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六十一章 白雪跟马国明有染?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六十一章 白雪跟马国明有染?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招呼好这两位,潘国良就拿着药费单子缴费去了,回来的时候老支书刚跟孙卓立寒暄结束:“国良啊,今儿几号了,水库说了啥时候放水没有?”

    “今儿应该是31号了,对,就是31号,这单子上还有rì期呢。”潘国良把手上的单子晃了晃,“往年这个时候差不多是要放水了,不过今年还没信呢,俺琢磨着就这两天了。”

    “嗯,俺估摸着也是。”老支书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放水?放什么水?是泄洪吗?要不要转移村民?

    听这两人的对话孙卓立怎么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没等他问呢,潘如玉小幅地往他这边转了转,小声地说道:“每年夏天村里水不够,都得水库放水,这样田里的庄稼才不至于旱死。”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是要泄洪呢!

    老支书看孙卓立那恍然的样也是堪堪反应过来,这小孙领导一直都住在城里,想必是不知道村里这些事:“是呀,每年夏天水库都得往这些村庄放些水,少的时候一两次,多的时候三四次。当然也有些年头水库储水不多,天又旱,那就只能认命了。前些天虽然下过一场大雨,不过这些rì子太阳毒,连着晒了这么多天,地里都已经干了。再要这么下去,那些水稻苗子都该晒死了。”

    经过这两人的一番解释,孙卓立总算是听明白了一点。简而言之,就是村里那些稻田到了该灌溉的时候,需要水库给点补给。而且从老支书那关切的表情上来看,这事还不小。

    “那如果水库放水了需要做什么准备吗?”孙卓立确实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以前没遇上不知道也无所谓,现在既然在村里当村官,难免要了解一下。

    老支书沉吟了一下:“倒是不需要做啥准备,上头来信了,就把这信告诉村里的乡亲就行,让大家伙有个准备,到时候别错过了灌溉的时间。”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老支书说完之后脸上划过一抹沉重,其中还有一些无奈。

    孙卓立眼尖,老支书这一闪而过的表情他都看在了眼里,难道是担心自己不能回去处理这事,村里会出乱子?只是引水灌溉而已,能出什么乱子。

    他还想说几句让老支书宽心的话,进来一护士提醒老支书该吃药了,这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先咽了回去。再抬头一看,咦,怎么换了个护士,白雪呢?

    “你好,请问一下你们这里一个叫白雪的护士今天是不是不上班啊?”没看到白雪,孙卓立下意识以为今天白雪倒休,那还真是遗憾了。刚才和老支书闲聊的时候听到他提起那白雪对他很照顾,还说什么孙卓立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

    听了老支书这么一说,孙卓立这心里突突的,白雪这话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呀,自己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对老支书的照顾是真的,就冲这也得去谢谢人家。

    况且孙卓立对白雪印象也不错,尤其她那裙底风光,现在想起来虽然觉得自己昨天直接瘫地上偷窥的行为有些猥琐,但绝对值得。那白嫩的大腿,肥美的鲍鱼,是个男人看了恐怕都把持不住。特别是在白雪肆意扭动的情况下,挑逗意味十足。

    那画面只是在脑子里一晃而过,孙卓立却已经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燥热,小伙伴的战斗意识也在渐渐变强。

    “白雪?来是来了,不过不知道现在上哪去了!”那小护士一脸不满。本来这个病房的病人是由白雪负责的,但是刚才马医生却过来让她帮白雪替一下班。她都已经要下班走人了,只好又换上衣服。

    那个狐狸jīng成天在医院里晃荡来晃荡去,好好的裙子愣是被她穿的跟站街女的迷你裙一样,把医院里的那医生都搞得五迷三道的,也不知道这会又勾搭哪个男人去了。

    瞥了一眼孙卓立,以前没见过这人啊,难不成是那狐狸jīng最近认识的?

    “你在这照顾老支书,我去看个朋友。”孙卓立对着潘国良说道,起身的时候又跟潘如玉对视了一眼,示意她先在这坐着,自己去去就回。

    他先去前台问了一下白雪的值班室在哪,去了之后却发现没在里面。问了同值班室的人,有跟前面那位似的说不知道的,也有说好像是被马医生喊去帮忙去了。

    “马医生?”

    孙卓立只是自己嘀咕了一句,马上就有热心的护士姐姐为他解疑:“对啊,就是马国明马医生,先前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白雪好像跟着那位马医生出去了。”

    那护士姐姐说完之后其余几位都偷偷做了个“我懂的”表情,眼神古古怪怪,一看就知道这马国明跟白雪有事。而且依着孙卓立对马国明的印象,这就是一不折不扣的sè狼,能当街对着一个少女做出猥亵的动作,像白雪那样漂亮的姑娘招他惦记也不稀奇,面前这几位护士姐姐那种看好戏的表情从另一方面也坐实了他这种猜测。

    “请问这位马医生的办公室在哪?”明明他跟白雪也就是昨天见过一面,说的话估计还不超过十句,但孙卓立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样,不拿回来心里就是不痛快。必要时候,就算发生点暴力他也不介意。反正那姓马的逼货也不是什么好鸟,揍了还是为广大女xìng除害。

    “上楼左拐最角落就是。”还是刚才那位热心的护士姐姐在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她的热心也是别有用意,没看孙卓立脸垮下来的时候她暗中扬了扬嘴角吗。

    孙卓立才懒得搭理这位小护士是何居心,他现在唯一念头就是找到马国明,看看白雪是不是跟这逼货在一起。

    照着那位护士姐姐的指引匆匆上了二楼,左边一排都是医生办公室,孙卓立一眼扫过去果然在最角落那屋子门口看到了马国明三个字。

    办公室的门关着,透过上半截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空空的。至少办公桌前没有人,至于后面那小隔间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试着想要开门进去看看,但门好像锁上了,怎么开也没用。

    难道不在这里?

    左右看了看正想找人问问,结果就听办公室里咣当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推到了,目测应该是在小隔间内,但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视线被隔间的门帘挡的死死的。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