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三十八章 为将者

第三十八章 为将者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三十八章为将者

    “为将者,当上识天文下知地利中通人和,当披肩执锐,勇于身先士卒,临难不顾,赏必行,罚必信,当剿其敌军,抚敌民心,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当还功与众,退赏为兵,当不以败为耻,不以胜为骄,当执法无情,守法当先,治兵有道,领军有方,鼓舞士气,振奋人心,当识人才,用贤才,交良友,行正道,收民心,整军心,明大义,掌天地!

    夫将者,军之主也。为人主者,首务修德。德之不休,则无以服众也;众不服则令难行;令难行则军不整肃;军不整肃则进退无法,攻守无度;进退无法,攻守无度者,乱军也;军乱则危,危则必败!

    修德者,在体恤士卒,在将心比心,在以己推人;古人云:“君之视民如股肱,则民视君如腹心;君视民如草芥,民视君如寇仇”;军中亦然。将待卒若手足,卒视将若腹心;以腹心而运手足,则腹心动,而手足应;腹心动而手足应者,则一军若一人焉;一军若一人,众志成城也;众志成城,则攻如利刃,守若金汤;诚如是,则所向披靡也!

    修德者,在善知人,在善用人。子曰:“举直错诸枉,****服;举枉错诸直,****不服”;是故,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则上下无怨;上下无怨则军心顺;军心顺则百事成。

    修德者,在赏罚严明;赏罚不明,则弊窦生;弊窦生则相互猜忌;相互猜忌则言路不通;言路不通则主将敝听;主将敝听则民意不上达,政令不下传;若此,则军心散;军心散,则攻而无力,守而不固;此等军若蛛丝悬卵,其危可知矣!

    夫将者,文应有韩柳欧苏之才;武应具起剪颇牧之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临大节而不屈;赴大难而不惧;决断处如利刃之剖嫩瓠,缱倦时若细柳之揽春风;威而不怒,严而不酷。

    兵贵精而不贵多,将在谋而不在勇;古之言也。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此之谓为将者,不以一己之力争强好胜也;然则,不可以圣人之言而以偏概全也。试问:设若敌兵未至,而主将先怯而走之,可乎?纵使我之兵强如百炼精钢,然敌百倍、千倍于我,可胜乎?未必然也。贵在为将者善运用也。

    赞曰:军不可无帅,帅不可失兵;二者和则进可攻,退可守;二者离则兵凶将危;舍兵而言将,将何勇而可言?舍将而言兵,兵何强之有?是故,为将者,首务修德也。司马光曰:“德者才之帅,才者德之资”,此之谓也。”

    ....

    益州,巴郡蓬安县

    密林深处,那溪流清脆的撞击巨石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间,鸟鸣声常常便随着脚步响起时,猛然展翅离开休息的树杈。

    “都是秋季了,这天气还是很热啊。”河流边上的灌木丛中,缓缓走出一名长须大汉,看了一眼正居中的烈阳,一双大手挥动着手中巨大的树叶,尽量的给自己凉爽。

    “将军,我们已经快出了蓬安了。”

    “休整片刻,立即加速行军,我们翻山越岭,绕道的时间太多了,我们必须赶在甘将军整合水军之前到达垫江,在那里登船,然后奇袭,蛮人后方,我们虽然只有三千人,而且连日行军,将士们都很疲倦,但是,敌人却是没有想到我们能够如此迅速的来到他们的后方,将军之前吩咐,只要我们能够将到来的消息传递到巴郡太守那里,就能够让他们多守一段时间,我军虽勇,但若是巴郡最后三城之地都陷落敌手,正面交锋士气正隆的蛮军,我们无疑是鸡蛋碰石头。”严颜想着临行之前王天吩咐他的一些话,心里也是带着敬佩之意,若是他领军,如何能够想到这么远。

    “据前方来报,主公已经改道汉昌,按照约定时间,此时大军应该抵达了汉昌城下,若是我军继续急速行军,七天之后到达垫江,但若是后路被阻截,我等便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无碍,若是按照常理,汉昌此时,定然还在和我军对峙,不过,若领军的乃是我主,此城必然已经是岌岌可危。”严颜微微摇头笑道,攻下阆中之前,他也不认为王天有多大的本事,若是光凭借着枪神童渊的师承,只能证明王天的武艺不凡,但是,如此迅速的拿下阆中,却也已经证实了他的鬼才。武艺,在江湖中倒是可以,但若是战场之上,还是需要王天这样心有沟壑,诡异多端、不按常理出牌之人领军,方能百战不殆,攻城拔寨如探囊取物般,而且,临行之前的吩咐,更是令领军多时的严颜深深拜服。

    “报,前方紧急传信。”跟副将笑谈几句,林中,却是迅速掠出一人,将一张兽皮递到严颜的手中。

    “哈哈,不愧是主公,你们拿去看看,两天时间拿下汉昌,目前已经向宣汉靠近,我们也得抓紧时间了,否则,到时候却是延误了战机。”严颜粗略的看了一遍,便放声大笑,随即,又陷入了严肃。

    “诺,全军列阵。”副将抱拳一礼,朝着林中喝了一声,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刚才还散乱的分布在林中,找寻不到踪迹的三千大军就迅速的集结完毕,每一排站得笔直,站好之后,由每一排的排首汇报这一什的人员情况。

    “目标,前方的山岭,五天之内,必须到达垫江,若是鞋底磨穿了,就自制草鞋,若是全身酸软了,那就让本将军给你们治一治,哈哈,出发。”严颜半开玩笑的戴好自己的头盔,整理好上面绿油油的青草,当先带着队伍出发。

    ...。

    巴水河,被密林覆盖的这一段河流的水势有些湍急,但是,对于巴蜀之地那些从小生长在河边的汉子们来说,却是一个最好锻炼自己的地方。此时,那并不宽敞的河面,却是已经汇聚了无数的小舟,密密麻麻的,船上,多多少少都载着几名汉子,他们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为中的一艘小舟上,看着那锦帆愣神。

    “兄弟们,此去南下数百里水路,我们没有落脚地,江上的男儿,都是热血的好汉,如今,我甘兴霸已然加入大汉讨逆将军张任麾下担任折冲校尉,须招募水军三千人,尔等乃是我锦衣部众,我欲从此纵横大江南北,追随主公驰骋天下,谁敢与我同往?”甘宁踏步从船篷里面走出来,先是冲着四周的一众汉子一拱手,随即,便放声喝道。

    “我等遵从大哥号令。”河面上,大部分自然都是甘宁的锦帆贼,以及四周汇聚过来的水贼,有的,甚至是来自长江中游,不过,在十几天之前得到消息,能够逆流而上的,自然都是水中的翘楚。

    “好,那立即传令给所有兄弟,全部南下,准备好战船,我们在垫江集合,招募四周的兄弟,不管他们是什么出身,只要他们愿意入我军中,便是我甘兴霸的兄弟,今后,我们一起纵横大江南北,建功立业。”甘宁面色露出几分感动,点了点头,又吼了几句。

    “诺。”

    众多小舟随即四散而去,留在江上,也就只有甘宁随行的数十人,目前乃是在板楯蛮的背后,他们也不敢目标过大,至于水贼,一般来说,是和板楯蛮有着交集的,但是此行,甘宁是有重任在身,王天虽说是口头给了他一个折冲校尉的官职,但是,上报朝廷也是师出无名,若是他在长江之上这一战打出了声名,也就不负王天的期望了。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