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七十一章 面见刘虞

第七十一章 面见刘虞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七十一章面见刘虞

    次日,张任便带着随行的三百骑赶往蓟县,然在此之前,得到张任走马上任的消息,右北平公孙瓒亦是以家师卢植与张任交好的借口给他送来了一千匹战马,百金,这可不是小礼物,张任不做多想便接下了,公孙瓒此人虽然不是一个枭雄,但对付胡人,却是同仇敌忾,以后定然会有求助之事,先交好却是不为过的。

    蓟县,离着上谷郡并不是很远,两天快马加鞭便是到了蓟县,来到这高大的州城内,张任方才知道自己如今的郡城是多么的寒酸,街上往来的行人商贩,密集如云,根本就感受不到大战将启之前的异常,不由得叹息几声,便直接入了刺史府。

    “安北将军张任前来拜见刺史大人,还请通报。”

    “既然是安北将军,刺史大人早就吩咐过,若是安北将军前来,直接入内便是,不用通传。”守门的卫士很是恭敬的朝着张任一礼,随即应道。

    “那就劳烦诸位领路了。”张任微微点头,这刘虞,看来对自己还是挺上心的,幽州十郡,驻军十余万,这刘虞便是一个真正的封疆大吏,如此大州,也就只有这般汉室宗亲前来担任刺史方才能够让皇帝心安,自己北上,随行便有三万多精锐大军,加上上谷郡的守军,已是达到了五万余,而且,刚刚走马上任便是大张旗鼓的收集战马,招募新军,却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

    “安北将军、上谷郡守张任将军到。”穿过庭院,便是到了正府,随着一声高喝传来,正坐大堂之上的刘虞眉头一展,却是猛地站起身来,踏步便带着人朝着门外走去。

    “久闻安北将军少年英才,今日得见,果真是我大汉后起之秀,只须经得这北风的磨练,便能成为我日后大汉的中梁砥柱。”刘虞刚到门前,便是见到了一身戎装的张任,微微拱手道。

    “末将张任,见过刘刺史。”张任立即躬身一拜。

    “哈哈,快快请起,将军,我们入内谈话。”刘虞扶起张任,带着他落座之后方才回到自己的位上,面相极为和善。

    “昨日方才安顿好麾下兵马,以至于晚来拜见刺史大人,还请见谅,此番前来,任除了拜见刺史大人,还请刺史大人能够调配与我上谷郡一些物资。”张任微微打量一番这面相和善,满是正派的刘虞就收回目光,古代,愈是和善之人,愈是要小心谨慎,免得,被别人卖了,还在为他数钱。

    “此事不急,彝凌远道而来,却是先饮一口我幽州的茶水,休息片刻,本刺史先为你介绍一番,这两位乃是乌桓的使者,这一位乃是鲜卑的使者。”刘虞并没有直接应下,而是起身朝着一旁坐着的三人指了指,介绍道。

    “这位便是安北将军,失敬失敬。”乌桓毕竟如今势微,大部分依附大汉,在鲜卑的夹击之下,却是得以保存。

    “哼。”一边,鲜卑的使者却是眼高于顶,张任便不过只是一个刚刚走马上任的小将,如此年少,却是不被他们这草原霸主势力所放在眼中。

    “这开春之际,几位莫不是前来借粮的。”张任神色不动,一手拿起茶杯。

    “正是,久闻安北将军之名,此次北上,却是不知将军有没有联络南方的商贾,此番,若是能够与我乌桓大量粮食,我部落愿与战马想交换。”乌桓使者倒是十分谦逊,一开口,分明就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张任的来历,方才询问的。

    “南方今年亦是旱灾,但本将军自然联络有商贾,但也是应付军中物资,却是不能多做交换。”见到一旁的刘虞并未阻止,张任心中微微一动,正好打着战马的主意,若是能够从乌桓换来战马却是最好的事情,凭着乌桓现在分散的部落,骑兵最多也就数万之众,不足为惧,而且,目前大汉和乌桓都有共同的敌人鲜卑,两者之间,也只会有合作。

    “多谢将军。”乌桓使者起身一拜,将一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之上,此乃草原上的礼仪,然话语亦是点到为止,若是双方交易国过大,却更是不能在刘虞的面前商谈。

    “张将军,不知我鲜卑能否同样以战马与将军换取一些粮草?”鲜卑使者见乌桓已经是和张任商议妥当,心中一动,也是开口道。

    “虽不知鲜卑大族为何继续粮草,但边境集结兵马,却又是为何?若是使者能够将汝等在我广宁之外集结数万骑兵因由相告,交换粮草,亦无不可。”张任回以冷笑道。

    “却是我幽州无粮,不能满足他鲜卑部落的粮草,此番大兵压境,使者大人便如实相告安北将军便是。”刘虞揉揉脑袋,心中微微一喜,却是将这头疼之事踢给张任了。

    “我主不欲挑起战事,但我族人生存,亦是急需粮草,若是尔等不能为我族人凑齐粮草,却是只能待我鲜卑铁骑踏破幽州。”鲜卑使者冷眼一笑,露出几分凶狠道。

    “那便没得说了,蛮夷部落,竟然敢以此威胁我大汉重臣,粮草乃战略物资,然我大汉子民数千万之众,亦是需要粮草,岂能还给尔等,若是要战,我大汉百万精锐将士,亦是无畏。”以前幽州并没有战事,但是胡人缺少粮草的时候向着州牧要取的时候,全是换取了,这般卖国求荣,张任却是不能苟同,反正五胡乱华之时,都是一定要一战的,那不如现在就由此,让他们先挑起事端,一战便是,若是能够在黄巾军之乱之前自己能够稳定北方,加官进爵,提升实力,倒时候争霸天下之时,便能够占得先机。

    “将军..。”刘虞眼中流露几分不解,正要劝解时,却见张任眼中那一丝不满之色,也就稳稳坐着,心道:反正也不是自己主动前去挑起战事,就算是天下人指责,亦是怪不到他由州刺史的头上。

    .....

    实在想不到如何和鲜卑开战的理由,但事实便是如此,咽炎犯了,好痛,今天又闹肚子,也是很不爽,哎,难受之极。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