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六十三章 踢到铁板了

    “舅舅!这小子真的是个神经病!你看我这牙,还有身上这些伤,那都是他打的!这小子……”马国明还在极力呈现孙卓立的犯罪证据,可是严利却很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就差大骂一声闭嘴。

    刚才接到马国明电话的时候他就在医院门口,先前手下有人告诉他说看到石盆村那姓孙的村官又到镇上医院来了,他就琢磨着过来看看。结果才迈进医院大门口就接到了外甥的电话,紧接着就听那边好像有打架斗殴的动静,还有一个女的在旁边貌似说什再打就要出人命的事。

    身为jǐng察,这种事再熟悉不过了,一定是外甥那边出了事,要不然怎么他在这边说话那边一直没回应呢。

    来到马国明办公室门口,看到一群人在那围观,这已经是百分百出事了。

    正如马国明所说,他这个舅舅是个护短的主。现在居然有人敢在这地界上欺负他严利的外甥,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而且是在医院闹事,那罪名再加一等。

    严利已经铁了心要办一办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愣头青,也给其他人提个醒,我严利的人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气势汹汹的进来一看,屋子里总共两男一女,而且每个他都认识。再看那女的衣衫不整,而孙卓立却跟护传家宝一样护着那个女的,脑子里对今天这事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

    自己外甥什么德行他当然知道,从小到大但凡有事都跟女人脱不开关系,把别人老婆睡了或者把人家肚子搞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严利也偶尔叮嘱让他悠着点,别到处惹麻烦,马国明当下都是点头应是,但背过身去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他已经把这个当成了乐趣,哪天要是不勾搭几个女的,不占点小便宜,这一天都过不去。

    现在这情形估摸着又是老毛病犯了,可你找谁不好,偏偏要找这个小护士!严利想着又是狠狠瞪了马国明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昨天在病房门口的那一幕严利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孙卓立明显是对小护士有意思,要不然当初怎么装尸体躺地上,那眼睛还滴溜溜地盯着人家私密处看。

    严利现在正是想结交孙卓立的时候,偏偏这个时候自己外甥却惹了他,自己再怎么想护短,也得考虑考虑自己前途不是。

    “胡说八道什么,人家是正经的村官!我看就是你小子惹的事,还不赶紧给这位小姐,以及小孙同志道歉!”严利明着教训马国明,暗地里拼命给他递信号,生怕这小瘪犊子不知道轻重还在那瞎嚷嚷。

    村官?那不就是个打杂的吗!怎么舅舅居然还怕了这么个家伙!

    “舅舅,这小子的的确确就是个神经病,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人,他们可以为我作证,刚才就是这家伙打得我!”连着挨了两顿揍,还被人看到自己的糗样,这口气说什么也不能忍。村官?去你妈的村官!

    马国明还要去找人证来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结果严利那粗大的手“啪”一下就落在了他的脸上。这一下打得他头晕目眩,耳朵嗡嗡的,就看到严利那嘴一张一合,至于说了什么,那是一个字也没听清楚。

    严利咬着牙那叫一个恨,老子已经明里暗里都提示这么多了,你小子居然还在那瞎咧咧,老子以后仕途遇阻那都是你小子的错!

    “小孙同志,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外甥是混了点,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的事我看就这么算了吧。不过你放心,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还有这位小姐的医药费以及jīng神补偿,一切都由我们来承担。”说到底严利还是在护短,孙卓立要是硬要追究到底,那自己恐怕也得来一回大义灭亲,现在豁出老脸跟孙卓立求和,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举,谁让这马国明是自己外甥呢。

    孙卓立也不傻,多个朋友多条道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自己在石盆村当村官,指不定以后还有什么事要用上严利呢,反正自己的气已经出了,这严利也当着自己的面抽了他外甥,该给的面子都给了,那就别得理不饶人了。

    “既然严所长都这么说了,那今天这事我就不再追究了,只是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最后那句话孙卓立也是考虑到白雪的处境。自己打了人拍拍屁股走了啥事没有,可白雪毕竟还在医院上班,这马国明要是来一手秋后算账,自己大老远的也不能赶过来再把这家伙给揍一顿。

    他那话与其说是美好愿景,不如说是在提醒对方,今天这事到此为止,要是背后来yīn的,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严利这样的人jīng怎么能听不出这其中的意思,一本正经地点头道:“那是当然,谁要是以后再敢生事,我严利第一个饶不了他!”

    “我相信严所长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种时候孙卓立不介意拍点马屁,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医院打了人,而且打得还是他严利的外甥。人家都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了,那说点好话,给人戴个高帽子又何妨。

    “对了,严所长,昨天真是谢谢你帮我们老支书垫付了医药费,这里是两千块钱,你点点。”说着孙卓立从兜里掏出一叠钱。

    本来他是想着一会去派出所找严利还钱的,不过既然在这遇上了,倒是省得他再跑一趟。

    严利脸sè一沉,把孙卓立拿着钱的手给推了回去:“我说小孙,你这就见外了啊,咱们之间还分什么你我!再说那位老乡的病还没痊愈,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得是,这钱你先拿回去,等我哪天需要的时候你再还我也不迟!快收起来!快收起来!”

    需要的时候再还?那跟不还有什么区别?不过看严利的样子这钱他是铁定不会拿了,反正这种人的钱也都是别人孝敬的,拿去也不过是吃喝piáo赌的用途,留着给老支书看病还算是积了yīn德呢。

    “那我就替我们老支书谢谢严所长了。”

    “谢什么,应该的!应该的!”严利巴不得孙卓立把这钱收下,要是他愿意,再多拿点都不成问题。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