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22章 【数学家张烨!】

第522章 【数学家张烨!】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走错路?

    全世界数学家都走错了?

    黄玲玲暗暗咂舌,张老师真敢说话呀!

    其他数学家们也恨不得上去揍人了,尤其是美-国的数学家和小选手们,从没见过这么狂妄自大的人啊!

    路易斯听不了了,用英语说了一句。

    美-国随队的翻译用中文翻译出来,“路易斯老师说,那我倒想听听了,你有什么见解!全世界都错了,那么你有正确的论证方法了?我们洗耳恭听!”翻译完,翻译自己都摇头笑了。

    可张烨直接放下了两个词,“椭圆曲线和模曲线。”

    本来下一句就准备反击他的路易斯,听了这话却愣住了,眉头一扬,好像在飞快思考,“模曲线?”

    辛雅也是一怔。

    游客们全相视狐疑,都听不懂。

    但他们听不懂,这些在场的数学家们却全都听得懂,张烨嘴里的这个论证思路,世界数学界在论证戴尔猜想的时候还真的没有尝试过,或者是有人可能试过,却没走通,结果就不了了之了,根本不是现在主流的论证方法,甚至这种椭圆曲线和模曲线关系的论证,连一些数学家都不太熟悉,有些偏门,精通这个复杂领域的世界顶尖数学家,都很难找+一+本+读+小说出太多!

    什么意思?

    你懂椭圆曲线和模曲线论证?

    辛雅不相信的同时,也第一次有些吃惊,因为从刚刚开始,张烨说的这些专业术语和分析思路,就根本不是一个中文系的人可以说得出来的,让她心头跳了好几下,我靠,这姓张的不会真懂数学吧?

    韩何年紧了紧眉头,虚张声势?

    其他人也都觉得张烨在吹-牛-逼,而且吹大发了,不过张烨的狂言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全盯住了他写的东西。

    张烨也没在跟他们掰扯,继续提笔写。

    ……

    (n+1)^3-3n=n^3+3n^2+1

    (n+1)^3-3n^2=n^3+3n+1

    (n+1)^3-n^3=3n^2+3n+1

    ……

    n^3+3n^2+1≠(n+1)^3

    n^3+3n+1≠(n+1)^3

    3n2+3n+1≠(n+1)^^3

    ……

    n=1、2、3、4、5

    n^3+3n^2+1=5≠1

    n^3+3n+1=5≠1

    3n^2+3n+1=7≠1

    ……

    第一块题板写的比较跳跃。

    路易斯盯住看,微微摇头。

    辛雅也眨眼,心说这什么跨越?怎么直接进行后期计算了?前面的呢?其他的运算规则呢?

    张烨很快就将第一块黑板写满了,然后一把推走,又拉来了第二块黑板,继续想也不想地飞速在上面落着笔!

    第二块题板跟第一块又不一样了,似乎完全是另起篇章,张烨竟然在上面开始做起了一些其他公式和小定理的论证!论证构成看得周围不少数学家们一阵惊叹,但却不明白张烨在干什么!

    韩何年愣道:“这是什么?”

    一共和国老教授道:“他推算函数方程干嘛?”

    一英国女数学家赞叹道:“共和国真是深藏不露,原来游客里面,竟然还藏着一个这么厉害的数学大师!”

    有个法国数学家狐疑道:“只不过这和戴尔猜想有什么关系吗?根本是毫无联系啊,他推理这些做什么?”

    不知不觉,围上来的数学家越来越多,已经没有人去看什么其他国家的题目了,众人全都围在了美-国-队的展台附近,窃窃私语,不时还拿出笔来跟着一起推算验证。

    吴则卿微笑起来。

    游客们也看得愣神儿。

    到了现在,虽然外行人不知道张烨在写什么,内行人知道他在算什么公式和小定理,却不知道是何意义,可是谁也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北大中文系的老师,真的你妈懂数学啊!

    共和国好多数学家们都脸色尴尬!

    尤其那个之前喊过好几次张烨作弊的青年数学家,更是脸蛋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被打脸打肿了,想起张烨之前对他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作弊了”,这青年数学家就有点坐蜡,简直都想立即离场了!

    原来这人没作弊!

    原来那五位数乘法,真是他心算出来的!

    为什么现在敢这么肯定?废话!一个抬抬手想都不想就能推演出一个还没有人计算过的小定理的数学高手,怎么可能会用计算器去作弊五位数乘除法啊!就算是傻-逼都知道不可能!人家不屑于这么干!也根本不需要!就算五位数乘五位数的运算很复杂,可对这个级别的数学家来说,也完全不算事儿啊!

    外围的游客人群里,那个之前负责数学游戏的女志愿者也在那里瞠目结舌地瞪起了眼珠子,张烨在运算什么,她是根本看不懂的,但是看到了其他数学家们的眼神,她就明白,自己那是冤枉张烨了啊!还作弊?还计算器?想到这里,女志愿者的脸都绿了,苦笑着低下头,丢人啊!

    还张烨丢人?

    现在看来,是他们丢人丢大了!

    游客们你言我语。

    “这是在写什么?”

    “不知道啊。”

    “感觉很牛-逼的样子啊!”

    “我靠,张老师原来这么猛啊!”

    黄玲玲激动坏了,暗暗攥起小拳头,站在张烨身边的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发出的声音打扰到张烨。

    黄磊磊也惊呆了,张老师好厉害!

