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五十五章 宴中论群雄 三

第五十五章 宴中论群雄 三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五十五章宴中论群雄

    “北方蛮夷,此的确乃我大汉心腹之患,然前汉武皇帝一生征战匈奴,此时,匈奴已然无力,而北方,此鲜卑亦渐渐坐大,若我大汉此番****耗尽国力,蛮夷定然虎视眈眈,但目前,却是无力南下,且内部常年征伐,鲜卑虽强,但有敌手,长则数十载,短则十余载,也定然不能拥有南下兵力。”荀攸点了点头,略一分析,也算是认同了王天的说法,毕竟有历史记载过,当汉高祖刘邦建国之初,却是有白登之围,那可是汉朝数百年来无法忘却的耻辱,面前三人,皆是当世大才,这般大局观,却是能轻易观之。

    “姑且北方蛮夷内部争斗不休,所须不短时日方才南下,但若是内乱之后,我大汉兵权旁落,却是会让一些心怀不轨之辈拥兵自重,到时,恐怕.。”王天微微一笑,又道。

    “当今的确乃是乱世始端,然宦官掌权,而大将军一党亦是强横,若是出现争端,灵帝在时,的确可以平息,但若是灵帝去世,倒也是一大争端的起源。”戏志才动动嘴唇,终于是开口了。

    “先生此言甚合我意,然若是须平定祸乱,必调禁军,而皇城无兵,两方争端一起,却是只能传令四方诸侯到来,但若是心怀异心之人借此时机。”王天点到为止,面前这三人都不是傻子,自然能够领会这般明细。

    “嘶..”三人倒吸一口冷气,看向王天的眼中俱是射出异彩,本以为只是荀彧的看重,两人方才陪着前来酒楼看看这名动天下的平南将军有何本事,没有想到,这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如此大局观,竟然是比起三人平日里一起探讨的丝毫不差,更略有超出,这般本事,三人也是为之折服。

    “将军文韬武略,全军未行,谋之先动,实乃我等不及也。”荀彧苦笑一声,却是拱手一拜。

    “此番酒宴,不知二位见我这酒桌之上诸位武将如何?”王天又道。

    “将军本身武艺不凡,气势隐而不发,已入绝世武将之列,而随行三位将军,红脸大汉一身气势只在将军之下,却也不差过多,亦是超级武将,至于那招待我等的小将军却是初出茅庐,此生一流便已是极限,更有甚者,那长须将领若是所料不错,却已是当世之雄,却是不料将军有如此根底,公达拜服不已。”荀攸先是打开一扇房间的窗户,看了一眼堂中的数员武将,当先开口道。

    “将军所邀几将,那丑汉虽为城门校尉,但一身武艺亦是横练巅峰,若得一机遇,却是随即能步入超级武将之列,然其余两将,一人为宦官嫡系,还劝将军早作打算,而另外一人,虽武艺不显,但面相朴实,亦是可用之才,拓土不足,守成有余。”荀彧睁眼一扫另外三将,不急不慢,缓缓道来。

    “此外,将军平定南蛮一战,皆是就地招募新军,数月成军,兵发巴郡,一战成名,麾下三千蜀云轻骑天下皆知,而这随行前来的三百精骑却异常精壮,实乃百战劲卒,可为将军麾下最强精锐骁战营否?”戏志才也是知晓王天的考校意味,踏前一步,轻声道。

    “三位先生大才,张任自起兵于蜀郡,为解巴郡百姓之苦,日夜练兵,成军之后,马不停蹄,三日下三城,兵分三路,深入敌后灭敌山寨,攻城为下,攻心赚得蛮人归降,俱是不易,若要肩负天下己任,却是无比乏力,还需诸位相助张任一臂之力。”王天见已水到渠成,竟然是猛地转身,就地一拜到底,诚恳道。

    “将军为当世人杰,岂能如此跪拜我等,我等只是一白身,岂能承受。”三人当即大惊失色,俱是欣喜异常,也纷纷上前就要扶起王天。

    “莫要如此,此番,张任乃是为天下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恳求三位先生出山相助,此番,张任以备下巴郡郡丞之位静候文若先生,参军之位静候志才先生,主薄之位静候公达先生,天下大乱在即,还请诸位助我。”王天被搀扶着站起身来,又是躬身一礼道。

    “公如此待我等,士为知己者死,敢不从尔。”三人对视一眼,皆是从眼中看到几分无奈,但转眼间又同时回头,便朝着王天跪拜道。

    “几位先生快快请起,有几位先生相助,如虎添翼也。”王天心中大喜,一个个扶起三人,正坐到席上,三人却是恭敬的先是一礼。

    “拜见主公。”

    “哈哈,三位先生,此番入我帐下,第一件需要三位出马的事情莫过于招揽堂中两员干将,不知哪位愿往?”饮下几杯酒水之后,王天侧眼扫了一下堂中喝得正是面红脖子粗的几将,笑道。

    “我与公达协助主公处理内政,此番却是须得这妙口常开的志才出马。”荀彧和荀攸相视一眼,却是将此皮球踢给了一旁面色微微红润的戏志才。

    “此小事耳。”戏志才无奈点头应下。

    “哈哈,那就有劳志才了。”王天笑了笑,看着三人起身,也是跟着走到堂中和几将喝了几杯,示意杨福招待着,自己却是趁机去了三楼。

    “可是平南将军张任?”刚到门外,门便已被推开了,蹇硕正要走出门去,却是见到王天,立即笑道。

    “张任见过蹇大人。”王天心里暗自为此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感到好笑,强行忍住道。

    “进来说话。”蹇硕立即将王天请入房内。

    两人坐定,蹇硕一手捏着白玉的酒杯,开口道:“将军此番入洛阳,诸位大人已是知晓将军心意,大人传信,若是可以,可请将军入府一见,至于将军有何相求,但说无妨,几位大人许诺定然尽力而为。”对于王天这新兴的将领,十常侍也很是看重,毕竟已经和大将军一党争斗多年,已是如同水深火热一般,有着几位在外掌有兵权的将军联络着,也是一个底牌。

    “多谢诸位大人好意,蹇大人走时也有几分薄礼,还请大人一定捎上。”王天故作窃喜道。

    “某身份有碍,却是不能久留,你且下去吧。”蹇硕点点头,便开始逐人。

    “诺。”王天低着头关上房门,心里暗自恶心不已,迅速回到大堂之内,转过楼梯角落时,却是没有见到一旁那灰衫眼中带着的几分失落之色。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