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九十章 雄鹰折翅

第九十章 雄鹰折翅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九十章雄鹰折翅

    “尔等稳住阵脚,若是放跑一人,十项全能,全体受罚,前方的弟兄拼死留住二十万胡骑,尔等若是做不到解决这三千余残兵败将,岂能在军中立足,举起长枪,杀。”张嶷眼见骑兵越来越近,微微紧了紧手中的长枪,朗声一喝,却是猛地举起一只手,顿时,无数羽箭搭上长弓,就等他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诺。”上万军士俱是严阵以待,数千持弓的军士正是黄忠亲自训练的神箭营,俱是从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弓箭手,一人一长弓,两个连弩配备,长距离长弓抛射,平射,短距离连弩招呼,这也是张任的无赖战术,反正箭雨覆盖之下,却是无人能够生还。

    “冲啊。”一马当先的轲比能亲卫将军满脸的胡子在烈风中竟是已经飞舞起来,抬手便是举起大斧,朝着正前方的张任砍去。

    “放。”张嶷头也不抬,猛地一放手,顿时密集的箭雨就将骑兵覆盖,不断的惨叫声接连响起,马上的身影就如同下饺子一般“唰唰”朝下落,那冲在最前面的亲卫将军却是一手大斧舞得密不透风,竟是将迎面射来的羽箭都给挡飞,但是,座下的战马却是吃了苦头,从远处的两百步到面前的一百步,竟然是连续中了十几箭。

    “马儿,请随我征战最后一场,掩护大王离去,我们的使命便结束了。”感受到座下战马的嘶吼,马上的亲卫将军虎目含泪,挥斧直接从拦道的木桩之下一勾,将其直接拉翻,战斧反手一挥,却是一下子击飞数名持盾拦道的汉人军士。

    “好汉子,某来战你。”张嶷骑马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亦是有些感触,一拍战马,便挥动着长枪迎上敌将。

    “铛铛铛”飞沙走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十余合,感受到手臂的酸麻,张嶷又策马退了几步,开口道:“虽然敌对,但汝乃一真汉子,可敢留下汝的姓名。”

    “鲜卑大王帐前亲卫营统帅赫连竹木。”

    “好,汝甚是忠勇,好汉子。”张嶷连声叫好,两人再次出手,张嶷却是眼中闪现几分痛惜,长枪直接在金铁撞击声响起的那一刹那直接就擦过了他的斧面,洞穿了他的胸膛。然而自己却是身子一侧,躲过了顺势而来的战斧。脸却是痛惜的看着赫连竹木,口中轻声道:“安息吧。”

    “杀。”一枪抽回,张嶷策马来到赫连竹木的战马之前将其尸体一手提起,放到自己的战马上,挺枪直取轲比能。

    “保护大王。”眼见张嶷的勇武,鲜卑人俱是惊恐不已,亲卫营的统帅都死在他的枪下,就凭自己这些人,如何能够抵挡。

    “不要辜负了赫连将军的一片苦心,迅速突围,不要死战。”轲比能痛苦的看了一眼张嶷的战马,那随着战马奔驰而抖动的尸身,却是让他心中一痛,险些再次落泪。

    “轲比能,哪里走?”身后,张任亦是杀到,直接一马当先,从后方杀进鲜卑骑兵之中,朝着轲比能杀去。

    “大哥莫要抢了小弟功劳,这轲比能,却是小弟的。”张嶷闻言,亦是不住的挥动长枪,开口回应道。

    “那好,就看这段时间汝的武艺有没有落下。”张任闻言亦是身子一震,百鸟朝凤枪法使得密不透风,不管有多少鲜卑骑兵迎面冲上来,都是一枪一个,全部刺下战马。

    “撤。”眼见张任和张嶷两人从两头势不可挡的杀来,鲜卑人俱是拼死上前抵挡,轲比能亦是带着人马正面冲向张嶷,欲从他后方的防线突围。

    “不能放跑轲比能,给我拦下他,战死家眷赏良田十亩,今后衣食,交由本将军安置,英魂入忠烈祠,上报朝廷,张榜在太守府前,光宗耀祖。”张任眼见轲比能那随身的数十名亲卫拼死将张嶷拦住,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自己速度亦是被阻,眼见轲比能就要跑掉,急忙大喝道。

    “辽西薛勇,以身殉国,蛮夷休走。”果然,光宗耀祖一词吼出之后,那正前方迎着骑兵冲击的步卒阵营俱是热血沸腾,一个又一个的士卒眼睛猛地射出几分凶芒,一名大汉当即使劲紧了紧手中的长矛,便对直冲了上去。

    “上谷沮阳胡川,以身殉国,蛮夷休走。”

    “上谷广宁李青,以身殉国,蛮夷休走。”

    “主公且照顾好家人,某去也。”

    “..以身殉国.。。”

    “照顾家小.。。”

    一人带头,紧接着,无数人纷纷齐喝一声,便朝着胡骑对直冲了上去,以血肉之躯迎接那奔驰而来的胡骑。

    “嘭”

    “嘭”

    “嘭”

    一个又一个瘦小的身影被战马直接撞击出去,飞了很远,长矛落地时,刚要爬起,胸膛已是被马蹄给踏碎,鲜血四溅,四周的士卒眼中更加凌冽,他们虽然是普通的士卒,但是,他们亦是大汉的将士,此番已是大胜,若是放跑了轲比能,却也是一大损失,长矛洞穿一匹匹战马,他们才会放心的倒下,也许是断掉一只手臂,也许是砍掉一根大腿,也许是鲜血映红了布衫,他们却是在死之前,也是要抵挡一会儿胡骑,就在两千步卒纷纷冲上去的时候,地面之上,被胡人奔射,钉在地上的几名伤兵亦是缓缓爬起身来,将掀飞的拒马桩拉回来,尽可能的为这些奔赴死亡的兄弟,做最后一件事情。

    “弟兄们,走好,某张任,必以鲜卑数十万人来血祭尔等。你们的家人,张任亦是会如同亲身父母一般,挨家上门拜访,愿你们的忠魂长存,留在忠烈祠,看到鲜卑覆灭之后,那迎来的曙光。”随后冲来的张任,已是满眶泪水,一边挥枪将四周的鲜卑人刺死,眼睛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轲比能,直接一枪抛出,穿过十余米的距离,从其后心川穿透过去,将其钉在地上。

    “一路走好。”轲比能无力的躺在地上,迎着张任到来的长枪枪尖的锋芒,叹息不已,看着战马之上痛苦不已的张任,更是满脸复杂。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