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420章 【抽奖,透视眼药水!】

第420章 【抽奖,透视眼药水!】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早上。{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

    天微亮。

    鼻子里闻到了小米粥的味道,张烨下意识地嗅了嗅,被窝里的他醒了,捂着呱呱叫的肚子侧侧脑袋,眼前开放式厨房的灶台上还真热着一锅粥,热气腾腾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早醒了的饶爱敏正抱着肩膀站在屋子里看着前面的辰辰,小辰辰则苦逼地趴在桌子上,吭哧吭哧写寒假作业。

    “大姨,我饿了。”

    “写完再吃。”

    “作业好多,我饿了。”

    “谁让你昨晚不写的,都告诉你写完作业才能睡觉了,你倒好,一点不把我的话往心里去啊,非得人监督着才行啊?”

    “我真饿了。”

    “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吃吧,吃完写!”

    饶爱敏瞥了辰辰一眼,去盛粥了。

    张烨坐起来,“我也喝一碗。”

    饶爱敏没好脸色地看看他,“醒了啊?旁边有温度计,自己试一下。”说着,已经盛好了三碗粥。

    辰辰可不管张烨,拿起勺子来就吃。

    张烨苦巴巴地试表,末了试好了,“三十七度三。”

    “我看看。”饶爱敏怕他不会看表看错了,自己拿过来一瞅,“嗯,不烧了,你自己穿衣服下来吃!”

    张烨一下地,顿时感觉身轻如燕,头都不晕了。

    饶爱敏过去,“坐着别动。”把他头上的纱布慢慢揭开,嗯了一声,“结疤了,没化脓,自己养几天就好了。”随即也没吃饭,而是拿来东西又给他上了一次药,脑门啊,脖子啊,伤口都清理了一遍,最后贴上新纱布,这才和他们一块喝粥吃包子。

    包子八成是饶爱敏亲手蒸的,因为外面的早点摊今天估计都开不了门,早都回家过年了,就算是还有开着的,他们弄出的包子也绝对没有饶爱敏蒸的这么好吃,老饶嘴巴是毒,可厨艺那真没的挑!

    张烨喝了两大碗粥,吃了八个小包子,“香!”

    说完,还要夹包子吃,盘子里的包子就剩最后一个了。

    辰辰不干了,拿筷子跟他抢,“给我。”

    张烨一点也不照顾小孩子,哼哼道:“你张叔叔我是病号,‘老幼病残’里我占了俩,先得紧着我。”

    辰辰道:“你都吃八个了。”

    张烨道:“你吃的也比不我少。”

    辰辰道:“包子是我帮我大姨一起蒸的。”

    俩人筷子交战了半天,掐上了,闹成一团。

    最终,是饶爱敏出面了,拿着手里的筷子在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上一人敲了一下,“都给我老实点,没看见我一个包子都没吃呢啊?抢什么!”完后,很公平地谁也没给,饶爱敏自己去夹。

    张烨立即护住。

    辰辰也伸筷子去抢,“给我。”

    可是饶爱敏手里的筷子好像活过来的一样,一弹,一拧,一拨,就那么在半空画了几道优美的弧线,好像是打了一个最简单的八卦一样,张烨和辰辰俩人的筷子就歪的歪斜的斜,全落空了。

    饶爱敏夹起包子自己吃了。

    张烨两眼一黑,“吃个包子还得动功夫啊?”

    辰辰撇撇嘴,那小样子,是把她大姨的表情都给学去了。

    饭后,饶爱敏命令道:“辰辰,你回咱们家做作业,快点,十页不写完午饭你别想吃,小张,你去洗洗澡,看你那一身臭鸡蛋味儿,洗完了澡吃药,然后该干嘛干嘛吧,这点小伤瞧把你脆的。”说完,她揉了揉自己的腰,打了个哈欠道:“我洗个澡也睡了,这一宿,折腾坏我了。”

    张烨道:“午饭我过去你那儿吃啊。”

    饶爱敏斜眼看他,“一提吃饭你就精神!”

    辰辰皮笑肉不笑:“……呵呵,吃货。”

    “你也是。”饶爱敏也数落辰辰道:“跟家也没见你吃这么多啊,一有人跟你抢着,你倒是来劲了!”

