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六十七章 终临绝峰

第六十七章 终临绝峰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六十七章终临绝峰

    “多谢兄长。”赵雨一手紧紧捏着掌心的玉佩,欣喜道。

    “雨儿,是谁来了啊?”院内,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紧接着,一名中年妇女快步走了出来。

    “晚辈张任,乃赵云师兄,见过伯母。”张任就地一拜,朗声恭敬道。

    “原来是童大师的弟子,既然是云儿师兄,便快些进来吧,让你远道而来,吹着寒风,却是老妇失礼了。”妇人微微点头笑道。

    “多谢伯母。”张任再次一礼,将马拴在院内,几人同时进了屋子里。

    “一年半前,童大师游到常山之时,遇到了云了,见他骨骼惊奇,便是收为弟子,如今,却是在那峰顶已经修行了一年半,我等乃平民,亦是上不去那绝顶之峰,天寒地冻的,我那仅有十二岁半的云儿却是受苦了。”赵母看了一眼张任,将火炉的火给烧得旺盛些,微微叹道。

    “师父有内门功法,却是能够强身健骨,增强体魄,师弟入门一年半,定然亦是学的些许,伯母还请放心,任今日前来便要上那绝峰一见师父,不知伯母有何需要传达给师弟的信息,任愿代为传达。”张任伸手在火上烤了烤,脸色微微红润起来,当即答道。

    “如此甚好,这里有几件厚重的衣服,还请给云儿带去,这些酒食,亦是为云儿两人准备妥善的。”赵母闻言,很快就从厨房取出两个大包袱,放到一旁,看了一眼那其中的意见棉衣,伸手将边角的线给扯去。

    “嗯,任一定替伯母转达给师弟。”张任眼角微微湿润,这便是母爱。

    “那便趁着天色尚且,先行告辞了,伯母,再会。”再次闲聊几句,张任便带着黄忠出门,临走时,不做痕迹的在屋内留下了十金,虽然亦不能改变她们的生活环境,但至少生活也不会如此这般拮据。

    “咦,雨儿,你的手中怎的多了一块玉佩,这是何等贵重,岂能?”刚刚走出院子,听到身后传来的惊呼,张任眉头一皱,便和黄忠骑马飞也似的逃了。

    “雨儿,你可知你这兄长是何身份?”良久,屋子里,赵母询问道。

    “听说是什么安北将军,咦,娘亲,你的脸色怎么有些惊讶,放心啦,兄长不会找小雨要回这块玉的。”赵雨微微一笑,脸上如雪莲般盛放。

    .....。

    常山,只是一座冀州比较偏远的山林,在这偏远的地方却也是没有人管理,也就盘踞了一队山贼,然就在年前,却是突然全部消失了踪影,随即,山上,却是多了一些运送粮食的人,他们,嗯,都是普通百姓。

    “那位高人在什么地方?”张任只是略微了解了山寨的情况,便是知晓自己这位师父的意图,两人上山之后,略施手段便让对方开了口。

    “在.。在北边的绝峰上。”被黄忠一手提着的那人颤颤巍巍的回答完话,背心已经满是冷汗,软作一团的被丢在地上,看着两个凶神恶煞的人物远去,心里方才放松下来。

    ....

    绝峰之上,依旧是白雪皑皑,白茫茫的一片,却是看不到丝毫的杂质,唯独在那悬崖边上,却是奇异的立着一座茅屋,茅屋外的空地上,摆放着几排兵刃,十八般武器具备,但立在其中的,却是鹤立鸡群的一杆长枪。

    “百鸟朝凤枪,出。”两排兵刃之间,一名身着白袍的少年正持枪站立着,静静的,当一片雪花落在自己的鼻尖,方才脚下一转,一枪迅猛的挥出,枪头,如同闪电般四射开来,射向四周的雪地,落下,一道道枪痕。

    “怎么只有五十三道,额,师父,我还是没有学会?”少年脸色有些不满,师父当时交给自己这一门绝技的时候,却是说过,这一招若是能够瞬间打出七十二道痕迹,便已是大成,八十一道痕迹,天下间,能够接下这一招,已是鲜有,一百零八道痕迹,却已经是世间绝世高手了。

    “嗯,还行,比起你大师兄入门这个时候,你却是高出不少,但你二师兄下山之时,却已是达到了七十六道痕迹,若是你仅仅只有如此实力,如何能够成为某关门弟子。”茅屋顶上,不知何时,已经是立着一名中年男子,微微看了一眼努力的少年,凝声道。

    “师兄两年入先天,但我一年便已是入了先天,如今已是先天中期。”少年略有不服道。

    “你们师兄弟三人,都乃当世将星,但是从为师此处习得武艺却或多或少,你大师兄习得三层,却已是西北之中数一数二的好手。你二师兄,如今山下传来消息,亦是官拜安北将军,麾下数万雄狮,亦是不凡,若是下山之时他只领悟得为师所传六层,此时,或许已经达到八层。”中年人再道。

    “二师兄乃是我一声追赶的对象,但却是不知二师兄此时方在何处,数年之后下山,我也不知到何处去寻他。”少年点了点头,疑惑道。

    “听闻他欲北上抵御胡人劫掠,当真不愧是我大汉好男儿,此生,交得这般徒儿,某亦是得偿所愿。”说起张任,中年人脸色一喜,想起他临行之前的抱负,心有叹息,但如今却是一朝惊动风云,却是大涨他的脸面,与王越争了一辈子,王越却只能是一个帝师,但自己的徒儿却已是坐镇一方的将军。

    “哈哈,师父果真还是在这绝峰之上,师弟,你可受苦了。徒儿张任前来拜会师父,师父身体尚可安康。”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山脚传来,两人闻声一震,纷纷朝着崖边赶去,却是见到两道身影急速在山中穿行,很快便是到了山腰上,那抬头望上来的,不是正说起的二弟子张任又是何人?

    “任儿,快上来罢。”童渊心中满是欣喜,脸色突然变得红润,放声喝道。

    “诺,师父。”张任脚下一动,便是提起浑身内气,脚下如风,很快便是来到山崖边上,看了一眼立在不远处的童渊和呆傻的赵云,俯身便是一拜。

    “不小徒儿,拜见师父。”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