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夜袭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六章夜袭

    夜色,降临的时候,总是四周一片漆黑,趁夜行军,若不是对四周的地形十分了解,很容易就会中伏,而且,晚上的视线和警觉很是不好,若是被包围,很有可能,一击即溃。

    “噔噔噔…。”

    漆黑的山坡下,马蹄声不断传来,随着那微弱的火把传出的光芒,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是一处营帐,里面,扎着数十个大帐,寨门很是简陋,但是,时不时都有巡逻的人策马走过,这些人,穿着很是落后,身上虽然都是穿戴着皮甲,有的甚至连手上的兵器都不是标准的马刀,而是不同一的大刀长矛。

    “今天的收获还算是不错,这个广元县的都尉,凭他我们就可以立下一大功,来,兄弟,干一杯。”透出最明亮火光的中军大帐内,灯火辉煌之下,两道身影还在举杯对饮,身边,则是各自坐着两个长相比较朴素的妇女,衣衫摊开,两名粗犷大汉时不时的在身边女子的身上各自捏几把。

    “大哥说的是,我们兄弟两个为张帅统御骑兵,凭着这五百精骑的战力,平原之上,就算对方有数千人的军阵,我等也敢一战。”那瘦小一些的汉子立即点了点头,谄笑道。成都一带都是平原,赵袛会从凉州买来战马,所图定然是不小。王天发觉此事之后,倒也是顺理成章的就打上了这些骑兵的主意,要知道,益州可是不产马,若是没有一支强悍的骑兵,以后,中原之地,就算是他想要去闯闯,也是不行,当年的诸葛亮,六出祁山,何等意气风发,誓死要北伐曹魏,但是,最后病死五丈原,虽然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后方粮草等因素,但若是拥有了骑兵,又岂会在陇右如此举步维艰,蜀汉大将,为先主刘备掌骑的护军将军陈到、五虎大将之中马超马孟起、白马义从出身的赵子龙,何人不是能手?

    “就等到明日回到山寨内,听闻前不久那些前去凉州买马的兄弟们也是快要回来了,到时候,将我等骑兵扩充成千人队,益州岂不是任我等驰骋。”似乎是酒的后劲有些大,大汉喝完最后一碗酒之后,一推手将给自己添酒的两只小手拦住,猛地一拉,温香满玉立即入怀,也不给旁边的手下多言一句,顺着就倒在榻上,山贼的日子,就是将脑袋系在腰间,这些事情,就连在贵族之间也没有隔阂,一旁的大汉笑了笑,转眼看向自己身边这两个小脸俏红的妇人的时候,双眼猛地发红,粗吼一声,也是熊扑而上。

    ………。。

    片刻之后,当不少大帐之内的烛火都已经熄灭了之后,对面的山坡之上,却是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人都到齐了吗?没有掉队的吧?”

    “报告张大哥,都到齐了,一同来的有71人,没有一人掉队。”杨福带着几分紧张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营寨,冲着张嶷看了一眼,勉强稳定好情绪道。

    “好,先休息一刻钟,杨福,你先带十人,靠近一些,探查一下岗哨,一刻钟之内回报给我。”张嶷沉吟一声,轻声喝道。

    “诺。”杨福迅速点了身后一什的人,轻手轻脚,就开始接近营寨,看在眼里,张嶷也是紧了紧手心,依照这灯火巡逻的程度来看,跟王天分析的情况差不多,应该只有数百人,若是白日里,这些官道之上,还算是平坦,若是正面交手,自己手中只有数十人,就算是王天到来,也只有三百多新兵,还是有些冒险。

    ………

    “噌噌噌”很快,盔甲擦在叶子上面的声音就传入张嶷的耳朵中,猛地一摆头,张嶷点了点头,着急开口道:“怎么样?”

    “在营寨外面巡逻的骑兵只有两队,都是六人一队,他们基本上在外一刻钟就会回到营寨之内汇报一次,而且离营寨的距离也不是很远,据估计,营帐内外的明哨和暗哨约有十几个,若是想要潜入进入根本就没有可能,里面,有着数百人的营帐,初步估量,约有五六百人。”杨福显然是一个老练的士兵了,作为一个伍长,这种事情虽说他没有多做,但是眼力还是有的。

    “嗯,不错,我们一共有七十一人,加上我,也就是七十二人,现在分为两批,杨福,你立即去搜集布料,将我们来时准备的那些桐油倒在布料上面,多准备一些火把,所点燃的时间不需要很长,但是,数量一定要多,还有,带来的那两个鼓,一定要给我敲得震天响,给你二十人,你可能做到?”张嶷红着眼睛,五六百人,还真是有些超出预想之外,但是,箭在弦上,已经是不得不发了。