    张烨也“呵呵”了一声。

    不多时,饶爱敏带着辰辰走了,临走时还不放心地嘱咐,“洗澡的时候记得别让伤口沾水,不行裹上保鲜膜,听见了没有?”

    张烨道:“知道啦。”

    砰,门被房东阿姨摔上了。

    张烨也觉得身上味道难闻,昨天就简单擦了擦,没敢洗,一夜之后又是满身的臭汗,真是不洗不行了,于是就钻进浴室脱衣服,拿着喷头,避开伤口的地方简单将身上和头发洗干净。

    男同志洗澡大都很快,几分钟就完了。

    出来后,张烨往床上一坐,伸伸懒腰,精神状态非常好,与昨天病怏怏的状态相比,简直是焕然一新,这都多亏了房东阿姨一夜的照顾,要是就自己一个人,还不知道得烧多少天呢。

    病也好了。

    干点什么去?

    回家?肯定不行,这伤口还没愈合呢,让爸妈家里人看见了肯定得担心。

    工作?也不行啊,大过年的有什么工作?脱口秀都录完了,学校放假了,脑白金广告代言也没自己的事了,哦对了,也就剩下章远棋《女人花》单曲的版权事宜了,这个还没办妥呢。

    叮咚。

    门铃响了。

    张烨过去一开门,发现是送快递的。

    “您好,快递公司的,请您签收。”说着话,青年忽然愣住,“哎呦,你……你是张烨老师啊?”

    张烨签收了,“你稍等一下,我先看看。”

    快递的人很客气,“没事没事,你先看,多久都没事。”

    张烨拿来一看,果然是章远棋公司发来的授权协议,随便扫了一眼,他就在合同上签字了,老章办事他是放心的,知道她不会坑自己,于是对快递人员道:“麻烦了哥们儿,这个地址你原路寄回去。”

    “好,那您再填一下单子。”快递道。

    都弄好后,快递还找张烨要了张签名,这才走了。

    工作的事这下都做完了,该处理的也都处理了,过年这些日子,张烨剩下的似乎只有休息了。

    唉,无聊啊。

    忙惯了,闲下来还真不适应。

    张烨想抽支烟,结果摸遍自己的兜口也没发现,再跟家里翻了翻,一根烟都没找到,他明明记得兜里有烟的啊,再不济不能打火机也没了吧?一想就知道了,肯定是饶爱敏把他烟和火机“没收”了,伤病期间,吸烟肯定对身体没好处的,唉,老饶照顾人还真是滴水不漏。

    怎么办?

    对,抽奖吧!

    张烨纠结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件可以做的事情了。

    自己以前积累下来的声望,加上《女人花》啊,那些诗啊,还有揍李安旭的事情啊,游戏戒指里收集来的总声望值已经达到五千五百万了,是他很长时间的努力结果,都是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血汗钱”,这是一个让张烨看着都眼花缭乱的数字,太庞大了,而且自己之前物品栏中存下来的物品几乎都用光了,嗯,如果那两个倒霉的“难度调整色子”也算物品的话,那也就剩下这么两个破玩意儿了,库存告急,急需补充。自己今年的目标已经定下了,他还需要继续不断积累人气,不断往娱乐圈的顶峰爬,这些物品当然是他最需要的,是他最大的底牌,新一年新开始,他也得为今年补充一些弹药和粮草了,以备不时之需。

    刚洗完澡,手气正好!

    抽!

    先抽一次看看!

    张烨点开游戏界面,因为声望攒下来的太多了,他也阔气的很,这次一点也不心疼,随便就点了抽奖,然后也不看指针会停在什么区域,便试探性的加了一注。

    转啊!

    转啊!

    指针渐渐停下!

    宝箱(小)抽奖开出来了,是消耗类物品!

    【透视眼药水】2:滴在眼中,达到透视效果,物品持续时间:五分钟。

    这还真是新物品,张烨以前从没开出来过,一看之下先是庆幸自己没加注太多,不然还真浪费了,这物品不疼不痒的也没有太大意义吧,透视能干嘛?能让他涨人气吗?能帮他在娱乐圈蒸蒸日上吗?

    诶,等等。

    房东阿姨方才好像说要洗澡睡觉!

    这会儿洗完了吗?应该还没呢吧?

