,如果秀芬姐真是因为那天那事而对自己左躲右闪自己该怎么办?

    争取坦白从宽吗?这种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偷窥,越说人越不待见,说不定一怒之下就不再让自己踏足这个院子。想到那画面孙卓立这汗就更多了,尼玛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但要不问清楚了老是你不安我不安大家都不安的局面,那也实在有够折磨人,就这么会功夫孙卓立已经觉得快招架不住了,要是今后的rì子都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哪天心力交瘁就猝死在那了。

    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更头疼的其实还是孙卓立也不知道秀芬姐这害羞的毛病是因何而起。要是知道了还能对症下药,但关键不是还没找着病根呢吗!刚才那纯粹就是一假设,是不是还不知道呢。

    “孙领导!孙领导!”孙卓立正在想些有的没的,突然被黑夜里的几声轻唤吓了一跳,感觉脖子上一阵凉风吹过,啪嗒踩着一颗石子差点没把自己绊倒:“谁呀?”

    李秀芬家离着村委会就十几米远,走两步就到了,一开始孙卓立出门还带手电筒,后来发现基本用不上就干脆放那当摆设了。现在黑咕隆咚的想看看叫自己的那人是谁,低头一看手上空的。而且今晚的月亮也很不给力,遮遮掩掩,孙卓立卯足了劲也就堪堪看到个人影从南瓜棚下走出来,看身形还是个女人。

    “孙领导,你可来了,俺都等你大半天了。”那女人又说话了,孙卓立这回仔细辨认了一下声音,结合这人的身形总算知道对方是谁了,周翠萍。大晚上的这女人找自己干什么,找就找吧,干嘛还躲在这乌漆抹黑的菜地里,这要胆子小的指不定就被她那两声叫唤给吓死了。

    “有什么事吗?”知道来人是谁,孙卓立也松了口气。听对方都说等他大半天了,那应该是有事,要不然这大热天的谁高兴蹲在这菜地里喂蚊子。

    “咳,其实也没啥事。”周翠萍看似不经意地往左右扫了一眼,一只手伸过来抓着孙卓立缠了绷带的胳膊。这是潘立香回去之后给他包上的,按孙卓立的意思不流血也就没事了,可是这姐们说伤口暴露容易感染,硬是给他裹了一层,怪热的。

    周翠萍那指尖轻轻在绷带上划过:“俺就是过来看看,咋样,还疼吗?今天可多亏了孙领导你及时赶到,要不然俺们母女俩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那些人你也瞧见了,都是些没良心的,哪知道疼人呢,心眼都掉钱堆里了!还是孙领导你人好,知道俺们母女过rì子不容易……”

    说着话,周翠萍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好像是在关心孙卓立的伤势,但她一步步靠近,说话轻声细语,手指在孙卓立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扒拉,鬼都能感觉到这其中洋溢的暧昧。

    “这都是我份内的事,大姐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孙卓立被周翠萍挠的全身不自在,想把手抽回来。结果一用力,手回来了,同时也把周翠萍往自己这边拉近了少许。就差一点,两人的脑袋就该撞上了。

    我去!看不出来这周翠萍还挺肉头的,刚才没撞着脑袋身体却轻轻碰了一下,软弹弹的触感震得孙卓立心头一颤,骨头立马轻了二两。

    周翠萍“唉”地轻叹了一声,脑袋低了少许:“俺咋能不琢磨呢,要不是潘来广那挨千刀的,俺今天也不会被那些个坏小子欺负。孙领导你说说,俺命咋那么苦,那死鬼在家的时候就不干正经事,这出去了还不消停。半年多了也不知道来个信,到如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人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你瞧瞧俺,嫁给那潘来广这么些年,也没见那死鬼给俺买过一件正经衣裳,至于吃的那更甭说了,连他抽的那口烟还是俺拿家里鸡蛋换钱给买的。”

    “以前还能见着个人,现在倒好,干脆连人上哪都不知道了。这家里没了男人,你说俺这rì子以后可咋过呀……”周翠萍说着说着自己就开始呜咽起来了,哭也不好好哭,净往孙卓立怀里钻,后者躲来躲去愣是没躲了。最后没办法只能安慰自己人家今天受了惊吓,就当借个肩膀行善,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脑子里这么告诉自己,但是感受着周翠萍温热的身子在自己怀里轻轻扭动时,孙卓立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不安分,血流加速,小腹燥热,这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