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七十章 弯曲油亮的黑毛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七十章 弯曲油亮的黑毛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是有个包,可能是被蚊子咬的吧。”孙卓立有些心不在焉,这么明目张胆的摸人屁股在他记忆中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而且他那前女友的屁股也没潘立香来的紧实,人这个手指摸上去那弹xìng杠杠的,上瘾。

    他是真不想撒手,但那样未免太掉价了,人随便来点招数就能把自己收了,以后在这姐们面前还能抬头挺胸吗?指不定天天拿这事取笑自己呢,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盯着潘立香那半片屁股,孙卓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不自觉就沿着xìng感诱惑的股沟开始往下面黑乎乎的地方转移。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带简直就是人体的百慕大三角,所有人对此都抱有强烈的好奇心。孙卓立虽然见过不少老师的那个地方,但是面对潘立香,还是不由的有种窥探yù望。

    结果当几根弯曲油亮的黑毛出现在视线中时,明显的,他那小老二兴奋地蹦跶了两下,连带着心跳都强烈了些许,本来放松的手掌此时也渐渐握成了拳头。

    太刺激了!似露非露的感觉才最吊人胃口有没有!他对隐藏在这些黑毛下的构造充满好奇,只是得防着潘立香猛地回过头来,眼珠子滴溜溜地来回转悠就跟抽风似的,关键转久了还疼。

    “这些蚊子就跟那臭不要脸的潘铁柱一个德行,老娘就是撒个尿而已,连这么会时间都不放过。”潘立香嘀咕着又在自己屁股上拍了两下,那“啪啪”的响声震得孙卓立jīng神一阵恍惚。尼玛这姐们是哪个组织派来考验自己的吧,要不要这么过火!

    咬着牙好不容易才忍住犯罪的冲动,结果那潘立香拉好裤子马上就对他下手,很是不客气的对着他的裤裆戳了两下:“咋的,你也跟那蚊子似的想在俺屁股上咬一口呀!那你刚才还装得一本正经!”

    靠!明明是你一定要让我看的好吗,还非拉着我的手摸,现在有点生理反应又说老子没安好心,这有天理没天理!

    孙卓立忍不住就想学那咆哮教主吼两声,但他也知道跟这姐们说道理是没用的。主要现在被抓了个现行,也没底气吼。敢说自己没动心思吗?那下面那鼓鼓的小帐篷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是终于体会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了,反正就这样了,多说无益。

    潘立香咯咯笑了两声:“你这人还真逗,让你看的时候吧扭扭捏捏的跟个娘们似的,转过头心里又想,你说你这是不是叫犯贱!”说着往孙卓立那顶小帐篷扫了一下,笑眯眯的眼神也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哎,我说你还愣着干啥呀,咋的,还想在那闻闻俺那尿啥味是怎么地!”潘立香都走出一大段距离了,结果发现孙卓立还站在原地发呆。

    “……”孙卓立只能点点点了,姐们,说话能稳着点来吗。

    他也不是不想走,实在是潘立香刚才戳的那两下太特么有水平了,非但没把他的小伙伴给吓回去,反倒是把这家伙给召唤了出来。现在把他的裤子崩的都快爆了,别说走路,站着都浑身不舒服。

    潘立香也不知道是看透了孙卓立的窘境呢还是怎么的,抱着肚子就在那咯咯直笑,愣是笑得孙卓立不好意思再待下去。结果刚抬起腿就把蛋给扯了,去你妹的牛仔裤,这个时候还给老子添乱!

    孙卓立忍着被抓包的尴尬以及蛋疼的忧伤一直陪着潘立香在野外喂蚊子。这看水特么就是一个考验耐心的活,别看一片稻田不怎么大,可真要把水灌够了也不容易,两人生生耗了一个晚上,眼看着太阳都冒头了才终于把任务给完成。

    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通宵之后补眠,那就是个无底洞,怎么睡都不觉得够。反正就是醒了睡,睡了再醒,到最后闹不过肚子只能起来吃饭了。

    在李秀芬家没遇到潘立香,听说是又出去看水去了。这不由的又让孙卓立想到了昨晚的事,心里悬吊吊的,潘立香那个嘴巴没把门的不会已经把昨晚的事跟秀芬姐说了吧?

    李秀芬刚好迎面走来,发现孙卓立正往自己这边看,脸不由一红,低着脑袋蹭蹭蹭赶紧走开了。

    孙卓立最近挺困扰的,这秀芬姐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自己总是一副很害羞的样子。他又不方便打听,而且每次他有心想要问个明白的时候,秀芬姐就跟先知似的低着脑袋岔开了视线,导致他一直没机会弄明白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跟他有关,要不然秀芬姐不会独独对他这么敏感,一看就脸红……

    他还在这神游呢,门口传来一老者的声音:“秀芬在呢,俺是过来找孙领导的。村委会那边没人,听说跟你们家走得近,就过来瞧瞧……哟,孙领导在这呢……”

    来人是个六旬开外的老头,脑袋上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了,黝黑的脸上全是褶皱,背有点驼背,把那件洗的褪sè的衣服顶起一大块。一见孙卓立,那老头就乐得满嘴开花:“哎呀,孙领导真是年轻有为呀,年纪轻轻的就当了村官,哪跟俺们家那仨小兔崽子似的,都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出去寻个事做,哈哈……”

    孙卓立被这老头夸得都心虚了,什么年轻有为,这村官当的,谁憋屈谁知道。

    “哪里,大叔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啊?”孙卓立可不傻,人家说了那么一大堆恭维的话,肯定是有事找上门来了。

    果然,那大叔听到孙卓立这么问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对着鞋底弹了弹烟杆:“是这样的,昨天不是水库放水了吗,俺们家那地里也灌了水了。旱了这么多天,俺担心地里苗子营养跟不上就赶紧施了肥,可谁知道潘来广家那臭婆娘趁着没人把俺家的水全弄到她家地里去了。孙领导你说说,有这样的人家没有,这不是纯心找事嘛!”

    “她家地里没水就从俺家地里拿,拿的还是施了肥的水,那俺家那些水稻苗子没了肥料还咋长呀!你知道那臭婆娘还说啥,说俺们家欺负他们家没男人,这是有男人没男人的事吗,你拿了人家施了肥的水,你还有理了!”老头越说越激动,脑门两侧的青筋突突的。

    孙卓立怕他太激动会出事,赶紧安抚道:“大叔,你先别激动,慢慢说,这事先等我了解清楚。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该赔偿赔偿,该道歉道歉,一定把事情处理好。”

    老头缓了两口气:“还是孙领导的话中听,俺就愿意相信你。不过潘来广家的那臭婆娘可不是一般的难对付,那婆娘最能的就是把没的说成有的,把死的说成活的,孙领导你可别被她给绕进去。”

    老头一边说一边呼哧呼哧大喘气,可见被气得不轻。孙卓立只能先稳住他,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呢,不能单凭老头的一面之词就盖棺定论,得向双方当事人都问明白了才能决定谁对谁错。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