    张烨暂时停下了抽奖,将宝箱中取出的其中一瓶药水收进物品栏中,然后将另一瓶拿在手里,打开,滴在眼睛上。

    药水生效!

    倒计时五分钟开始!

    下一刻,张烨眼里就一片漆黑,望着墙上,好像看到了什么钢筋水泥,但光线不好都特别的模糊,他知道透视起作用了,不过怎么调整远近啊?刚想到这里时,思想一动,眼中画面居然真听话地拉近了,一下子刺穿了自家的墙体,然后又往前刺穿了一段距离,终于来到了房东阿姨家客厅!

    高科技啊!

    这透视太神奇了!

    张烨很激动,走过去趴在自家的墙上,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另一家的房间,他看到客厅里的晨晨正在抠脚丫子,根本没写作业,而对饶爱敏家了若指掌的张烨很快将视线一偏,便找到了卫生间的位置!

    穿进去!

    视线立刻拉近!

    然而里面却没有人,空荡荡的。

    张烨呃了一声,但也没放弃,在艺术的道路上总是充满了坎坷和崎岖,他一直坚信,只有坚持不懈才能成功,接着就把目光往上一跳,看向了房东阿姨家二楼的卫生间,因为还不太习惯这种透视,距离没太掌握好,一下子穿到楼上一户人家里面了,那家是对年轻的夫妻或者可能是男女朋友,俩人刚起床,男的在刷牙,女的刚掀开被窝出来,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

    不是透视出来的,是真没穿。

    张烨咽咽吐沫,没敢多看,赶快调整焦距来到了房东阿姨家二楼的卫生间,眼神刚一穿进去,就看到了一片雾蒙蒙的水汽!

    有人在!

    还真在洗澡!

    透视眼药水的时间只剩下三分多钟了。

    张烨不想浪费,飞快张望,穿透,穿透,过了,回来一点,再穿透一点,旁边一下,对,就是这里!

    水蒸气影响了视线!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

    饶爱敏没泡澡,也没进浴缸,而是在旁边用喷头洗澡,喷头哗哗往下喷着水,不过张烨只是能透视目光,耳朵可穿不过去,所以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只能看到水不断冲刷在一个白花花的身体上,把身上早就打好的浴液沫子一点点冲掉,从饶爱敏的脖子上,胸前,小腹,大腿,自脚下进了下水道口。

    饶爱敏手一抬,水关了。

    没了热水,排风在工作,雾气也越来越淡,看得更加清楚。

    饶爱敏一张嘴,好像在打哈欠,然后撇着嘴大大咧咧地拽了一条浴巾,一下一下地擦身子,可能是练武之人,她擦干身子的动作不是那么柔美,很随意的感觉,随后更加随意地把毛巾一甩,毛巾飘飘忽忽地落在了架子上,精准度非常高,手上的力量控制出神入化,仿佛提前计算好了一样。

    踩上拖鞋。

    甩了甩长发。

    饶爱敏却没穿衣服,而是掀开马桶盖子一屁股坐了上去,不时动一下脚趾头,不时捋一下头发。

    张烨看得血脉喷张,一个劲儿地吸鼻子,眼睛也不眨,在饶爱敏身上来回扫,还有旁边衣服框里的衣服,也被他看光了,那是一套肉色的秋衣秋裤,下面盖着内衣,在张烨视线控制下也透了进去,才知道原来自己昨天半夜摸过的饶爱敏穿得内衣,是浅咖啡色的,比肉色深一点。

    时间快到了!

    已经过了四分半钟了。

    张烨也愈加熟悉了透视药水的操作,娴熟了一些,他想着没有几眼可看了,于是也更加卖力气,使劲把穿透过去的视线拉近,本意是想往饶爱敏胸脯上瞅瞅,可视线却穿透进去了,直接穿到了饶爱敏胸脯里头!

    很暗!

    全是血管和一些看不清的肉块组织!

    张烨有点慎得慌,吓得忙将视线往下躲开。

    这一躲,这个焦距的目光立刻落到了马桶中,给穿透了,大概就是饶爱敏屁股下面十厘米的地方,便瞧见一股水流由上而下!

    眼花!

    下一秒钟,张烨的目光中便是自家的墙。

    五分钟已过,透视眼药水失效了!

    张烨揉揉鼻子,觉得这半天看得真是赚够本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