    第二块黑板写满了。

    二十分钟过去,第三块写满。

    十分钟过去,第四块黑板也写满算式。

    张烨逼装的很大,此刻也非常潇洒,不但人潇洒,字也一样,他的书法水平本来就是一流的,公式和计算里的很多中文字都写得非常漂亮且有艺术性,数字和字母也是一样,众人看着,感觉张烨好像是在画画一样,手腕子一抖就飘出了一个字符,特别优美,字母像跳舞似的一个个蹦出来。

    第五块……

    第六块……

    第七块……

    时间越来越久,众多数学家们眼中的迷惑也越来越深,他们还是看不懂张烨在做什么,你不是要用模曲线吗?你模曲线在哪儿呢啊?怎么什么也没看到啊!而且你这一堆论证的东西,和戴尔猜想没有半点关系啊!七块题板都写满了,好几个小定理也论证出来了,可是没有用处啊!

    辛雅已经走到吴则卿那边了,低声道:“吴姐,他怎么……”

    吴则卿没等她说完就轻摇头,笑道:“我也不知道。”

    “他数学水平这么高,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辛雅觉得被欺骗了,吸气道:“他现在推的那几个公式,给我一天时间我都不见得推的出来,他呢?才用了一个多小时?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啊!”

    吴则卿笑笑,“我是真不知道他懂这些。”

    汪一鸣忽然道:“你们说……他不会真能证明戴尔猜想吧?”

    “不会。”韩何年也跟他们凑在了一起,“这些公式,根本没头没脑,我承认他推算手法很高明,甚至是世界级的,但这些东西跟戴尔猜想没关联啊,他说的模曲线和椭圆曲线也压根没看到!”

    这也是所有在场数学家的疑问,你干嘛呢?你是真用心论证呢,还是在炫耀数学技巧啊!

    从开始的惊愕,渐渐变成了平静。

    美-国的几个数学家都笑了,很失望的笑了,这人水平是很高,但话放得太大了,你列比了这么多函数以及几何相关公式的推算,可是证明不了戴尔猜想的,从头到尾都是在做无用功啊!

    一韩-国老数学家道:“他不行了。”

    “嗯,太乱了。”日-本一三十多岁的数学家道。

    另个日-本数学家道:“他可能自己都糊涂了吧,在干什么?”

    “这么庞大的计算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完成,最起码也要一个数学团队的努力才可以,他现在推的这些,是越来越乱。”德国数学家也摇头。

    ……

    乱?

    呵呵。

    张烨都听到了,只是笑了一下,笔也不停,一手插着兜一手不断在演算着他们不明所以的一个个公式,而且没一个公式都被他标记了(1)(2)(3),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张烨心中有数儿,一直都非常严谨。戴尔猜想?这就是费马大定理,别的张烨不敢说,但在这个地球上,张烨应该是最了解这个定理的人了!

    忽然,在写到第九块题板的时候,张烨呼了口气,抖了抖酸痛的手腕子,再一抬笔后,画出来的东西顿时引起了身后一片热议。

    “咦!”辛雅定神。

    汪一鸣道:“椭圆曲线出来了!”

    韩何年问道:“汪教授,他要怎么算?”

    汪一鸣一边看一边摇头,“嗯?怎么是这种切入?如果这样的话,构不成逻辑啊,没有相关公式,他这个椭圆曲线第一笔都写不下去的!”

    英国女数学家看不下去了,“no!这个成立不了!”

    美-国的路易斯和大卫也目光中带着否定,知道这个共和国的青年到了这一步,肯定是写不下去了!

    黄玲玲很焦急,她已经从其他数学家的表情上感觉到了不好的东西,急得不得了,“张,张老师……”

    大家都知道张烨力尽了,过不了这关了!

    张烨也确实停下了笔,然而就在这时,他却毫不犹豫的走了十几米,来到了之前写好的第二块题板前,笑着在上面做了一个标记,然后回过头来,又在最新的椭圆曲线1号题板上牵连了一个标记引(1),然后,直接将刚才那个谁也不知道什么用处的第二块题板的公式(1)的结果拿上来了,刷刷刷几笔,稍微做了一个复杂运算后,一个之前好像根本不可能的问题,竟然过去了!

    这一幕,吓呆了无数人!

    辛雅已经傻掉了,“什么?”

    然后,张烨写了几笔后,又遇到了一个运算论证的地方,他再次标注,将第三块题板之前已经论证好的小定式直接拿来了,标注引用(2),然后笔锋再转,第四到第六块地板的两个公式演算结论(3)和(4)也被张烨轻飘飘地拿来了,叠加上去,整体做了一个函数方程运算!

    结果出来!

    验算完毕,过!

    汪一鸣愣在了当场,“成立了!”

    韩何年懵了,“我靠!还可以这样!?”

    路易斯和大卫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法国的三个数学家脸色大变,“这……”

    英国女数学家瞪眼惊叫:“oh!mygod!!!”

    有一个算一个,在场所有数学家们只要是跟着一起看懂了的,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被这个共和国青年的这一步论证震住了!他居然走了一条所有人都没走过的路,甚至还用一种奇特巧妙的运算方法走过去了!大家都清清楚楚,戴尔猜想在这个青年手里,竟然被论证推进了一大步!

    不是一小步!

    而是一大步!

    一个质的跃进!!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