    “您就放心吧,但是张大哥,你只有五十人?是不是人手有些不足。”杨福拍拍胸脯,但是转即想到些什么,又开口道。

    “没问题,只要你们做得很好,我们的偷袭再加上喊杀声,只要将敌人拖得疲惫了之后,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敢出营帐,那就行了,其他的,我可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一切,还是等大哥到了再言罢。”张嶷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诺。”杨福很快就带人去准备,张嶷也是很快站起身来,大手一挥,将自己从猎户之中挑选出来的四人聚拢到身旁。

    “你们四个都是我们村里面跟我配合比较好的,还记得上次遇到熊瞎子的时候吗?”张嶷习惯性的对着熟悉的人露出会心的微笑道。

    “记得,张大哥,你就说吧,让我们怎么做?”虎头虎脑,略带几分生涩的牛二道。

    “等会儿我们几个一起出手,将那外面的一队巡逻兵给干掉,虽然是在马背上,但是,你们用弓箭也是能够射中他们的喉咙,切记,千万不要给我伤了战马,后面,那儿也是有着一队骑兵,我们解决完这一队人,就将战马交给后面的兄弟牵到我们来的时候那几百米以外的山凹里面,明白吗?”

    “诺。”四人纷纷抱拳,村子里,一群打猎的,都是以张任和张嶷为首,两人的武艺他们自然是有所见识,跟在他们身边,就从来没有不放心的,平日里,这两个大哥似的人物也是没有少教他们在山里打猎的本事,弓箭,自然是手到擒来。

    “现在,出发。”张任将大刀挂在背上,双手各自拿着一把短刀,身子一动,带起一道猛烈的风迅速冲下山坡,身后紧紧跟随着五十人,一路疾行,朝着对面巡逻兵行进的路线赶去。

    “卧倒。”下山坡的时候,自然是将敌人来去的时间给掌握了,张嶷等人分为两批,他带着四名身手比较娴熟的兄弟走在最前面,抢先到前方的埋伏地点去设伏,而这些剩下的除了监视营寨的动向以外,还负责接应和运送战马。

    “呼”看着这一批的骑兵回去,一行人立即开始朝着远方掠去,片刻之后,凭着平日里健朗的步伐,终于到达了一个天然形成的槽边,这里,还隐隐有着一股浓烈的尿骚味,自然,这里已然是被那些驻扎的山贼给当成了公用的茅厕。

    “忍一会儿,等会儿非要将这些混蛋的脑袋给拧下来。”张嶷强行忍着怒意,与四人靠在土壁上道。

    “诺”

    没过多久,远处果然是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张嶷缓缓将手伸了出来,反手仅仅握住双刀,慢慢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又迅速的缩了回来。

    “我左二,剩下,你们的。”张嶷看清了前来的人,点了点头。

    “诺。”牛二等四人对视一眼,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手弩,打猎的时候,他们所用的兵器由于多年携带,自然是不愿意就这样丢弃,却是没有想到能够在此次能够派上用场,但是,他们都知道,只有一箭的机会,剩下的,就只能近身搏斗了,腰间的短刀,也是紧了紧,习惯了和那些野兽搏斗的他们,此时也有些紧张,因为,这次杀的,是人。

    “呼呼”火把晃了三晃,随后又放下,山贼之间的暗号已然是在远处对过了,这一队骑兵又开始翻身上马,朝着原路返回。

    “准备。”张嶷屏住了呼吸。

    “一”

    “二”

    “三”

    “放。”

    “嗖嗖嗖嗖”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配合得很好的四名猎户猛地翻身上了土壁,身子一立,也不管其他,四箭齐刷刷的就飞了出去。

    “哧哧哧哧”连续四声入肉的声音不断传来,张嶷,身子就地连续打了两个滚,接着夜色躲开了视线,就在他们射箭的那一刹那,来到了左手的两名骑兵中间,双刀同时狠狠落下,只是瞬间,鲜血溅了他一脸,两人就在不甘之中翻身落马,没有迟疑,张嶷转身便朝着另外四人猛地扑了过去,原地,两人已然是当场被射杀,一人却是被射中了肩膀,都是掉下战马,摔倒在地一旁,张嶷看了一眼在马上被吓得面色苍白的那名山贼,长刀猛地往前一扔,瞬间脱手而出,在那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的青年惊讶之色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带走了他的性命。

    “别动。”而那刚刚挣扎起身子爬起来的一人被剩下的四人瞬间制住,此次行动,圆满成功。

    “抓紧时间,注意不要弄出动静,迅速解决另外一队人马,然后发动佯攻。”张嶷面色较为缓和,经历了刚才的一幕之后,他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把握。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