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第一卷 穷山恶水出美女 第七十九章 二愣子

    “你这话啥意思?是说俺爹要死了是怎么的!俺可告诉你,俺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甭想好!”

    那医生眼角抽了两下,神情说不出的苦涩,果然怕什么来什么!一早就看出这家人不好惹,瞧瞧,病人出了事还得自己担着呢。这都有他什么事啊!人家都是巴巴的冲医生卖好,希望能在救治的过程中多尽点心力。这位倒好,上来先来个下马威,让你肝胆俱颤。

    医生这活是越来越不好干了!

    可就算这样,还得硬着头皮上。要不然病人家属不会放过自己,自己良心更过不去。

    好在车上其他人也不会任由潘金福这么无止尽的咆哮,孙卓立在接收到医生求助的眼神之后,只好无奈地出来安抚众人情绪。就这样潘金福还是在收尾的时候冲那医生放了句狠话:“俺爹真要是有啥事俺第一个不放过你!”

    听到这样的话那医生还没有撂挑子不干,可见他的抗压能力还是不错的。而且他之前关于病人病情的解说也不是危言耸听,就看潘驼背到现在仍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就知道情况好不了。

    本来从石盆村到镇上的距离就远,摊上这样着急上火的事更是觉得这尼玛哪是在坐车呀,简直比乌龟爬还慢。所有人在担心潘驼背的病情时还在观望潘金福是不是有暴走的迹象,还好,他只是很不耐烦,还没到打人砸车的地步。

    好容易到了医院,一行人都跟训练有素的军人似的,刺溜下车,毫不拖泥带水。医院这边也早有人接应,抬人的抬人,报告情况的报告情况,一时间所有人都忙活上了。

    潘驼背家哥仨就来了俩,潘金福和潘金寿,老二在家看着老太太。眼看着老爷子被一群人推进抢救室,潘金福哥俩担心老爷子病情也想跟着一块进去来着,但被护士挡在了门外。

    “有啥了不起的!俺又不会拿里面的东西!”连这都能吐槽,这潘金福愣小子的名头那绝对不是盖的。

    孙卓立坐在走廊椅子上一声不吭,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好说的,潘驼背的事自有医生会解决,他只要看着这哥俩不闹事就行。依着现在的情况看,他们还算安分,只是不停的往急救室门口张望。这种心情,大家还是能理解的。

    中间医生护士的进出了好几回,哥俩也是逮着机会就想打探点消息,但每次都被“请耐心等待”这样的话给打发了。到最后急救室那红灯灭了的时候,连带着孙卓立,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已经忙活了这么久,好不好的就看这一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紧了那扇门,出来一个医生,表情严肃,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各人的心头悄然萌生。

    “病人是突发xìng脑溢血,俗称中风,需要手术,咱们镇上条件不足,必须转移到县级以上的大型综合医院治疗……”

    “那你们刚才来来回回的都在干啥,要是早说不行也不用耽误这么久!现在才来说这种话,依俺看就是你们把俺爹的病给拖坏了又不想负责任,拿着这个借口想把俺们给打发走。俺可告诉你,今天这事不给个说法,俺就不走了!”

    潘金福这耍无赖的德行犯的时候真想抽他,尼玛平时看着脑子不好使,这种时候分析起来倒是头头是道的。连孙卓立都没想的他这么深入,这丫是怎么就想到这么多的。

    “那俺爹啥时候能去县上的医院?”相比之下,潘金寿显得可爱多了,人不添乱,想的是正儿八经的救人。

    一看自家兄弟还拆墙角,潘金福顿时怒了:“三儿,你到底是哪头的!咱爹的病都是被这些王八蛋给耽误的,你咋还听他们信口胡说呢!”

    潘金寿看了他哥一眼,也不说话,直接就跟着那些医生安排转院的事了。他以前也是在城里混过的,多少见过一些世面,关于医生刚才说的那个病倒是知道一些。这种病要是救治不及时,轻者行动不便,甚至瘫痪,至于严重的,那就是一个死。

    明知道耽误不起,还在这跟人胡搅蛮缠,潘金寿的智商还不至于到这地步。

    潘金福梗着脖子还想跟弟弟掰扯掰扯这事,但周围这些人呼啦一下都走光了,空有一肚子话却没有诉说的对象,这郁闷,谁能理解。

    医院方面也是害怕病人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转院事宜处理的那叫一个快速,一会的功夫车子都发动了。潘金福倒是想坚持自己的立场,跟这里的医生战斗到底,可眼看着车子都要走了,心里实在放心不下老爷子,只好不情不愿地也上了车。

    路上还埋怨潘金寿不支持他,在关键时候打他这个哥哥的脸。

    “爹啥情况你不知道啊,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咋跟娘交代?”潘金寿难得也吼了一回,就这一句话彻底把潘金福给噎得说不话来了,脸憋得通红。

    靠!一物降一物啊!

    潘金福在众人眼中一直都是牛逼哄哄的主,简直就是无人能敌,没想到居然被寡言少语的潘金寿给制住了。特么早吼这么一嗓子,这一路也不至于这么闹腾。孙卓立为自己这一路的揪心叫屈。所幸这后半程路潘金福没再发疯,车子也是很快就到了县城的医院。

    光看人这地盘就比镇上的医院要大了许多,再进去,人员设备那就更别提了。心想这下总可以安心救治了,但很快他们马上就面临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钱。

    出门的时候潘金福他们倒是东拼西凑的带了一些,但在镇上医院已经花了大半。到了这,杂七杂八一通检查之后,医院的缴费单下来一看,哥俩顿时就傻眼了。

    “这哪是医院,简直就是吸人血不眨眼的蚂蟥!不就是抽个血拍个片子吗,咋要这么些钱!三儿,你不是有朋友在县城里吗,能不能先找他们借点,以后一定还上。”吐槽贵吐槽,医院的规矩就是不交钱不给看病,就算潘金福再横,也不敢拿人命开这玩笑啊。

    潘金寿有些为难,他以前出来混的时候是结交了不少朋友,可自打他回了村里之后就再没联系,这冷不丁的让他上哪找这些人去。大海捞针?这难度也太高了点吧。

    就在哥俩犯难的时候,孙卓立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钱我已经借到了,马上送过来。”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