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乡村艳色 >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七十一章 烫手山芋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七十一章 烫手山芋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送走了这位满腹怨气的大叔,孙卓立准备去趟周翠萍家,拍了胸脯向人保证了一定把事情解决,那就得硬着头皮上。这回他倒是不担心有人说什么闲话,自己这是有正事,又不是去幽会,底气十足。

    还没走多远呢,就看周翠萍一脸凝重的也往他这边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隔着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周翠萍就带着哭腔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开始跟孙卓立哭诉了:“孙领导,你可得给俺做主啊,潘驼背这一家子太欺负人了!知道俺们家男人不在就欺负俺们孤儿寡母!”

    周翠萍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所过之处,人畜皆惊,大家伙都探出脑袋想看看这娘们闹得又是哪一出。

    一见有人围观,周翠萍的调门又涨了两个档次,她就是要把事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潘驼背这一家子是个什么德行。她这一招确实有效,一路过来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好奇,有那知道一星半点的已经开始把这两家的事说开了。

    孙卓立哪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哭着喊着来找帮忙的,这一前一后两人一个赛着一个的悲惨啊,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以免事态失控,赶紧把周翠萍给拉到村委会那屋子里去了。

    这没了观众,周翠萍倒安静了点,擦了擦鼻涕眼泪不等孙卓立问,她自己就开始巴拉巴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上了。

    原来周翠萍家的地就在那潘驼背家下面,想要引水就得从潘驼背家过,没有别的招。往年两家倒也没什么事,唯独这次就闹了这么个不愉快。

    “孙领导,你说说,这潘驼背是不是纯心要欺负俺们孤儿寡母!”周翠萍红着眼圈,说话哽咽,活脱脱一受欺负的弱女子形象。

    听了这两人的说法,孙卓立对事情的大概已经有了一个了解。现在关键就是到底是放水在先,还是施肥在先。要是放水在先,那周翠萍这事做得也无可指摘,大家都要用水,总不能你一家就把水全截了吧。如果是施肥在先,那倒是周翠萍的不是了,人都施了肥了,这么做确实不厚道。

    “咋的,是那潘驼背跟你说他家已经施了肥了?”周翠萍听到孙卓立这么问,马上就反应过来潘驼背应该是先一步来找过他了,“这潘驼背还有脸恶人先告状!孙领导,你可别信他的,他潘驼背说的话哪有真的!你想想,从昨晚到现在,水库放水还不到一天呢,你见谁家急急忙忙的施肥去了。俺天没亮就看水去了,难不成他们家半夜里还施肥呢,俺跟你说他这就是针对俺来的,不想俺家好……”

    周翠萍说着又呜呜哭起来了,这样一来孙卓立也犯了难。现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哪家说的是真的也没法核实,除非把水拿去化验,可是就为了这么点事去折腾一趟也不划算。

    “哟,村长,你也看水去呀!”

    “咳,可不就是看水去嘛!咋的,你这是刚从外头回来呀!”潘富贵热情的跟路上的人寒暄。

    今儿他心情不错,地里干旱的情况总算是得到了缓解,另外他也听说了潘驼背跟周翠萍都找孙卓立去调解纠纷的事了。哼,你小子不是喜欢出风头吗,那就让你出个够。

    其实早上潘驼背先是找的他,但他多老道啊,一听这事就知道不好办,怎么着都要得罪一头,甚至一个不小心两边都讨不到好。脑子里过了个弯,就让潘驼背找孙卓立去了。本来都想好要怎么应付周翠萍了,没想到那娘们直接就去找了姓孙的那小子,倒是省得他多费口舌了,就让那小子折腾去,看看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他可是知道潘驼背家有仨不好惹的儿子,那都是村里排的上号的刺头。要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大家都是能绕着走就绝对不跟他们碰头。那姓孙的小子要是亏了他们潘驼背家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那仨愣小子说什么也不会眼看着自己家吃亏。

    周翠萍那是什么人就更不用说了,没事都能把村里整的腥风血雨的,现在碰上这档子纠纷,遂了她的心意还好,要不然就能天天跟你家门口静坐示威的主。

    想到那画面潘富贵心里就痛快,上次严利的事自己面子可是栽狠了,这回说什么也要让那姓孙的小子栽个跟头不可。

    “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一高兴,潘富贵还哼起了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歌。

    孙卓立这边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把这两家人凑一块把事说清楚了比较好,可是双方倔强程度远超他想象,说什么就是不肯坐下来好好说。一方嚷着要赔偿,另一边死咬着就是不认,他想做个和事佬都做不成。

    “依俺看你就随便应付两句得了,这事他们自己都说不清,你再掺和一脚只能把事整得没完没了。”潘立香难得说了句有人xìng的话。

    孙卓立对此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现在这两家都已经卯上劲了,全村人也都等着看结果。骑虎难下,他想息事宁人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是他来到石盆村后遇到的最棘手的事,比让他到镇上搬救兵还难。那次起码还有潘富贵失败的经历打底,就算不成功人家也不至于说什么。可现在是村里内部有了矛盾,看似比之前那事要简单,可是谁痛苦谁知道。

    要是两个放在一起让他选择,宁可到镇上丢人,也不想在这头疼。这根本就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案,遇上的还都不是省油的灯!

    正头痛该怎么办呢,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周翠萍扭着屁股又找上门来了:“孙领导……哟,秀芬妹子也在家呢,俺过来找孙领导有点事。”

    就周翠萍这亮嗓门,隔着几条街都能听到她说话,孙卓立在茅房里自然是把她每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心里一沉,这大姐找自己又有什么事?这两天他几乎都形成条件反shè了,见到那俩债主准没好事。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