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六十四章 初闻剑神

第六十四章 初闻剑神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六十四章初闻剑神

    回到大堂之中,张任以不胜酒力向众人惋惜告别,冲着黄忠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放在心上,便回了驿站。

    “主公,杨将军已经带着通关文书出发,然正是春暖季节,北方探子回报,北方乌桓对边境貌似有动向。”刚入院内,戏志才便拱手一礼,朝着张任汇报道。

    “幽州暂且有刺史刘虞大人镇守,其向来仁义,倒也能够安抚胡人,乌桓一时半会儿倒也不能作乱,但如今北方鲜卑势大,我等主要的敌人,乃是鲜卑,若是北上之后,须得先去蓟县拜会刘刺史,借得乌桓骑兵与北地健儿数万,某方能有与那鲜卑一战的实力,若是光凭着麾下三万将士,仅仅三千轻骑,无疑是前去送死。”张任点了点头,略一思索道。

    “鲜卑自檀石槐去逝,如今已是乱作一团,西部鲜卑叛离,然漠南自云中以东分裂为三个大部落:一是步度根部落,拥兵数万骑,据有云中、雁门一带,二是轲比能部落,分布于代郡、上谷等地,三是原来联盟“东部大人”所领属的若干小部落,散布于辽西、右北平和渔阳塞外。其中轲比能部落势力最强,而鲜卑诸部落,也唯有此人让某如此伤心,若鲜卑数十年能得一统,也定然是此人一统鲜卑部落,不得不防,只有我等到上谷郡之后,方可开始练兵,一支百战精骑,成名天下的第一步,便是征服塞外胡人,轲比能虽强,但岂是动弹不得,至于右北平和渔阳的散乱部落却是轮不到你我插手,毕竟初到幽州,却是要给公孙瓒一个薄面,久闻戍守边关的公孙伯珪威名震慑塞外,麾下精锐亦是百战雄狮,某可要一观之。”张任踏步来到石桌旁,一手提起茶杯饮了一口,补充道。

    “原来主公早有谋算,此番北上,定然功成名就。”荀攸站起身来,一手拿着一张薄纸,上面,记录着幽州的一众官吏,细心浏览一遍,递到王天手中,笑道。

    “自然,若是没有谋算,岂敢北上上谷郡,此番虽已有几多预谋,但尚还欠缺一些,出发北上之前,倒是要先去了解一番某心事。”王天点了点头,又道。

    “不知主公心中有何难事,但说无妨?”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应道。

    “上谷郡地处北疆,生活凄苦,本不愿让老母北上,但如今天下大乱,某如今位居高位,若有不测之心,却是会为家人招致祸端,此外,我且派严颜率人将老母带回,随行亦要携同汉升一家,此外,某出师年许,却是有些想念师傅,有劳三位先生在城内打探一番帝师王越消息,此人乃当世剑神,与某师父齐名,自然是晓得师父所在,听闻师父目前亦是收了关门弟子,倒是想见见某这位小师弟,何等根骨方能让亦是归隐入山林的师父也这般激动。”说起童渊,张任脑海之中便浮现一名精干的中年男子的模样,一席灰衫,气势不凡,当年在途中遇到山贼之时,挥手之间,便已是将数十人放倒在眼前。

    “尊师何等人物,主公师弟自然不凡,若是要在帝都打听此人消息,却是还得仰仗宦官不可。”戏志才略一思索,便已经找到来路。

    “此事便交给志才了,离别之前,某会去见一见师父和师弟。”张任留下一句话,脚下一动,却是入了房门内,久久的,传来一声叹息。

    院内,戏志才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荀氏叔侄,便快步出了驿站,带着送到宦官府上的礼物来到张让府前,一听到是张任麾下军师到来,却是蹇硕亲自相迎,戏志才随意应付几句便是入了府内,敷衍又带着讨好般冲着正在府内的张让说了几句,便是开口询问王越所在。

    “王越,可是早年陛下宫中剑师王越?”张让尖着嗓子,很快便是想起此人。

    “的确是此人,不敢相瞒张侯爷,主公早年师从枪神童渊,然出师年许,却甚是想念,剑神王越乃主公尊师王越昔年好友,江湖之上,交友广泛,自然知晓其踪迹,还请侯爷告之王越此人所在,我家主公必然铭感五内。”戏志才闻言脸色一喜,立即俯身拜倒在地。

    “张将军对咋家恩德,咋家自然省得,此乃小事儿,王越此时便在城外一村落内,待会儿便遣蹇硕带你去一次便是。”张让起身扶起戏志才,微微摇头道。

    “志才替我家主公拜谢张侯爷恩德,此番北上归来之时,定当到侯爷府上拜谢。”戏志才再次恭敬一礼。

    “此番也有些困了,退下吧。”张让摆摆手,自己却是先起身离去,留下满脸欣喜的戏志才刚派人到驿站知会王天,便迫不及待的拉着蹇硕就朝着城外赶去。

    ......。。

    驿站之内,张任得到消息后大喜,带着黄忠便策马出了门,在城外十里处的一处小村落边上,方才发现垂头丧气的戏志才等人。

    “志才,此番为何?”张任上前,满脸疑惑道。

    “主公,先前我等入内,不但未能见到剑神前辈,却是被其手下赶出村外,不得入内,恐得罪剑神前辈,只能是待在此处等候主公前来。”戏志才无奈摇头道。

    “待我亲自前去。”张任不以为意,翻身下马,朝着村内赶去。

    “嗖”刚到村门,一声急啸迅速破空而至,射到张任身前三尺之处,使得张任与黄忠两人止步不前。

    “主公当心,哼,此番即是世外高人,又何须如此排场,待我黄汉升与尔等一会。”黄忠大怒,一伸手,就去拿身后背负的弓弩。

    “汉升不可。”张任立即伸手拦下黄忠,开玩笑,三国第一箭神可不是白给黄忠取的,若是张任的箭术是初出茅庐,那黄忠便已是登峰造极,完全就是一百五十步,指哪儿打哪儿,若是一开始便伤了王越的手下,却是不妙了,张任可是晓得这位剑神的脾气的。

    “还请通禀王师伯,弟子张任求见。”王天就此躬身一拜到底,朗声喝道。

    “张任乃是何许人也,某却不知,速速回去,否则,惹恼了小爷,却是要将你乱棍打出。”村内,传来一声不满,声音虽有稚嫩,但亦是有些气势。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