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五十一章 巧遇神医

第五十一章 巧遇神医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五十一章巧遇神医

    次日,黄夫人牵着一旁只有五岁大的黄舞蝶目送王天等人远去,被长沙太守派人送到巴郡,也算是美其名曰,不得罪王天这风头正盛的平南将军。然后黄忠爷俩儿也就放心的上路了。

    “咳咳,爹,此去北上,有多远路程?”一行人很快就出了长沙郡,直接北上,严颜、罗川骑马在前开路,三百精骑在后护卫,马车上有专门的马夫,两旁则是边走边笑谈的王天和黄忠二人,突然,马车的帘子被掀起,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年伸出头来,冲着两人看了一眼,笑道。

    “此去北上快马加鞭也须月余,叙儿在车内且宽心休息,此行路上,自有叔父安排。”王天看着这稚嫩而苍白的脸上,露出的几分难受,即使是笑,也是那么的勉强,似乎是不想家里人为其难受,心里也是微微触动。

    “叙儿,外面风大,还不进马车中休息,到了地方,自会让你下车。路途中,自有为父和你叔父安排。”黄忠则是有些严厉的喝道。

    “叙儿好生休息,到了驿站,叔父让你洗个热水澡,好生调理一下身子,再行上路。”王天则是慈爱的看了一眼黄叙,这还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自己这具身体虽然也只有十六岁,但自己两世为人的灵魂却是近四十岁,在他眼中,这就是一个需要关爱的孩子。

    “多谢叔父。”黄叙点了点头,目光在王天脸上停留片刻,缓缓伸回头去,窗帘被放下。

    “真是苦了这孩子。”王天面色泛苦,虽然三国时期真是有华佗这人,但是,他居无定所,而且行医天下,岂是好找?

    “哎。”黄忠也是摆过头去,冷风中,王天能够清晰感觉到那坚毅的身影中,眼眶之间的那份湿润。

    ....。

    一路急行,半月便已是到了汝南郡,一路上,很多时候,都是在驿站休息,也有少数时间只是在野外搭个简易的帐篷,大部分军士都风餐露宿,而沿途不断询问华佗的消息,却是一直无果,倒是让黄忠心里一阵凄凉。

    倒是那病重的黄叙,一直勉强保持着微笑,在狂风中甚至都难以站立的身子颤颤巍巍的,那晚,王天还清楚的记得,他说过的话。

    驿站的房间内,已经是深夜了,黄叙在酒桌上赶到身体不适,王天主动将他送回房间内,送走看病的郎中之后,黄叙却是呆呆的看着王天许久,然后开口道:“叔父对叙儿情深,叙儿自知病重,已无力回天,此生却无力回报叔父,若是有来生,定当做牛做马相报,只是,可怜我那已是憔悴的爹娘,若不是常年以来,他们百般辛苦为我遍寻名医医治顽疾,此时定然已无叙儿,叙儿已是拖累双亲多时,此时若去,双亲定然没有依托,却该如何悲痛,白发人送黑发人,叔父,其实叙儿也曾有过征战沙场,马革裹尸,如同叔父一般,扬名立万,作一名名镇天下的绝世武将,但时不待我,叙儿有心无力,叔父,若是叙儿终有一日离别人世,还请叔父将军中烈酒倾洒一碗在叙儿坟头。”

    “叙儿不会死,叔父不会允许,若叙儿愿为将,叔父麾下数万雄狮待叙儿及第之后,统御千万之众,自有叙儿名震四方之时,若叙儿愿习文,叔父仍有一账房之位待叙儿坐镇,不出两月,叔父定然找到神医华佗为叙儿了却顽疾,叙儿先行休息,叔父为你煎药。”王天安抚好已是泪眼满眶的黄叙,拉上门时,两道滚烫的热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这还是个孩子,一个八岁大的孩子,不管他的爹乃是何当当世豪杰,但白发人送黑发人,能够从这种生离死别之际坚持下来,又岂是容易,黄叙心智很高,志向很远,但是他却命不长久,王天哽咽良久,方才来到厨房一边派出严颜率两百精骑迅速出动,到前方的郡县去寻找神医华佗的踪迹,却是迟迟没有消息。

    “叙儿,上马,今日晴空万里,却是让叔父骑马带你走一走。”次日,准备上路时,黄叙却是提出要骑马,虽然从小便有黄忠这虎父教育,乘骑战马亦有何难,但如今体弱多病,又岂能放心让他策马奔腾,王天一手揽过他的腰,将其放在身前。

    “多谢叔父。”黄叙很是安稳的坐在王天马前,随着马蹄扬起,在大街之上缓缓走动。一旁,黄忠或是不忍,已是到了马车之后,领着骑军跟着走动。

    “叔父,可能让这战马跑得更快一些。”过了很久,已是出了城门,黄叙突然道。

    “好,那我们爷俩儿便策马奔驰。”王天也是心中一颤,一手提着的长枪猛地一拍战马,一手揽着黄叙的柔弱的身子,战马很是通灵的迅速疾驰,很快便跑出数里,将身后的那些骑兵甩得远远的。

    一上午,两人就在战马上疾驰,不多时便已是可以见到南阳城的城门,但是,正在城门前,却是被一名老者呵斥了。

    “哼,汝乘骑战马,必是一名莽夫,此小儿身患伤寒病症,若长途奔骑,汗流浃背,定然发病,若不及时治疗,必将悔之莫及,还不速速下马。”

    “什么?”王天闻言大惊失色,猛地翻身下马,连带着黄叙落到地上,一伸手,伸出他的后背,已然是热汗腾腾,脑海之中猛地一片空白,自己竟然是犯了一个大错。

    “还不速速送入我药棚之中。”老者呵斥一句,已经是从呆滞住的王天手中接过黄叙,快步步入城门前的一个药棚之中,王天站在原地愣了愣,便反应过来,这老者既然能够一口道破黄叙的病症,岂不是能够医治?而遍寻名医久治未果的黄叙,此番能够遇到如此贵人,此人身份,当今大汉,不出两者,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乃是此症最好的主治医生,但若是能够找到另外一人,亦是黄叙之幸,王天也是能够放下心来。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